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刹那芳华

  • 诸天位面垂钓者
  • 做梦的布谷鸟
  • 2276字
  • 2020-02-17 01:20:00

“体会到了吗?”

熟悉的漆黑环境,隐隐约约能看到两道身影,江离再一次见到了那个男人,不过这次所说的话却发生了改变。

“什么?”

“这次的失败已经证明感情只会是你的负担和累赘,只有保持绝对的理智才是唯一的正确。”

“是谁告诉你这是正确的,还是说这只是你自己得出来的结论?如果这是正确的,那么你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和我这样一个小人物交谈?”江离口中充满了不屑。

他的话使得男子沉默下来。

“你是系统的意识?不对,系统要是想干涉我的话根本不会选择这种方式,所以你是系统的上一任宿主,还是和源灵典有关系?但是不管怎样,你既然都成这样了那么只能说明你是一个失败者而已。”

说完这句话后江离淡然一笑:“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失败了,我还没真正拼命呢,所以,滚!”

话音落下,漆黑空间猛然破碎。

外界。

夜色中,惨淡的月光洒满大地,坑坑洼洼的地面上,蝴蝶香奈惠嘴角溢出鲜血,颤颤巍巍地向前走去,手中的刀无力地对着童磨挥舞而去。

原本身上漂亮的彩色蝴蝶羽织也变得破烂不堪沾染上了血迹,在清冷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悲惨苍白。

“这样的攻击可打不中我啊!鬼杀队的柱就这么不堪吗?既然这样那和我一起永生吧!”

向旁边轻轻一躲童磨微笑着避开了她的攻击,同时手中对扇轻轻一挥将蝴蝶香奈惠颈部划开出一道血痕。

她的身形缓缓向前倒下,此刻她只希望童磨吞噬自己耗费的时间到达天亮或是支援赶到,这样江离能凭借鬼一般的身体素质活下去,还有就是对两个妹妹的不放心……

“江……离君……”

泪水滑落,蝴蝶香奈惠带着心中的遗憾闭上了双眼。

“还没……结束呢。”江离艰难起身,整个人看起来摇摇欲坠,但抬头后映入眼帘的却是倒在不断扩大的血泊中的蝴蝶香奈惠,以及蹲在她身边似乎在考虑从哪里开动的童磨。

江离身体止不住的疯狂颤抖,双目赤红,瞳孔紧紧收缩,心中充满强烈至极的杀意。

“哦!江离君你醒啦!”童磨的脸上还是那副永远不变的欠揍微笑表情。

“刹那芳华。”低声呢喃说出这句话后他猛然冲出:“你TM给我去死!”

陡然间他的气息变得无比狂暴混乱,气势节节攀升越来越强直冲云霄!大量黑红雾气从他周身升腾而起,这是他体内血气和生命本源燃烧后出现的现象。

刹那芳华,这是源灵典唯一的招式,就像它的名字,以生命为代价只是换取短暂的强大力量,使用时间越长对身体和精神损害越大直至死亡。

在这种状态下江离的心脏剧烈跳动着,浑身血液在血管里高速流动如果说之前的速度像拥挤道路上缓慢行驶的汽车,那么现在就是汽车驶上了一条不限速的高速公路让你尽情飙车。

江离在冲出的那一刻就已经来到了童磨身边并用力一脚踢出,这一切都在发生在一秒内。

童磨的表情也从微笑变成了错愕,还没等他止住身形反击,江离在下一刻如同闪现般来到了他上方猛然全力一拳轰出。

轰鸣间,原本就已经坑坑洼洼的地面这一下直接被打出一个巨大深坑,童磨身体中间已经变成了一滩肉泥,但即便是这种伤势对于鬼来说也只是痛而已,随后就会恢复并不会死亡。

江离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不等童磨再生完毕,抓住头发将他提起一口咬下。

粘稠的血液刚涌进口腔中,江离就感受到其中不同于之前所有鬼的血液中所蕴含的力量,这股力量,应该说是能量更为强大浓郁,刚好补充了他所消耗血气以及生命本源。

不过两三秒童磨就失去了生命气息,虽然他有过挣扎但都毫无作用根本不能摆脱江离,就这样,上弦之贰,陨落!

事情还结束,江离身形一闪来到了已经彻底昏迷,在死亡边缘徘徊的蝴蝶香奈惠身边。

江离轻轻将她搂入怀中,在诸天商城花费5积分兑换了一根特制针管从自己血管中抽出血输给她。

因为修炼了源灵典的缘故,他的血液已经没有血型这一说法,能吞噬融合其它血液,但在血液离开体内后也能被其它血液所接受,前提是能承受住血液所蕴含的能量。

反复多次过后蝴蝶香奈惠颈部的伤口才止住血缓慢愈合,呼吸恢复正常,脸色也渐渐有了红润的光泽,身上的其它伤口也在愈合中。

江离这才将‘刹那芳华’停下,只有在这种状态下他才能得到蕴含自身生命本源的血液,只有这种血液才会温和的被其它血液所接受。

他轻抚着蝴蝶香奈惠的柔美脸庞喃喃道:“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身上留下疤痕可不好啊!”

话一说完江离突然向后倒下也昏迷过去,他之前本就已经疲惫不堪,使用‘刹那芳华’又对精神和肉体上造成了极大的负担,再加上分出部分生命本源使得这根紧绷的弦猛然一下断开来。

而留在小镇上蝴蝶忍也在带领着支援赶来,可是当他们到达后却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

无数倒塌断裂的树木,残留的冰屑加上那最夸张的巨大深坑。

“嗯!看来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斗啊!”

有着一头黄红色相间长发,炯炯有神的双目上有着一对剑眉,身披火炎纹披风的男子用洪亮的声音大喊出这话,他是鬼杀队的炎柱——炼狱杏寿郎

炼狱杏寿郎身边的男子却和他截然不同,是一位身高将近三米的魁梧巨汉,一道极长的伤痕划过他的额头,异样的苍白的双眼似乎是失明。

制服外披着写有“南无阿弥陀佛”字样的棕色袈裟,加上他本人一直双手合十以及颈部和手上各自挂着一串佛珠,有着僧侣一样的风格,悲鸣屿行冥,这是他的名字,而他则是鬼杀队中的岩柱,也是最强的柱!

此刻他正泪流满面带着悲切和同情的声音开口道:“啊!多么的不幸,希望蝴蝶小姐安然无恙!”

蝴蝶忍看了下周围发现了倒在地上的姐姐和江离。

“姐姐!江离!”

她连忙检查两人身上的伤势,发现自己的姐姐只是在昏迷中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江离却是变得消瘦无比,原本乌黑的头发成了灰蒙蒙的一片,干枯枯的没有丝毫光泽,整个人的气息异常微弱。

“怎么会……”

看着他这副模样蝴蝶脸上两道泪水滑落,连忙叫人把他们抬回去接受治疗,至于现场还有着两位柱以及其他人查看收集有用线索,而且也没见到敌人的身影,所以根本不需要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