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话 初出茅庐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3815字
  • 2022-04-30 02:11:36

一顿翻找后,保安大叔从前台柜子里探出头来,拿着之前在集市买的纸灯笼,慢悠悠地顺梯登上门楣,把它高高挂起。

农历新春佳节将至,凤火篮球训练馆的打扮多了不少喜庆元素。

不过,对球员们来说,竞争在春节和平时没什么差别,甚至还要更激烈,因为村镇的比赛也多了起来,这是他们拉练和考核的重要机会。

可能是因为最近赛程更加频密,训练馆的人气比平时旺了不少。以往空荡荡的场边,现在整齐地摆了两排椅子,还总能坐满。

今天不少球员的亲友到场,斯奇奶奶也来看球了。“斯奇,渴了吗?”她在场边递水时,被路过的工作人员白了一眼。

正常来说,家属不能直接在场边球员接触,但工作人员也没把斯奇当一回事,就没搭理她。

除了不少家属,今天还来了个拿着专业照相机的摄影师。感觉要上镜了,大家都有些分心,韦斯奇也不时往场边张望。

“别看了,”今天黄汉强教练表现得特别严肃。

“他们是谁?”斯奇往场边探头道。

“来看你们的。”黄叔叔没有正面回答。

“这是那个大个......胡信庭是吧。”

听到他们念叨队友的名字,斯奇凑到场边投篮,他想听听人家会不会提到自己。

“呵......不行吧,看看有没有能打的。”

听了几分钟,斯奇大失所望,对方完全没提他,甚至没正眼瞧过他。

“鲁导!你好你好。”洪亮又让人熟悉的声音,让场边的星探都站了起来,几个“侍卫”的护送下,凤火的老板岳总主动上前打起招呼。

“你好,岳总。”鲁教练勉笑应答道,然后主动把话题引到了激动人心的午饭上。

根据市队的成功案例,鲁教练判断这些孩子要成才并不容易,身高达到一米八五的少之又少,够高的能力也没很突出。

比韦斯奇想象的好些,鲁教练在投篮训练时瞄了他一眼:这小孩速率可以,但太瘦了,投篮姿势一看就是野路子,估计没啥天赋?

实际上,鲁教练就没对哪位球员多加留意,他今天应邀来就打算看看比赛,看完走便是。

“列队,向右看!”

前两周,寒假的第一堂训练课,黄叔把主控权交给了斯奇。“小章,你轮换一下。”

“啊?小章可是老板朋友的儿子啊!”

这个调动震惊了所有人,但却早已在斯奇的梦中彩排了无数次。

天赋背景本不如人,知道自己再不努力分分钟就被淘汰了。整个学期,斯奇每次都是最早来训练场,最后一个走。经过半年的锤炼,斯奇逐渐熟悉了新射姿。期末考试前,他在投篮测试的命中率已经连续三周排名全队第一。

“韦斯奇,个子长得超过预期啊,涨球也很快。”上个暑假,斯奇生病缺席了一段时间,如果他不是在没人可用时冒了出来,黄叔叔就把这个插班生写进淘汰名单了。从此,黄叔叔就有想培养斯奇的想法。本来,这位置的新人至少要当一年过半场就交球的搬运工,可感觉斯奇最近的表现在队中已名列前茅,黄叔就把他提到主力位置,还放开了球权限制。

刚拿到球权时,斯奇总是容易把球传丢:传出界、送给对手、队友接到脱手......

对斯奇的每次失误,教练们的反应似乎都更加严厉,黄叔叔也不例外。

“***打的什么****!”斯奇一次低级横传失误后,黄叔气得直摔战术板,把他拉下来,劈头盖脸地骂。

被训斥时,斯奇总是不愿把头低下,相对基本功底子薄,傲气的他更相信失误多是因为他和某些关系户不来电。

刚来凤火时,斯奇总是坐在板凳上。他知道自己还没有到队里最强的水平,现在有机会可以把握,可以努力。但有些队友明明练得已经很好了,却根本打不上球。

在这个队伍里,没钱没关系的球员基本是边缘人。除了胡信庭,斯奇基本就和他们混。这帮“边缘男团”都觉得不少主力是“公子哥”、关系户,他们不是家里有矿,就是认识老板。因此就算能力不咋样,也能首发出场,还能在场上呆很长时间。久而久之,斯奇也有些站队“边缘男团”,和“公子哥们”势不两立。

每次阵容调整,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这次轮到斯奇惊喜,本来稳坐首发位置的小章和另外几个公子哥就只能屈居板凳。斯奇首发的第一场训练赛,小章就打算跟原来打主力的兄弟整他。

开球不久,小章和两个队友对了对眼色,三人心照不宣。

见斯奇的传球飞来,小章开始了表演。“哎呀!”明明球绕过防守准确地到达了小章伸臂就能触及的高度,但他硬是没接到。

“干嘛?”斯奇无奈地对着小章抱怨道,这是一个触手可及的传球。

“你这传球劲这么大,要砸人吗?”小章直接反驳后,另外两个老资历也站出来给他撑腰。

“行了行了,防守!”信庭望望两边若有所思,最后还是在中间当了个和事佬。

被队友硬坑,斯奇感觉很是委屈。

每次斯奇犯错,似乎教练和队员都会看黄汉强教练的反应,但黄叔叔是主教练,他不换人,谁都拿他没办法,只能听他的。

黄叔叔对斯奇向来有耐心,但是最近上级给了不少压力,他只能把很多气推到斯奇身上。

“看什么?过来!”望见斯奇往场边多看了一眼,黄叔叔就罚了他几趟折返跑。

今天训练前,岳总来了球场,门口到球场的人纷纷散开,自觉让出一条路来。“岳总好!”

