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灶门

  • 诸天位面垂钓者
  • 做梦的布谷鸟
  • 2319字
  • 2020-02-05 20:07:34

“啾啾……”

到了第二天正午,江离猛然睁开双眼快速起身警惕地看着四周。

“那怪物呢?难道跑了跑了?那东西会有这么好心放着我不吃?”

四处走动后江离还是没能发现那怪物的踪迹,最后只能作罢。

“等等!我这只手昨晚不是被咬断了吗?怎么又和原来一样了!还有我身上的伤也全好了!?”

“宿主已拥有一积分可掌握本世界语言,是否使用?”

江离被这突然响起的机械化中性声音吓了一跳,听到这一积分他的心中有了猜测,于是问道:“这一积分是我杀掉那怪物得到的?”

“是的,是否使用一积分掌握本世界语言。”

“是!”

话刚说完他察觉到自己脑海中突然多出了某种东西,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与生俱来的一样,开口说了几句话尝试了过后发现这说这新的语言和开口说母语没有差别。

“本世界语言掌握完毕,因宿主击杀异灵现已解锁个人信息面板、诸天商城,请宿主查看。”

听到解锁了新的东西江离顿时好奇心满满,先打开了个人信息面板:

“宿主:江离

种族:人族

积分:0

主世界等级:次星级(伪)

已掌握功法:源灵典(吞噬血脉:一)”

看见这个主世界等级江离有些疑惑,但他压在心里准备把诸天商城看了后再问系统。

刚进入诸天商城江离就被那一排排发出灿灿金光的商品给吸引住了:

九转金丹、真龙精血、时空神眸、净莲妖火、霸王色霸气……

看见那些物品的介绍他的心中一阵火热,再看看价格……嗯,这些东西虽然不错,但目前还不适合自己。

欣赏够各种奇异的物品后江离这才向系统问道:“系统,主世界是怎么回事?”

“宿主所生活的世界即是主世界。”

“那我网上看见的那些各种传闻所说的外星人怪物也是真的?”

“那些东西系统不知道,超出寻常人力量的存在是真的。”

得知这消息后江离想到了绿水湖的那一大一小两条鱼心中有些紧张和激动,但又有些担忧,既然有特殊存在,那么如何保证家人的安全就成了难题。

他还想继续询问一些有关主世界的事情,但无一例外系统都保持默不作声。

“既然我吞了昨晚那怪物,按照源灵典的描述我应该有提升吧……”

想到了昨天那怪物的表现,他首先测试的是速度,做完热身运动,弯腰做出起跑动作准备好后双脚一蹬全力冲刺同时心里默数秒数。

只见江离如脱弦的箭不断向前飞速冲去。

“1…2………”

数到第十秒后却发现自己因为没有熟悉掌握突然增长的力量,导致现在有点刹不住车了。

“我靠!!!”

因为前方突然有棵树拦在路上,江离直接整个人贴在了树上。

“好痛……”

揉了揉自己那帅气的脸蛋,他看着自己的出跑点到自己站在这里的距离,心中估算了一下。

嗯……回去后要不要参加世界比赛,当然这只是开玩笑,接下来江离开始对自己进行各种测试。

结果就是身体全方面都有很大的提升,力量、速度、跳跃等但最恐怖的是自愈能力,他在测试力量时拳头被木刺划出了血痕,但是这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接愈合了,没留下任何痕迹。

为了不惊世骇俗,江离想了些办法训练自己直到夕阳时,他终于能娴熟掌控自身力量了。

“这下找出去的路就方便多了!”

轻轻一跃江离就跳上的一棵大树粗大的分枝上,再一跳又到了前方的另一棵树上,虽然动作还有些生疏笨拙,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来越熟练,前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嗯?”

漆黑的夜晚下距离江离被左前方不远处的火光吸引了注意力,他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喜悦朝着火光方向赶去。

很快几座木屋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江离跳下树木走近,屋子里传来阵阵欢声笑语使得他有些激动的内心也逐渐平静下来。

江离先是故意咳嗽了几声随后开口说道:“我在山里迷路了,请问可以借宿一晚吗?”

听见他的咳嗽声,屋里的说笑声顿时听了下来,等到江离说完之后,一个黑发穿着紫粉色格子和服的紫色瞳孔女性拉开了障子,几个小脑袋在其身后好奇的探出头来,但都被江离那身破烂衣服上血迹和尘土给吓到了,又全都把头缩了回去。

他本人注意到了这一点,带着歉意笑道:“抱歉吓到他们了,昨晚遇见野兽把它打死后就成这样了,我也没有换洗的衣服只能将就一下了。”

灶门葵枝要要的:“不要紧的,外面这么冷快进来吧。”

“谢谢!”

看到她没穿鞋,江离把鞋脱下放好后才走了进去,而刚好这家人围坐在和砂锅很像的器具面前吃晚饭,灶门葵枝拿了一双碗筷盛好饭递给他。

“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学着他们坐下来后江离开始狼吞虎咽,但一个深红头发红色瞳孔,左额处有块伤疤双耳带着耳饰的孩子一直盯着他看,弄得他开始回想自己是不是哪里有做得不对的地方。

“怎么了吗?”

“大哥哥身上的气味很奇怪。”

“可能是身上留下的那野兽的血液发出来的吧,毕竟昨晚才杀死它的,有气味也是正常的,影响到大家吃饭了,不好意思!”

“不,”小男孩摇摇头,“我说的是大哥哥自身的气味很奇怪,感觉像是大哥哥杀死的野兽和大哥哥融为一体了。”

“炭治郎!”灶门葵枝斥责了那孩子一声,带着歉意对对江离一笑。

江离心中一凛,没想到这个叫炭治郎的孩子居然察觉到了自己的特殊。

想到这里他开口道:“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江离。”

“灶门葵枝”

“灶门炭治郎”

“灶门祢豆子”

“灶门竹雄”

……

吃完饭后灶门葵枝带着江离来到一个房间内并拿出了一套衣物递给了他。

“已经烧好热水了,因为江离先生没有换洗的衣服,这是我丈夫去世后留下的衣物,可能会有些不合身,不嫌弃的话请洗完澡后将它换上吧。”

不仅蹭吃蹭喝蹭睡,现在连衣服都要蹭人家的,江离也感到不好意思:“怎么会,反倒是我应该谢谢你们为我做了这么多。”

“那么我先告辞了,床也替你铺好了,因为地方不大,今晚还请江离先生将就着和炭治郎他们一个房间。”

“不用太讲究的,有地方睡已经很好了。”

“那么就不打扰江离先生了。”

说完,灶门葵枝退出了这个房间把门给关上。

“真是温柔善良啊……”

发出这样的感慨后江离脱下衣服将身上污秽洗净,踏进了木桶感受到热水带来的舒适感,仿佛所有的疲惫的烟消云散了,此刻的他什么都不愿去想放空身心来享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