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35话 骄傲的少年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2811字
  • 2021-11-28 23:06:08

“哇,赢球真爽!”

语文课上,任李唯漫再怎么用力捏手,都无法把飘飘然的韦斯奇从幻想中唤醒。

“怎么搞的......”昨天和9班的比赛结束后,在比分表上签字时,听到校队牛教练对着狄力威龙训话,斯奇差点笑出来,但怕被对手揍,还是忍住了。

“你们打得很好!”终于等到牛教练的表扬,斯奇强忍大笑,故作镇静地点头道:“谢谢教练!”

最让韦斯奇飘飘欲仙的,是木美朦送他的两个字!

“好棒!”

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向他表示好感!

被心上人夸赞后,斯奇的小脑筋飞速运转起来:所以她是还没有男朋友?她是喜欢我吗?之后我要不要冲一冲?

“Yes!下场要来看哦。”见斯奇双颊绯红不知所措,没等他的脑筋转过来,周逸轩就抢先道。

“喂,你怎么抢我风头了!”

没等斯奇埋汰,逸轩转身便握住了小朵的双手,跟女友两额相对。

“轩轩超级高水平!”

“嗯嗯!”

“场面让人无法直视啊!”斯奇不好意思地把头扭到另一边,却发现胡格语跟文之道身边都有个女生,几人走出球场,卿卿我我。

这番在妹子面前赢球的景象,斯奇看普通班看得多,这回终于轮到他们了。多么痛快的体验!

在七道中学的历史里,重点班是常败之师。本来他们输球是必然的,是连他们自己都觉得理所应该的,谁都没承想他们能让体育班有这么落魄的一天。

赛后,9班曾不可一世的粉丝们在离去前为球员们送上了安慰,但球员们仍需自我舔舐伤口,他们围坐无言,“屈辱”二字写在每个人的脸上。

“瞧给这帮*得瑟的,高三校运会不把他们虐出翔来。”

望见大家一片丧气的样子,阿强突发奇想,换个角度悄咪咪地安慰大家道:“没事,这次算他们撞大运,考试我们上次也比他们高分啊,月考第一也不是他们的人。”

“嗷,别说了,考试的东西都没看过。”阿智拌嘴道,“而且那也不是我们班......”

“总之风水轮流转就是了......”

在普通班的学习圈里,能有同学排到全级前十,那就是鹤立鸡群。每回月考,理科第一基本归属重点班学生,不会旁落他家。上回月考有位3班的女同学打破了垄断,这事在级里传得挺开。

听着队友七嘴八舌地排解苦闷,狄力将头深深地埋到双臂中,思考人生:我为什么会输?

楚天依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骄兵必败!”

校园破旧的电话亭里,斯奇掏出上世纪的电话卡,拨通了家里的座机。

“老爸,我们赢了!”

“你说啥?”

“之前我跟你说的,级赛,打篮球,我们进决赛了!等会去吃饭庆祝哈哈!”

“噢,生活费不够了?”

“哈哈!哎,你怎么知道?不过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大伙对庆功宴始料未及,人数不确定,吃啥也不知道,因此走到半路还没想好去哪家饭店。

“撸串?”老司机逸轩带起路来。

“热气喔。”韦斯奇撇嘴道。

“没关系啦!”方近海把斯奇搂进烧烤店门口,“难得!”

一片深红古风装潢,加上暖黄灯光映衬,一伙人咋咋呼呼地就座的景象,像极了过年,可美中不足的是,他们这么多人一桌子坐不下。

“不能拼桌吗?”逸轩向服务员问道。

“不好意思,这样不太方便走动呢。”服务员的回答有些不识相,“可以分开两桌呢。”

看逸轩有点不满,斯奇当起了和事佬,“没事,等会喝东西时一块聊嘛。”

宋佳达像是想说点什么,但斯奇的话出口了,他只好作罢。

看大家伙对分桌没啥想法,于是斯奇在饭店继续发挥“组织技能”:把一桌分给篮球队,一桌分给其他同学。见大伙没二话坐下了,他对自己这番圆场还挺满意,逮起桌上一支椰汁就喝了起来。

可还没点菜呢,徐成浩就换了桌:“我去陪陪其他同学吧。”

“哟泡妞是吧哈哈......”一开始得意忘形的斯奇还没感觉到发生了什么。

菜点到一半,何子冉也提出要换桌:“我去陪成浩吧,球队就他一个在那边。”接着,潘子桦也离席了,“他们那边人好少,我去凑个数吧。”

菜还没上,气氛就有点不对劲了。在座的队友们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有斯奇满脸写着问号。

逸轩拍了拍斯奇的大腿,摸着耳垂向对面桌使了使眼色,示意斯奇听听那边在说啥。

斯奇竖起耳朵,依稀听见了对面桌队友的吐槽声。

“人都说我打不了了,我还能说什么?”

