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异种

  • 诸天位面垂钓者
  • 做梦的布谷鸟
  • 2031字
  • 2020-02-24 14:02:41

北川四中。

江离在座位上看着一本心理书,内容是如何深入了解人的内心。

谢雨则是在一旁不停讲着自己知道的奇闻异事,似乎根本不在乎江离有没有听她说话。

终于,把书看完合上后,江离转头看着谢雨。

“班长大人,虽然我不介意一位美女在旁边不厌其烦地和我说着话,但估计明天整个学校的学生都会在讨论你和我之间的关系。”

谢雨微微歪头:“怎么?江离同学很在乎别人的看法吗?”

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江离才缓缓开口道:“当然,毕竟班长大人可是能和御姐萝莉等属性并列的黑长直,要是被那些喜欢你的人知道了可是会有麻烦的。”

“诶!”谢雨轻轻捂着嘴表情故作惊讶,“江离同学这是在夸奖我吗?”

江离觉得和她交谈起来有点心累。

“算是吧,没想到我心目中的那个善良可爱、美丽动人的黑长直班长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接下来谢雨的问题让江离有些愕然。

“那么江离同学喜欢我吗?”

此话一出,教室里的其他同学纷纷压低了声音,一个个表面上和同伴交谈打闹,实则都竖起了耳朵想知道江离会有怎样的回答。

“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而且她比班长大人好看多了,而且温柔善良懂得照顾别人……”

完全不在乎谢雨的想法,江离立刻说出蝴蝶香奈惠的种种优点,时不时用谢雨做对比抬高蝴蝶香奈惠。

这种行为对于一个女生来说已经是狠狠打脸了,并且在打完过后还狠狠踩在脚下践踏丝毫不留情面。

“你!”

过于气愤的心情使得谢雨的声音也带上了一丝颤音。

“我?”

江离不明白她想表达什么,看着他的表情谢雨心底更加生气,姣好的身材随着她不断喘气而夸张的起伏着。

“你这个混蛋!”

对着他大声吼出这话后,谢雨委屈地跑出教室。

江离还不忘再补上一刀:“我只是说实话实说而已!”

闻言,谢雨哭得更厉害了。

教室里的气氛沉默了几秒,但随后开始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说到底终究还是一个小女生,只是说些实话就承受不住了。”

摇摇头,江离拿出另一本心理书开始翻阅。

北川七中。

“我说糖糖,你真的要去参加那什么试胆大会吗?”

林小悦一脸担忧地看着唐芸。

“当然了!”唐芸,也就是棕色长发脸上有着两个浅浅酒窝的女孩,她拍了拍正在发育中有些鼓鼓的小胸脯,“这次可是有很多学长要参加,其中就有夏明学长,那些学姐和跟我们一届的女生都抢着要去!”

“那学校同意了吗?”

唐芸压低了声音:“这怎么可能,我们都瞒着学校的,小悦你可不能泄密。”

虽然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失踪的人还没找到谁知道会不会出什么事,但看到唐芸期待的目光,林小悦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郊区

一处村庄中,四处都是倒塌的房屋像是被炸毁一样,鲜血洒满了道路。

入目之处都是残肢断臂,没有一具尸体是完好的,有些尸体的断肢处平滑得仿佛是被锋利的武器给切开,有的则是被某种大型野兽撕咬啃食过。

浑身血迹斑斑的严松坐在一面坍塌的墙壁上,旁边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剑随意插入地面。

看着这遍地狼藉的村庄,他从破破烂烂的上衣中掏出火机和烟点燃深吸一口。

他微微颤抖的手平稳了下来,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在一阵嘟嘟声中,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一个女性的声音传来

“请问严大人有什么吩咐。”

“打个电话给总部,说北川市因为不明原因出现大量空间传送通道人手不够,现在已经有月级巅峰异种出现,需要镇压部派人支援。

另外叫人来这里把异种运回去然后清扫战场。”

“是!”

挂断电话,严松继续抽着烟。

在村庄的某一处,一具身躯庞大的怪物尸体倒在房屋废墟上,褐色网状有着许多突起的皮肤上布满道道大小深浅不一的伤口。

墨绿色的血液从这些伤口缓缓流下,而被斩下的头部则是这怪物的致命原因。

很快,十几辆轿车和一辆大卡车赶到了这里,一群人下车后其中几个黑衣走向严松带他去休息,其他人开始拿起工具开始清扫战场。

放学铃声响起。

江离简单收拾一下课桌,把作业放进书包走出了教室准备回家。

然而刚走出教学楼,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群人已经把他围住。

其他正准备回家的学生也都纷纷停下脚步在一边看戏,甚至还有人拿出手机给刚离开学校的朋友发信息告知这里的情况。

他扫视一眼,大概有十几人。

其中一个似乎是带头大哥的男生站了出来,故意染黄的头发有些乱糟糟的,算不上好看的脸上有着几颗青春痘,身上校服还乱涂鸦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图案。

“听说谢雨向你表白被拒绝,然后你还骂哭她了?”

黄毛这话让江离的脸色有些微黑,那些造谣的人也不怕事大。

“怎么?以为摆出这表情就能吓到我?”

“怎么会,”江离微笑道,“我只是在想是哪些人造的谣,我副这长相,你相信谢雨会喜欢我吗?”

黄毛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说道:“也是,这么多人追求谢雨,她不可能会看上你这个歪瓜裂枣,看来是谣言了,不好意思兄弟误会你了,你回家吧。”

说完黄毛带就着一群人转身离开,其他学生因为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围殴场面有些失望地离开了。

那些跑回来看戏的人,也都纷纷斥责发消息的朋友应该打起来了再通知的,现在他们白跑一趟了。

只剩下江离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动身,他有点搞不懂黄毛的行为。

虽然江离说的是真话,可他就这样没有丝毫怀疑的接受了这说法,属实让人有些迷惑。

本来以为看过几本心理书后应该已经有所收获,但现在看来他还是需要再多看一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