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激战上弦

  • 诸天位面垂钓者
  • 做梦的布谷鸟
  • 2389字
  • 2020-02-15 01:30:00

突兀出现的声音让江离下意识警惕起来,要知道他在吸收血液时蝴蝶香奈惠她们不可能让别人过来的。

但现在那个男人却正在向自己走来,这说明了连蝴蝶香奈惠都没察觉到他,江离心中泛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你是……在吃同类?”

男子站在江离面前,脸上的表情像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玩具的模样,手中的金色扇子不断拍打着另一只手的手心,声音听起来似乎是金属制成的。

但是看到男子的双眼后江离瞳孔一阵紧缩,他那一双七彩的眼眸中赫然着字,分别是左眼的上弦以及右眼的贰!

“居然遇见了上弦之鬼吗!”江离心中暗道,“真是糟糕啊。”

“怎么不说话?”男子从一开始脸上就带着笑容,看起来让人觉得人畜无害。

不过江离却是知道了他脸上的笑容不过是虚假的伪装而已,他一直都是用看有趣玩具的眼神看着自己。

一阵微风席卷而过,一人一鬼就这样沉默了几秒后,男子像是想起了一件事带着几分歉意说道:“真是抱歉!陌生人搭话应该先自报姓名的,初次见面,我叫童磨,真是个美好的夜晚啊!”

“江离。”

“名字听起来像是东方那个国家的风格啊,那么江离君是得到那位大人的认同吞食同类的吗?”

“是啊!”

江离表面看似轻松,实则浑身紧绷,全部精力都在注意着童磨的举动以防他突然出手,脑海中不断思考脱身的办法。

两人实力差距太大了,他之前听蝴蝶香奈惠提起过虽然每一位柱都有秒杀下弦的实力,这些年来有不少下弦鬼月被消灭,但上弦鬼月却是很少或者说很久没有变动,因为即便是身为柱也不是它们的对手。

“那么大人没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你看起来有点意思,不介意的话就跟我走吧。”

童磨叫住了他,俊美的脸庞始终挂着笑容,独特的眸色,有着白橡发色的头发戴着黑金色的帽子,加上那一身像是某个宗教衣服般的红黑和服金扇不断拍打手心的动作,江离怎么看都觉得不像是好事。

江离也面带微笑,同时语气也有点为难:“可是我还有一点私事没办完,不如大人先离开吧。”

“哦~”

童磨就这样用金扇拍打手心看着他,江离也不卑不亢的回看他。

终于,童磨一丝遗憾摇头说道:“真是可惜,不过记得之后来找我。”

“一定会的!”

“那么再见啦!”

童磨走出一段距离后江离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如果自己刚才只要稍微有点不对劲恐怕他就立马翻脸对自己动手,好在糊弄过去了。

“江离你这么慢到底是在做什么!”

“遭了!”

一道娇声传来,江离转身看去正是已经等得不耐烦的蝴蝶忍带着蝴蝶香奈惠走了过来,和童磨的交谈导致他忘记了她们还等着自己。

而这么长时间都没见到人影,她们担心出了什么事所以过来看看。

“真是让人伤心,我这么相信江离君,可你居然欺骗了我。”突然从耳边响起的声音让江离浑身汗毛都竖起,童磨分明走出了有一段稍远的距离,但蝴蝶喊了自己后几乎是瞬息之间就来到了自己身后。

既然已经暴露了不管自己能不能打得过,江离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转身一拳向身后轰出,强大的力道带着宽松的衣袖被吹得飒飒作响。

噗嗤!

带着鲜血的拳头洞穿而出,童磨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般依旧面带微笑看着他,那一直合着的金扇终于打开扇动起来,江离可以清楚看到扇面刻着的莲华纹以及折射出森森寒光如刀刃般锋利的扇缘。

“还真是毫不留情啊。”

童磨只是缓缓将腰间别着的另一把金扇拿出,任由江离身形退回蝴蝶姐妹身边。

看到身旁江离一副如临大敌的凝重模样,蝴蝶忍问道:“这是……?”

“上弦之贰。”

一旁温柔如水的蝴蝶香奈惠眼神也变得严肃认真,右手握住翠绿色的刀柄将之拔出。

“忍,把这里的情况告诉总部,呼叫支援。”

“知道了姐姐。”蝴蝶忍呼唤来鎹鸦将这里的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随后鎹鸦拍打着翅膀离去。

“看来这两个可爱的女孩子是鬼杀队的成员啊,想不到江离君身为鬼却投靠了敌人。”

“让你失望了,我并不是鬼。”话语中带着一丝嘲讽,江离说完看了一眼蝴蝶忍,“既然对方是上弦,我们先离开离开这里免得镇子遭受波及,还有忍留下等待支援。”

罕见的这次蝴蝶忍没有和江离对嘴而是转身离开,她知道自己去了只会是成为负担帮不上忙,虽然江离的实力跟柱和上弦相比差了很多,但他的各种能力以及和鬼差不多的体质可以帮上蝴蝶香奈惠。

江离冷静地看着童磨喊道:“童磨对吧,这里不适合战斗,跟我们来吧。”

根据他的分析,这个叫童磨的家伙根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也不会在乎,这一点江离从之前那一拳打穿对方身体就可以看出,因为那家伙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

扭头和蝴蝶香奈惠对视一眼,两人向镇外离去。

童磨没有出手将他们留下任由离去,也没有去追蝴蝶忍而是随江离的愿跟在他们身后。

在夜空中明月的照射下,两道身影来到了山林中一块空地上,四周的虫鸣声戛然而止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欢快气氛。

“想好怎么对付我了吗”脚步声由远到近,童磨还是一副面带微笑的模样仿佛他只有这个表情。

江离在路上已经跟蝴蝶香奈惠说过作战方式了,由他来承担伤害干扰对方,蝴蝶香奈惠来进行攻击。

没有废话,在童磨出现后江离就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后狠狠一拳轰出,对于速度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散莲华。”

轻笑一声,童磨挥舞着手中金色对扇,对着江离挥洒出大量细碎的冰花,那一朵朵锋利的冰花在江离身上切割出道道伤痕,江离没有在乎伤势拳头仍然向其挥去。

“花之呼吸·五之型·无果芍药!”

在童磨出手的瞬间,蝴蝶香奈惠拔刀出招,可以清晰看到刀身刺出的轨迹如同芍药的花瓣一般从四面八方刺向他。

面对这两道即将击中自己的攻击,童磨除了微笑外还是没有其它表情:“看招式的技巧和强度,这位看起来十分温柔的小姐应该是‘柱’吧,真是了不得啊,不过还是不够哦!寒烈之白姬!”

话音落下的刹那,两朵浑身冒着寒气少女形态的巨型冰莲,分别出现在江离和蝴蝶香奈惠的面前吐出大片白雾一样气体。

强烈的危机感浮上心头,江离放弃了进攻身形向后爆退,蝴蝶香奈惠也察觉到不妙连忙闪避。

而白姬的攻击使得在其范围内的生成了不算薄的冰层,一些沾染少许的树木也都被冻结。

“先让这些小可爱陪你们玩好了!”

童磨手中金色对扇灵活的舞动着,没过几秒四个体积娇小的冰人偶两两冲向江离和蝴蝶香奈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