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尘封的记忆,自我 本我与真我
  • 诸天位面垂钓者
  • 做梦的布谷鸟
  • 2093字
  • 2020-04-02 12:47:27

当邪意‘江离’吸收球体时,江离得到系统后一直逃避不愿去面对的那段记忆时隔多年再次出现……

莫雷克共和国,平柔市,紫苑花园较为偏僻位置的一座精致别墅。

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动画,但突然从某一天开始,母亲每天总是提着金属箱子走进地下室好半天才会面带倦色出来。

这样的场景他已经看了好几个月,就连最为喜爱的动画也逐渐失去了吸引力,那地下室仿佛充满了某种魔力不断引惑他去看一看。

“爸爸,为什么妈妈每天都会提着箱子去地下室待半天?”

那瘦瘦高高戴着圆框眼镜性情温和的父亲笑了笑,用手温柔地揉揉孩子的头:“因为妈妈工作的地方出了一些意外,所以问题解决前她只能在家里进行工作,这段时间我们就别给妈妈添麻烦,要和爸爸一起做午饭吗?”

孩子似懂非懂点点头。

父亲放下手上的书起身牵起孩子的手走向厨房:“那我们开始吧,看看小离帮忙做出来的午饭让妈妈吃了后会不会开心一些。”

“好!”

孩子高兴满满的回答。

最后母亲自然是一阵感动欣喜,就连精神上的疲惫也消散了许多。

又是过了一个月,这天原本应该从外面提着箱子回到家中的母亲却迟迟未归,而父亲正在花园里为那些花朵浇水。

孩子像一头狡猾的小狐狸一样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知道这可能是自己唯一一次能去那神秘地下室的机会。

于是他卖力地跑到地下室门口,扭动门把手后发现被锁住了。

又是一阵噔噔噔来到父母的房间,他知道自己母亲喜欢把重要的东西放在床下的木箱中,孩子脸色涨红费力地拉出木箱打开翻寻果然看到了一把铁制钥匙。

‘咔嚓’

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再扭动门把手,他终于将地下室的门打开。

望着漆黑一片的楼道孩子感到有些害怕,但脑海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告诉着自己一定要去看一看。

好奇心战胜了恐惧,他按下门口的电灯开关,暖黄色的灯光将楼梯照亮,那心中的恐惧似乎也随之不见。

随着距离被不断拉近,孩子脑海中的那个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清晰要表达的意思也更加明确。

当他的视野被从没见过的机器和装着颜色各异液体的玻璃管充满时,那脑海中的声音突然变得异常躁动。

“来!来!来!来到我这里!”

孩子凭着直觉面向处于角落玻璃罩中的那根装有黑色液体的玻璃管。

“对!就是这里!来到我的身边!将我喝下!完成当初誓约!”

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在他身后不断推动,让他走到了那根玻璃管面前。

找了张凳子站上去取下玻璃罩后,正在一栋大楼的包间内和同事商谈的母亲身上的手机突然震动,她连忙拿出手机查看。

“禁忌样本被触动,是否击杀触碰者?”

提示音响起的同时,手机屏幕上出现的正是孩子取下玻璃罩的画面。

“否!”

母亲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并且连忙拨打丈夫电话告知发生的事情。

可是当他跑到地下室后,眼前却是孩子扬头已经喝光液体只剩下一根空荡荡的玻璃管。

“小离!”

父亲焦急地跑到孩子身边将玻璃管拿开,不断询问身体有没有感到不舒服。

孩子感到自己很热,而且热度在不断升高。

他哭嚎着向父亲说出自己的痛苦,父亲知道自己不能乱来,打了个电话向妻子询问解决办法。

但电话打到一半父亲的身体就被一双小手贯穿从中撕裂。

产生异变失控的孩子身体走出家门游走在小区内猎杀感知到气息的一切活物。

最后孩子被跟着母亲到来的一位身穿黑袍的男子制服,当时孩子面无表情的用残忍手段将一个小女孩分尸。

得知丈夫已经死亡的母亲悲痛欲绝,她请求黑袍男子将孩子的这段记忆消除并编造出一段虚假记忆填补这个空白。

这个小区内的其他住户已然死亡,母亲身后的组织动用力量播出虚假新闻来解释发生的事情,并编造准备好的记忆植入周边居民脑海。

为了减轻精神上的压力,母亲暂时放下实验室的工作,举办葬礼埋下丈夫后带着孩子去往其他城市生活,在暗地里默默帮助小区死亡人员的亲人。

其实当初那黑袍男子并没有察觉到孩子的记忆没有被消除,不过也误打误撞将其封印起来。

现在这段记忆重见天日,孩子江离已然成长懂得保护自己珍视之人。

母亲方琴遇到了帮助她解开心结的林文弘,两人相识相爱再到步入婚姻的殿堂,现在已经继续自己原来的工作。

只有曾经那温和儒雅的父亲江晓死在了自己孩子的手上,成为江离不敢面对只能逃避的痛。

“虽然真的不想再面对这份愧疚,但这一切终究是我造成的。”

江离的声音在识海空间内不断回荡,其身形与神秘男子同时出现在了识海上方。

他们与邪意‘江离’形成了三方对峙的局面。

“哈哈哈!终于下定决心了吗?我可是一直期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把系统给弄过来吧,加上它‘我’才是‘我’。”

江离的精神体闭上眼睛随后一个光球出现在他身边融入了识海。

“请吧!”

“真是期待未来‘我’会不会成功!”

“上一次只是因为被背叛了,有了教训相信‘我’能做好。”

话说完,邪意‘江离’与神秘男子的身形纷纷崩溃化作不同颜色的光雨融入识海。

叹了一口气后在思绪万千中江离的身形也溃散融入了识海。

外界,站在走廊上的江离睁开了双眼,其体表出现了邪意‘江离’和神秘男子的虚影,三者重叠在了一起,江离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完整的江离。

邪意‘江离’是他这一世产生的自我,神秘男子则是上一世留下的本我,至于系统不过是他曾经来到这个纬度后相出的成为那‘唯一’的辅助手段之一。

而之前江离加上系统后才是完整的真我,四者的融合才是他真正的状态。

这一切早已被安排好无法更改,是注定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