“汉强在哪?”岳总匆匆走来,拿湿巾擦了擦额头。

看见老板来,黄叔叔咽了口唾沫。估计是说韦斯奇的事了,提拔斯奇,对球队的成绩和他的教练生涯都是一次冒险。

上个暑假,看到斯奇来镇里测骨龄的结果,不少教练对他没抱有什么希望。

“一米八,还是矮了点吧。”

“骨龄才15,说不定会比预期高呢。”汉强嘴上说着老套的身高论,心里看中的是斯奇的坚韧精神和学习能力,还有灵性,“给他一个名额吧。”

所有人都没曾想到,斯奇不仅占了一个位置,还上了首发

“不说过章总的儿子要多打吗?你这么整,我们买器材靠谁。”到了办公室,刚坐下,岳总直接开门见山,“那么多人,一个球都不够分了,还让这半路出家的小孩掺和进来,想啥呢?”

“明白岳总,可他确实是场上打得最好的。”

“那你告诉我,这么整,能不能拿到市冠军?”

听到此言,汉强也抹汗。

虽然在镇里没有竞争对手,但在市里,凤火在生源、师资上没有任何优势。他们之前最多打进四强,那还是市青年赛恰逢俱乐部周年庆,老板好说歹说把借人打出来的。

岳总以前也是打球的,平时通情达理,很少这样提要求。他不会干扰自己,但他是个商人,也在体制内,有时也不得不做一些篮球外的决定。今年市青赛,岳总把主教练的机会给到自己,如果成绩不好,那他的帅位就不保了。

担惊受怕中,交谈结束了,不知不觉,上午的训练已经结束。

在这难得的公开训练日,凤火邀请了一支市赛强队在下午来馆比赛,并没把对手的信息告诉队员。

可能是因为心情受到最近阵容调整的影响,赛前的午觉,一批前主力睡得人困马乏,醒后见到一批人高马大的汉子,听到对手练球的声音,他们才精神过来。

“他们是什么队?”有队友问黄叔道。

“你们的对手。”黄叔叔想了想,还是给队员们打了预防针,“打市赛的。”

“请双方首发列队!”

开场前,黄叔特意把斯奇拉过来耳语:“按你的想法打就好。”

“好的教练。”

一上场,按老习惯,斯奇还是先给队友做球,结果场上的“公子哥”每回都不负他所望,把本应到手的助攻弄丢。

意识到指望“公子哥们”是没用了,斯奇只能自个来。

不过,并非每次过半场篮球都能到斯奇手上。其他人拿了球也不想传。可能是知道场边有星探,两支队很多球员都很想表现自己。在这环境下,本来想大展拳脚的斯奇倒显得有些谦虚。

数次乱战后难得有暂停时间,摄影师抓住机会对了对领导给的名单,他拍得看起来面面俱到,其实就瞄着几个公子哥。

感觉对镜头有些不适应,斯奇拿球单打时有些紧张,动作一拖沓,就被对位球员抓住机会,连人带球扇飞。

天旋地转间,斯奇整个人栽进观众席,差点把摄影师撞着。

“喂,不犯规吗?”斯奇嘟囔道。

裁判像装了顺风耳,不给他任何机会马上吹了个技术犯规。

替补席上,“公子哥们”轻蔑地笑了一下,然后收敛起来。黄叔则本能地冲着裁判投诉了几句话,想起和老板的对话,他抹了一把脸,叫了暂停。

“你干什么?”暂停时,黄叔攥着斯奇的球衣,顶着他的额头说道,“如果这场被罚下,以后都没有首发了,知道吗?”

话语间,对手利用技犯罚球,将双方差距拉到十分开外。

“好!”斯奇束好球衣,再度上阵。

裁判、队友、教练、对手的压力,激发了斯奇的本能,他把压箱底的单打功夫掏了出来:外线借掩护就投,配合突破杀伤。上篮打手没哨子,他就用一个个抛投把对方的拉分势头浇灭。

第二节,双方进入拉锯战,分差始终不超过3分。一次领先2分的回合,此前连续得分的斯奇控球到前场后把节奏控住,让出球权做诱饵,假挡真切,策应的信庭心领神会马上给到,他直杀篮底,半路祭出无影抛投。对方大个不信邪,愣是扑了上来,近乎挂在斯奇身上了却只干扰到指尖。这犯规裁判再不吹说不过去了,只好响哨......

“啊!”打成2+1后,被撞翻在地的斯奇少有地大吼庆祝,信庭第一时间冲过去把他拉起。在旁观战的爸爸和奶奶高兴地跳了起来。

直到这时,摄影师才终于拍下了斯奇本场比赛的第一张照片。

场边,黄叔和“边缘男团”高兴地蹦了起来,其他球员和教练则鸦雀无声。

鲁教练掏出他的小本本,问身边人借了一支笔。

下半场,由于“公子哥们”午休后状态实在不行,看比分压力不大,黄叔干脆把“边缘男团”的得力干将尽遣上场。这个他预料中会输少当赢的调动,反而激发了球队的化学反应。斯奇和信庭二人转带动全队多点开花,将局势完全逆转。

第四节尾段,凤火距离赢球只剩倒计时,黄叔叔自豪地笑了。这批他看着长大的孩子,第一次和外面强队打比赛就赢球了。

此前从未承想会铩羽而归,却遭到滑铁卢,对位球员的心态崩了,不顾协防压力直冲篮底,也忘了护球,心态已十分放松的斯奇不顾犯规风险全力起跳,送出了他在凤火的第一记盖帽!

“就跟在学校单挑一样简单,哈哈!”斯奇想起一个月大帽逸轩的得意时刻,虽然逸轩不在这,但斯奇还是按之前的仪式对着空气敬礼。

百里之外的逸轩正和女友拥吻呢,突然打了个喷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