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话 想太多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1600字
  • 2021-07-03 15:04:21

“斯奇,斯奇?”听到邹老师叫自己,瘫坐在地的韦斯奇赶紧捂住双眼,忍住不让泪外流。

“斯奇,我知道你很难过。可不管怎么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要讲礼貌呀,你怎么能不握手就离开呢?你这么走,其他老师同学怎么看我们1班呀?”邹老师语重心长地说,“你还是队长,你不能倒下啊。”

“谢谢老师,让我静一下。”斯奇觉得道理他都懂,但一时听不进去。

楼外的喧闹慢慢散去,多数人看完热闹就走了,只有几个同学回来教室安慰斯奇,他见状干脆都以冷漠回应:“谢谢,让我静一下。”

“让他静一下吧,”看到潘子桦还想做无用功,蔡梓箐不想浪费时间,就对子桦说,“我们走。”

看着平头朱哥最后一个离开,斯奇想自己再歇会就回家,但他忽略了值日的同学。

木美朦倒完垃圾正准备背书包时,看到斯奇瘫坐在地上,他的嘴唇好像有血,于是她问道:“你没事吧?”

美朦的声音闪电般触击斯奇的内心,“没事!”,一股暖流的注入,让他马上又逞强起来。

关上家门,斯奇才放肆地哭了出来,妈妈拍拍他的背,不用问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儿子只有在输掉比赛后才会哭鼻子。

斯奇上次哭得这么厉害是在输掉初中的校内决赛后。那时,韦斯奇和许杰晨同班,其他队友的实力也很强,可最后时刻斯奇出现两次致命失误,葬送了全场领先的好局:他先是选择硬突被血帽,再被对手迎面绝杀。当时爆炸的心态跟现在的有点像,但那毕竟只是在决赛输了1分,这次是小组赛就输了57分啊,吞蛋式惨败!

那场决赛结束后,杰晨告诉斯奇他最后防守站位有误,可情绪崩溃的他没听进去,反而觉得杰晨是在怪罪自己,于是开口争吵。此后,他感觉杰晨就开始疏远自己。这次又情绪失控了,1班同学会不会也疏远自己啊......

想到1班,木美朦关心的样子马上浮现在斯奇的脑海:我出血只有美朦看到了,她刚才有看比赛?看了这么一场惨败她会不会很失望?而且她怎么问一句就走了,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不方便多关心我?

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涌上心头,让斯奇翻来覆去想了一晚。

第二天,不出意料,1班没人讨论昨天的比赛,这只是又一个学习的好日子。

语文课上,老师看课堂气氛有些沉闷,正寻找着点名的目标,何子冉昏昏欲睡,同桌赵晓兰却故意没有提醒他。“子冉?子冉!”见老师气得拍案了,晓兰才把子冉叫起来,子冉艰难地爬离课桌,眯着眼看黑板,“选B。”老师一个教鞭敲在他的脑门上,“多选,同学......把眼镜戴上!”

“哈哈,你看!”章予宝轻触同桌的肘尖,韦斯奇却把头望向窗外。

“对,只有你在乎这个比赛;对,打成什么样也没人看你;对,你就是个loser。”全班都沉浸在点名回答的欢乐氛围中,只有斯奇把自己困在死胡同里斗气。

平时争当闲聊积极分子的斯奇整天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托腮唉声叹气,同学跟他说话也不理,下课、吃饭、放学他都是独来独往。

最后一节课,斯奇早已把书包收拾好,放学铃响就准备自己回家。

“不打球吗?”子桦叫住他。

昨日的惨败打消了斯奇苦练的劲头,他一声不吭以表默拒。

见斯奇有些不愿意,子桦拉拢道:“今天人很齐哦。”

听到大家都打,斯奇怔了下,还是跟着子桦下了楼,反正要是没人打,大不了也撂下一句“写作业没写完”就溜好了。

没想到这次人真的齐,能打个3V3,大家还来得挺早,斯奇就把书包放下。

看到子桦防守自己,斯奇就想起昨天他软弱的表现,心中一阵无名火起,带球故意往他身上冲去。见他被撞飞倒地后,斯奇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出气并不对,于是赶紧上前扶起子桦,向他道歉:“没事吧?”

可子桦非但没生气,还冲他笑道:“没事,你终于说话了,哈哈。”

斯奇内心不解:昨天才被痛扁完,怎么能开心得跟没事人一样呢?

昨天没得到上场机会,唐铭今天抢篮板特别积极,趁着自己表现好,走之前,他鼓起勇气找到斯奇,“明天我可以上场吗?”

唐铭这么一问,斯奇才忆起昨天紧张得忘记换人了,他不好意思地答道:“可以啊。”

看到唐铭蹦跳着跑回宿舍,斯奇突然想起昨天邹老师的话。

“其他人还没放弃,我是队长,我又怎么能倒下呢?”

明天1班还要打11班,赢球他们还有机会出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