第1章 生要同床,死要合葬!

“予儿,生要同床,死要合葬!”

黑暗中,幽冷蚀骨嗓音钻入耳膜,似是魔咒不停回响。

慕予只觉得大脑一阵胀痛,似有无数虫子钻入。

努力掀开眼帘,刺眼的白令她不适皱眉。

倏然,伟岸似山的俊影压下。

一张俊逸非凡的脸印入视线,罕见的血色幽瞳令她蓦然一怔。

“还逃吗?”冰冷蚀骨的掌心摩挲着她的小脸。

男人眸底明显的偏执阴暗,一点点将她吞噬。

慕予还来不及理清楚思绪,便被揽腰拎起。

一瞬间,不属于她的记忆灌入大脑之中。

直到视线环视着这间玻璃屋,慕予惊恐瞪大双眸,“陆云衍?”

此刻,脑海中那些画面重播。

冰山之巅的冰棺内,他紧拥自己长眠,热泪从血色幽瞳中滚落。

“慕予,为了你的肖哥哥,你还有多少手段?嗯?”

陆云衍一张俊颜阴云密布,揽在她腰际的手上移,直接扼住脖颈。

浑身散发着无尽的阴暗和暴戾,令慕予近乎窒息!

她蓦然抬手,指尖从红肿的额角滑过,微凉的指腹沾染一片血红。

“肖哥哥?”甜糯虚弱的嗓音低喃,倏然眸底暗黑骤显。

前世将她抽心剥肺,且劈腿成蜈蚣精的渣男?

听到她一声娇柔低唤,他浑身的暴戾因子被激发。

倏然,被扼住命运喉咙的慕予泪眼婆娑,“以后,我只愿跪倒在你的西裤下。”

还不等陆云衍反应过来,小家伙翻身而上,抬手轻揉他墨色短发。

原本因为愤怒而炸毛的男人,像是被撸顺了毛的猫。

又软又甜的小丫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他,暴戾狂躁的男人瞬间没了脾气。

可陆云衍心底里有些疑惑,曾经被他多次囚禁,用尽手段想要逃走的她。

为什么现在,却甘愿自拔逆鳞?

刚刚还因为抗拒被抓回来,直接撞墙昏迷,一觉醒来居然这么大的反差?

陆云衍满心狐疑,不可置信的盯着还在自己怀中乱蹭的乖顺小丫头。

可即便如此,心还是莫名一软。

他邪肆勾唇,“逃跑,自杀以及撞墙,你这又是什么新手段?”

“予儿喜欢玻璃屋,喜欢被阿衍亲亲抱抱举高高。”

虚弱的小身子在他怀里蹭了蹭,覆在他胸口的小爪子不安分的轻抓。

陆云衍似被攻破堡垒的城墙,血色幽瞳定定凝视向她,“你确定?”

这鲜花簇拥的玻璃屋,是他为她专门打造的囚笼。

曾经她怒骂他变态,用爱作为借口来掩盖他疯狂的占有欲。

所以慕予用尽各种手段,只为逃离这囚笼,和她的肖哥哥私奔而逃。

“阿衍不信予儿?那予儿跟你证明好不好?”轻咬薄唇,慕予弓身爬上。

男人凉薄的唇瓣上,一个细碎的吻在陆云衍心湖荡出涟漪。

“……”陆云衍引以为傲的自控力瞬间被攻破,将小家伙抱起翻身为上。

在这他为她打造的鲜花帝国内,让慕予彻底成为他陆云衍的女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