“只是这场而已吧没事的。”

“可以啦,你上过场,还有碰球嘞,我场都没上过。”

起初斯奇还没明白他们是什么意思,回想自己刚才比赛时的吆喝,一个激灵,脸上火辣辣地疼。

为了应对9班的对抗,斯奇觉得要把身体能匹配的球员留在场上。可他自己总是不发觉,每逢这种需要拒绝的时刻,他的话总是像钢筋一样直戳别人的心口。

而且,仅凭印象就这样对待别人,这样真的好吗?

替补队友的话一字一句地在斯奇的心田泛起了涟漪,随之脑回路把他带回了初中。

初中时,斯奇在平行班,成绩一般,但他对高分没什么想法,直到一堂书法兴趣班课。

那时,斯奇除了打篮球,课外在学校还会上些杂七杂八的兴趣班,其中他挺喜欢周六下午的书法课。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不像其他课,书法课有很多时间聊天。

某堂课上,来了几个新同学,他们的字很好,打扮也不错,看起来知书达理的,斯奇就凑过去请教。

里面一个女生望了望斯奇,一身运动装不修边幅的样子,再看他七倒八歪的字,就没搭理他。那表情像是在说:看你这样子就不像是读书的。

叫了几声都没有回应,斯奇的脾气上来了,“哎,跟你说话呢?”

“吵啥呢?你是不是来上课的?”她说话时没看他一眼。

“是啊,怎么了?我怎么就不是上课的了。”

“切,你把衣服穿好点再来上吧。”

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斯奇感觉确实不太像样,但还是嘴硬:“那又怎样,你很了不起吗?”

“比你强吧,每次考完试,去公告栏看看姐姐的名字,再来说话好吧。”说罢,她在宣纸上用正楷写完了自己的名字。

这话一开始让斯奇很是不服,但下次期中考一看公告栏,全级语文前十名赫然写着人家的名字......

之后斯奇老老实实学习,至少把字写整齐了。

回想这事,斯奇还是觉得,虽然那女孩话糙理不糙,但给人感觉确实难受。他会讨厌因为穿运动服就被当做差生的感觉。那么,对待球打得不好的队友时,自己是不是也给了别人这样的感觉呢?”

“去凤火训练后,球技是涨了,但我潜意识好像也有些看不起人了。其实人家可能也是很想做好的,如果他们有机会,指不定能小宇宙爆发呢?”

斯奇下颚抵着桌沿,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样子,把身边的队友看呆了。

另一边桌子,几位板凳选手还在开比惨大会:

“你三分这么多啊,我才两分。”

“别说进球,给我出个手就行了......”

“加油,你们到时进球了,我们给你‘呜’!至少比隔壁(班)大声好吧。”

听到队友也很想打好,斯奇打定主意了,端起一罐椰汁就往对面桌走。

看到斯奇过来,对面桌几位队友有些紧张。

“对不起各位兄弟,这场比较紧张,我没安排好。”说罢,斯奇像自罚一杯一样把椰汁一饮而尽,“最后一场,大家都要上!”

唐铭乐了,想顺势一问,话到嘴里又憋住了。“大家打好就行,我没关系。”

“来了都上场啊,我拉着你上,你要不来就没办法了,”斯奇笑了,见到逸轩来到身边就问,“怎么说?”

“一个都不能少啊!干就完事了!1班总冠军!”逸轩举杯道。

“1班总冠军!”

随着这一吆喝,全部人都挤到一张桌子上了,最终服务员还是没能阻止他们“拼桌”。

烧鸡翅、烤肠、炸鱿鱼、羊肉串、蛋烤茄子......一道道佳肴的香气与黄光交融,将大红装潢渲染得越发鲜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