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垂钓,庆典

  • 诸天位面垂钓者
  • 做梦的布谷鸟
  • 2250字
  • 2020-04-04 08:55:35

两分钟后赶到现场还想着大战一场的特里夫看到的却是倒地的江离和另一个已经死亡的日级异种,不远处还有一只被冰藤蔓缠住已经死亡暗红人形怪物。

特里夫皱着眉头拨打严松的电话将情况告知,他最讨厌这种需要动脑子分析的事情。

反正这事发生在老朋友的地盘上,就让他自己解决吧。

严松挂断电话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他原本以为那少年就算幼年吞服过实验药剂撑死了也就主星级,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生猛直接把那日级异种弄死了。

而且通过特里夫传来的照片可以看出虽然他昏迷过去了,但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那个异种也一样。

思索了一阵后严松想起了在里世界从旁人那里听到过的卡亚特一族,好像那异种的外貌和他们口中的族内王族成员有些像。

如果这异种真是卡亚特种族,那么就涉及到了精神力。

“麻烦啊……”

严松感到有些头疼,那个少年可是他看好的,要是脑袋出问题可就不好办了。

认识的人里只有那女人有办法,但他太不想主动联系这人。

人总是要做出选择的,他看着窗外搭在腿上的手指下意识不断敲击,脑海中的想法似乎也随之产生碰撞。

像是认命般叹了一口气,严松点开手机上的联系人找到那人的名字发送了一封邮件过去。

接下来严松赶到北川七中,手下早已开始进行善后工作。

一个男子走了过来说道:“严大人,有个女孩是那个少年的妹妹,我让人把她关在车里看管着,你看……”

“就先这样吧,别让她惹出乱子。”

“是!”

此刻林小悦的内心十分慌乱没了主见,遭遇了这件事后她的三观已经被彻底摧毁。

神秘的怪物还有那像是变了一个人的哥哥都是让她心乱的原因。

现在她担心的是江离有没有事。

而一旁特里夫对着平躺在地的江离一阵乱戳。

“想不到你这里还真是藏龙卧虎啊!这小子连二十岁都不到就弄死了一个日级异种,这都能媲美里世界的那几个妖孽了。”

“我也没有想到他这么强,原本以为他只是有点特殊打算在解决问题后再邀请他加入我们的。”

特里夫从怀里掏出一根粗大的雪茄点燃吞吐着烟雾问道:“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办呢?他的身体没有受到物理伤害的痕迹却昏迷不醒,看来是精神方面了。”

“我已经联系琴冰帮忙来看一下。”

听到这名字特里夫拿烟的手微微颤抖,深吸一口手中的大雪茄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为了那个少年值吗?”

严松沉默了几秒,也掏出一根烟点燃深吸一口学着特里夫看着那橘红色的天空:“反正如果真的需要她出手的话,代价让那少年支付就行了。”

“还是你会算计,我还没吃晚饭呢,作为东道主我就跟着你了。”

“行。”

至于江离和林小悦则是被送到一处基地。

识海

江离盘坐在上空,其面容一会儿变得邪意盎然一会儿变得俊美如妖,很快又变回正常的模样。

颜色划分为三部分的识海也随着他面容的变化而不断改变。

但不管怎样,都是纯蓝色的部分居多并不断扩大。

江离昏迷的原因就是状态不稳定需要稳固,同时将因融合暴涨的精神力竭尽所能地吞噬转化。

三我融合带来的不仅是海量的精神力,还有一部名为《炼神术》的功法以及各种各样的知识和术法,《源灵典》也变得完整可以吞噬世间万物强化自身,不再局限于生灵的血液。

就这样,江离一直闭目盘坐,直到自身精神力已经饱和再也无法增长,就算那些精神力属于曾经的自己,但终究还是算外物。

被吸收的部分与自我和本我带来的精神力相比仍是沧海一粟。

他必须尽快把这些多余精神力给消耗完,他们三者布下的禁法撑不了太长时间。

心念一动江离的精神体来到垂钓空间随便选择了一个顶级世界同时动用绝对保护。

……

时值盛夏,天月宗迎来了建宗后有史以来最为隆重盛大的一次庆典,他们的宗主凌月仙子即将渡天劫飞升仙界,故此之前派出使者出使其它宗派邀请前来参加庆典。

这是从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古怪传统,只要宗派有人飞升他们就会举办庆典邀请所有宗派前来参加。

不管你是正是邪亦或者大宗小派都可以参加,而且在举办庆典时即使有再大的恩怨也会等到庆典结束或者离开那宗派领土范围才会追究。

“长命道友许久不见,没想到你还是老样子依旧还没到渡劫期啊!”

一个仙风道骨白发苍苍的和蔼老者摸着胡子呵呵一笑:“惭愧,毕竟老夫资质本就不算出众比不得凌月仙子,短短一千五百三十年就已是渡劫期巅峰感悟仙道法则准备渡天劫飞升,倒是黑风道友二弟可曾找到天材地宝恢复?”

干瘦身躯长着鹰钩鼻容貌阴冷的黑风道人面色一下垮了下来,其身旁的弟子则是在装作发呆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盯着远方的那朵白云。

有些事听不得,虽然自家师父的这般伤疾当年有一阵子传得沸沸扬扬,但在宗门内却是全宗上下都缄口不提像是不知道有这回事,毕竟这事谁提谁死……

“哼!”

黑风道人冷声道:“没想到长命老儿修为没有提升,倒是这嘴皮功夫不落下乘,希望你的本事也能这样。”

“这就不劳您费心了,老夫是跟着本门太上长老一起的,他老人家去找别派好友闲聊去了。”长命道人说完就没他径直离去。

黑风道人看着那道飘然背影脸色无比阴沉。

“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将你太星宗屠光!”

这不过是庆典发生的小插曲之一,天月宗的其它地方也都上演着差不多同样的事。

这场庆典持续了三天三夜,其中举办的天骄大赛展示了年轻一辈的目前状况,那些得到前十名次的天骄也都得到了不菲的奖励。

第四天正午,天月宗内一道靓丽身影冲天而起向着数十里外的一座山头飞去,那些宾客也都出现使得看起来密密麻麻的一片。

这是庆典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观看天劫,这对他们有莫大的益处。

每一次的飞升过后那些观看的人中诞生渡劫期的修士也会多出许多,上一次有人飞升还是十几万年前,而渡劫期也不过是四万年的寿命,可以想象一千多年就飞升的凌月仙子的资质有多么妖孽。

即使她渡劫失败也没人会就此看轻,毕竟渡劫失败的大有人在,但这么年轻就渡劫飞升的人却是凤毛麟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