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预兆

  • 诸天位面垂钓者
  • 做梦的布谷鸟
  • 2080字
  • 2020-02-23 03:30:00

“看到了吗,这才是你的本性。”

相比以前已经明亮一些的漆黑空间内,神秘男子出声说道,这次他转过了身正对江离。

一团灰色雾气遮住了他的脸庞,江离依然看不清他的长相。

“你的意思是说我只是个没有脑子,丧失理智的怪物?”

“不,”神秘男子轻轻摇头,“你的内心深处渴望着杀戮和破坏。”

江离嗤笑一声:“那不过是药剂带来的影响而已,想动摇我的内心?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夺舍?”

神秘男子没有再开口说话,江离也没有什么和他好说的。

第二天

教学楼三楼的走廊上,江离拿着教科书站在门外闭目养神。

没错,他迟到了在罚站中,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用迟到的,虽然起迟了,但时间是足够他吃完早饭来到学校的。

只是他在起床后,又去公园僻静无人的地方修炼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赶往学校,学习对于现在记忆力分析等能力大大提升的他来说已经不是困难的事了。

赶到时第二节课已经快下课了,任课老师干脆罚他在教室外站着,长下教训。

“江离,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来?”

下课后,江离刚回到座位坐下,谢雨就来到他桌前,语气中带着一丝质问。

他从课桌里拿出下节课的教科书淡淡道:“只是睡过头了。”

谢雨继续追问道:“我记得你从来都没有迟到过,你昨天放学后去干什么了?”

话说到这里江离心里产生了一丝怀疑,作为班长看见有同学迟到询问一下没什么问题。

但他已经说过只是睡过头了,谢雨又问他昨天放学后的事情这就有些可疑了,这种一般都是只有朋友才会问的问题。

江离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这位优秀的班长大人成为了朋友。

他开始迅速回忆一切有关于谢雨的记忆,最终想起了她高一开学时的自我介绍时说过她家的住址,好像就在明华山附近。

江离可以确定她应该看到了自己,再加上昨晚闹出的动静她应该是起了疑心。

“昨天我回家后,提着养的两只小白鼠去明华山把它们放生了,然后一群警察突然出现叫我离开。

之后我就去网吧上了一会儿才回家,这就是我睡过头迟到的原因,不过……”

江离微笑地看着她,随后话锋一转突然问道:“班长大人为什么突然关心起我了呢?难道……”

这句话一出来,班上其他同学默默把注意力放在了他们两人身上。

“别…别多想!我…我只是履行班长的责任,看到有同学迟到问一下不是很正常吗?记得要适当娱乐别再迟到了!”

谢雨迅速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可以看到她说出这话时脸都红透了,其他同学都带着八卦的眼神和身边同伴窃窃私语。

江离面带微笑看着谢雨的背影,一丝凝重在他眼中闪过。

北川七中

这所学校每年有不少学生考入重点甚至顶尖大学,在全国也算得上是一流的高中,不过有些偏高的录取分数线让很多人都望洋兴叹。

学习成绩优异的林小悦就在这所学校就读。

下课后吵闹的教室里。

“小悦你听说了吗?”

一个棕色长发,长相可爱的女孩转过身来看着林小悦。

“听说什么?”

女孩靠近她压低了声音故作神秘道:“学校里有人失踪了!”

“有人失踪很奇怪吗?”林小悦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神秘的。

每年北川市都有不少人失踪,要么是被拐卖了要么就是被恶意杀害了,新闻都不知道报道多少次了。

“这不一样,”女孩脸上带着一丝恐惧,“失踪的是高二的一个学姐,当时她正好留下打扫教室,结果去倒垃圾后人就不见了。”

“学校没有通报,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女孩微微把头抬高有些小得意的看着她:“开学第一天发生事而且还在校区内,学校怎么可能会通报。这可是一个学长告诉我的!他那天正好和那位失踪的学姐一起打扫卫生。”

林小悦伸出手指戳了下女孩可爱脸蛋上露出的酒窝笑道:“行了,知道在学校里你认识的人多!”

“区区小悦,竟然敢对本小姐动手动脚,看招!”……

放学后,江离坐在公交车上想起了上午谢雨的询问。

“演技不错啊。”

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车辆,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充满少女风格的房间里,谢雨抱着个玩偶趴在床上。

今天见到的江离感觉又变了,至于是哪方面她也说不上来,总之第六感告诉她,昨晚发生的事一定和江离有关系。

回到家,江离看见林小悦一脸闷闷不乐的坐在客厅沙发上打着电话。

“他正好回来了,你自己跟他说吧。”

林小悦把手机递给江离。

“爸爸的电话。”

说完她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摇摇头,江离拿起手机问道:“林叔叔,有什么事吗?”

电话另一头传来中年男子的声音:“公司最近有了一个新计划,我可能要两三个月后才能回家,钱已经打进卡里了,你们照顾好自己……”

话还没说完,江离就听到有人大声喊着什么。

“我先去忙了,就这样吧,你们照顾好自己就行。”

“嗯,知道了。”

江离挂断了电话走到林小悦房间门口,突然手机屏幕上弹出一条消息。

“糖糖:小悦,那个学长后天下午放学要组织一场试胆比赛,你要参加吗?”

把手机锁屏,他敲了敲门:“小悦电话打完了,你晚饭要吃什么?”

林小悦打开门拿过手机:“随便。”

说完砰的一下把门关上。

“真要随便就好了……”

摇摇头,江离决定还是给她做碗水果沙拉,自己吃六人份的虾仁蛋炒饭就好。

撩人的夜色下。

严松眼中寒芒逐渐退去,从怀里掏出一张手帕将手上不明液体擦净。

但悦耳的歌声响起,严松接通了电话。

“严大人,仪器检测到郊区又出现了波动,等级估计为主星级。”

严松眉头紧锁:“怎么最近一下接连出现这么多波动?”

“具体原因不明,我们还在调查中。”

“就这样吧。”

挂断电话,严松坐上接应的车辆赶往目的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