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就归我了

  • 诸天位面垂钓者
  • 做梦的布谷鸟
  • 2194字
  • 2020-02-11 01:16:27

进食中的江离已经完全沉浸在这有段时间没能体会到的美妙感觉中,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两个女孩正在像自己逼近。

“第七个,还得再加把劲才行。”

吸收完后他拿出纸巾把嘴擦干净后扔在了尸体上惬意地伸了下腰,全然不知道这一切都被两个女孩看在眼里。

“原来你已经杀害了七个人!虫之呼吸·蜂牙之舞·真曳!”

听到这突然响起的声音,江离还没来得及躲避,就被一把向着自己头部猛然突刺而来的‘细剑’给刺穿了头部。

嘭的一声,他的身体轰然倒地,额头伤口缓缓流下夹杂着白色液体的鲜血。

“带着你所犯下的罪孽下地狱吧!”

女孩将武器沾上的血液甩净收回刀鞘,对着年长女孩挥了挥手:“姐姐任务已经完成了!”

“忍!”

不过下一刻女孩看到的是面色突变的姐姐对自己大喊一声后拔刀向自己冲来,同时她也知道了那只‘鬼’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是吗?可是你好像还差那么一点点啊!”那才刚听过的声音却又再次回荡在了女孩耳边。

“这怎么可能!?明明已经注入毒素了!”

想要拔刀反击的她却被那不算粗壮甚至可以说有些秀气的苍白双手给紧紧抱住,自己的挣扎如同泥牛入海没有丝毫回应。

年长女孩稍有动作,江离便带着警告的意味看着她:“你最好别过来,不然我可保证不了她会不会完好无损。”

为了自己妹妹的安全,她把刀收回鞘中向后退几步,示意自己会照做的。

“那么请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吧。”在被一击刺穿头部以及看见两人身上同样的制服后,江离就对她们的身份有了揣测。

要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来说普通人想要做到这一点几乎不可能。

而且就算他在进食,但想要悄无声息地靠近他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你们是什么人,什么身份?”

年长女孩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我们是鬼杀队的成员,我叫蝴蝶香奈惠,是花柱,她是我的妹妹蝴蝶忍同样也是我的继子。”

江离没想到自己居然第一次遇见鬼杀队成员就碰见了柱,而且还是在敌对状态下。

“看来是我的一些举动让你们产生了误会。”

“误会?”蝴蝶香奈惠有些疑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说出这两个字。

“都看见你吃人了,还有什么误会!”没等香奈惠说话,反而江离怀里的蝴蝶忍先大声喊了出来,“在进入鬼杀队的那一刻我早就做好了死亡的觉悟,姐姐不用管我!”

“要有作为人质的自觉性,既然成为了人质那么就安静等谈话结束,不然我可是会有一些不好的小动作。”

一直扭来扭去试图摆脱束缚的蝴蝶忍突然感觉自己身后有一个硬硬的东西正顶着自己,在觉得受到羞辱的同时,脸上也有了一丝红晕,便当即老实了下来。

江离没想到自己的话居然这么管用,话一说完她就立刻变乖了。

看着还在思考的香奈惠,他继续开口说道:“知道你们肯定以为我在吃人对吧,但我可以保证那家伙是鬼,而被误认为成鬼的我其实是人。”

“人被刺穿了头部,伤口还能愈合站在这里用人质威胁我吗?而且我可是从来不知道鬼是可以吃的。”

江离也不好向她具体说明,对于鬼杀队这个组织他还是有一定好感的,光是以人类之身对抗鬼保护民众持续了千年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敬重了,但人的心里总归还是要藏着点秘密。

“我只是体质特殊可以通过吸收鬼的血液获得力量变强而已,其它方能还是和人类一样的,为了表达我的善意,只要你能保证不对我出手,那么我可以放了你妹妹。”

之所以说出这一番话,是因为他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了远比自己强大的力量,江离可以断定自己会连一招都挡不住,虽然获得了鬼的力量,但归根结底他还是人,只要多受到几次致命伤害那还是会死的。

“可以。”香奈惠立即答应下来。

蝴蝶忍也被江离松开,好在江离赌赢了,香奈惠遵守约定没有向他出手。

可蝴蝶忍却不这么想,她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待遇更别提那家伙居然还用那东西顶着自己。

“虫之呼吸·蝶之舞·戏弄!”

“忍,住手!”但蝴蝶忍一心想着要报复回来,根本听不进去姐姐的话。

这次保持着警惕的江离倒是第一时间躲开了这突刺,结果攻击还没有结束,她的身形如同蝴蝶轻舞一般袭来,又接连在其身上划出四道不算太深的伤口才收刀。

“这就完了?”

江离看那架势还以为她又要刺穿自己的头或者身体,没想到只是造成了这点一秒就能复原的轻伤。

“因为我的力气小砍不断鬼的脖子,但不要就这样小看我了,我可是做出了能杀死鬼的紫藤花毒的剑士,划开你的肌肤时就已经将毒素注入进去了。”背对着他的蝴蝶忍转过身来,“虽然之前那一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没死,但这一次加大了毒的剂量,很快你就会死去了。”

“咚——!”

江离体内的心脏突然猛地一跳,一股乏力感传遍全身,身体每一处角落仿佛在被虫子撕咬着,他的身体表面鼓起了黑色如蚯蚓般的纹路。

“这毒……好厉害……”江离再次倒地掀起一阵灰尘。

“所以别小看我啊!”

蝴蝶忍话一说完就听到本因死去的江离又再次开口说话了。

“这下你应该解气了吧。”

“你这家伙!”

江离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赞叹道:“刚刚那招真是厉害,我没能完全躲过去还是被你刺中了。”

他的眼神清澈目光真挚,是发自内心说出这句话的。

被他真诚的目光看得有些愧疚同时也有些得意的蝴蝶忍小声说道:“当然,这可是我独创的呼吸法。”

“虽然不知道放开你后在你恼怒什么,但这次对我出手就当是为了消你的气,现在我们来谈谈作为刺穿我头部的赔偿。”

“赔偿!?”

江离点点头:“没错,赔偿!换作别人恐怕早就死了,这可是一条命,你必须要赔偿我。”

蝴蝶忍原本心中对他有了一点好感,但是现在荡然全无

蝴蝶香奈惠走到自己的妹妹身旁问道:“那么你想要什么呢?”

“让我想想,既然是一条命的话……”

江离上下打量着那两姐妹,最后指着蝴蝶香奈惠开口道:“那你就归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