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28话 放风筝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2534字
  • 2021-07-03 11:35:45

正值中午打饭高峰期,七道的小饭堂里,学生们排成长长的两列,教职工窗口的大叔舀汤也是手忙脚乱的。

今天,何子冉和潘子桦来晚了,只能排在队伍后头。

通常排队时,子桦都会跟子冉聊天,但是今天子桦却显得无话可说,一直对着空气发呆。

“哎!”子冉拍了拍子桦,“怎了?”

见子桦没搭理,子冉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不远处,噢,原来是他女朋友蔡梓箐也在。两人之前总是糖黏豆似的,可最近好像变得有些生分。现在,她似乎也看到子桦了,但却没有跟他打招呼的意思。

子桦打完饭刚坐下,范抒意凑了过来,作为高二级知名娱乐记者,他对梓箐闹分手的事情早有耳闻。

“梓箐闹啥啦?”虽然问题尖锐,但抒意知心哥哥般的语气总能让人打开话匣子。

“嗨......”子桦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高二分了班,子桦和梓箐见面的机会少了很多。子桦以前没有感情经历,当梓箐有情绪时他总是不在,没能照顾好她。慢慢两人就有点渐行渐远了。

套到了子桦的故事,抒意满意地笑了,他马上用手抚脸,掩盖笑容,顺便思考,接下来要怎么挖得再深一些。

回想和梓箐走到一起的那天,子桦觉得,那真是很美好的回忆。

高一级赛的最后一场球赛结束后,子桦再次和梓箐不期而遇。“我......”平时一向大大咧咧的她,这次和子桦单独面对面,却满脸腼腆。

“哇,她倒追你的啊!”抒意大呼好家伙。

“嗯。”

“加油。”抒意搂了搂子桦的肩膀,“冲一把呗。你看我,连机会都没有......哎!”

认识抒意的同学都知道,他最近喜欢上夏桃了。

这个女生挺有品位,打扮气质迷人,朋友也很多。最关键的是,她也挺喜欢篮球,经常在场边看。有品位又喜欢篮球的女孩子,在抒意心中,简直是完美搭配。

对夏桃,正常的软磨硬泡完全行不通,第一印象不够优秀的抒意很快把她整烦了。

抒意知道,夏桃向来很仰慕楚天依,经常看他打球。于是一次校队训练,他就抓住机会来操场撩她。这次她回应了,但反应像是做戏给他看一般。

“这样吧,你要能打赢他,我会来的。”

夏桃瞥了眼在旁邀约的范抒意说道,停留在楚天依身上的视线好像不舍得离开半秒。

听完抒意的“舔狗”经历,子桦好像没太上心,只是淡淡地回了声“好吧”。

周五放学,快乐周末的开启,之前都有梓箐相伴。上周他们第一次没有一起回家,这次子桦决定继续等,在两人熟悉的树下,老时间到了,一分钟、五分钟、十五分钟......终于见到她时,他的心顿了一下,然而她像是完全忘记这回事,转头就出了校门。

赶回家吃饭的路上,子桦看到一个孩子在放风筝,他的线好像断了,人追着风筝跑,却只见风筝渐行渐远。

感情就是这样吧,太远收不住。可太近,又没意思。

那风筝飘到视野外后,子桦重新加快步伐。

离周五快乐的到来还有几分钟,平日喜欢拖堂的数学老师,看起来也是急着回家带孩子。

心思早就不在课堂的简自立,望着黑板角落满满当当的作业栏使劲抄写着。

周五,难得人齐,可以组队去打野球。

“叮,当,当,当。”铃声一响,韦斯奇再次率先离开四人小组。

“喂!”周逸轩惊讶地问道。“不打球?”

“不来啦,”斯奇的回答出人意料,“俱乐部有比赛要打。”

“啊?”自立嘟囔道,“我来你就走啊......”

“哟,今天不约彤彤?”逸轩对着自立起哄道。

“约毛线......”自立答得像是被戳到痛处一样,“再不碰球,篮都不会投咯。”

每次来到篮球场,重点班的小伙伴都只想和自己人玩,事实证明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看到1班的人来到自己的场地,赵凯标和他文科联合队的小伙伴都馋哭了。

“就你们是吧,来!”

正当凯标准备教训一把韦斯奇时,四处张望后发现他人不在,顿时感觉有些没趣。

自诩机动大个,自立最喜欢打挡拆接球进攻。久疏战阵的他,打算从自己最习惯的打法开始。可第一次单挡,“砰!”,他的肋骨被撞得就像要断似的。没想到对手绕掩护的架势那么虎,自立象征性地挡了一下,然后马上外撤了。结果持球的以轩借不上挡,完全没有摆脱防守人,在骂骂咧咧中被包夹得七倒八歪。

本来身体不算突出,自立最近又没怎么锻炼,挡人显得有心无力。防守上对抗,他也只能飘在外线投篮。结果手感还冰冷,打铁输球完全没脾气。

1班大个子虽然不少,但能自己创造机会的球员不多。自立这点打不开,宋佳达同样依赖远投,在内线只能吃饼(接球投空篮),文之道最多也只能把出手区域推进到罚球线附近。

“你们进来行不行?”逸轩对着几个大个队友抱怨道。

场上的高个,都会被默认为内线球员,这在所有篮球场几乎都达成了共识。

“进不来啊大哥,”自立回应道,“高个就非得打内线嘛?”

“XX你们不打谁打?”

今天斯奇、子桦等“前重点班”的队友不在,1班众人之间的交流更坦诚,没有平时和气生财的感觉。

“我是懂了。”几番过招后,凯标看出了1班的死穴,“虽然他们换了些还算能打的人,但对抗还是不行。几个一米八、一米九的大个空有高度,就会放风筝(形容大个子飘在外面投),命中率也不高。就算他们进了内线也撞不过我们。”

“别飘在外面!突破!突!”教练前两天的嘶吼在凯标耳畔回响,让他的动作更加大胆。

在对手攻防两端的强力压迫下,1班的大个子们有点被打怕了,更不敢进内线肉搏。

内线包夹再度得手后,文联乘胜追击把1班斩于马下。

“完了吗?”对手投进第五个球后,抒意抱着些许侥幸心理问道。

“完啦!我两个、他俩、他一个。”文联球员理科不咋地,却总能把场上的账算清楚。

“不是吧?”凯标不屑地问道,“你们就这?”

1班被普通班“恐吓”虽有不忿,但打不过也无可奈何。每次上场,就被高强度制裁,完全没法发挥,坚持不了几分钟就得下来,成了野球场的陪练。

对这样无球可打的情况,如果子桦、子冉他们在,见这架势可能开场就走了。

在以轩、抒意和自立的坚持下,1班抵抗了一段时间,实在见不着赢球的希望,才撤退。

“我们走吧。”见其他人都不想打了,以轩也只好作罢。

高一级赛,1班被7班“削光头”的画面,被全级球迷“津津乐道”。

在寝室聊天时,斯奇不时会提及这件事,以轩总是说,他们会赢回来的,即使文联变得比高一更强。

可到时斯奇要也像现在这样有个没法推脱的事来不了,以轩感觉1班真的只能干瞪眼。

作为前7班的球员,抒意虽不在负队,但也知道这滋味如何,他可不想成为尴尬的一方。

1班即使在好运下顺风顺水以头名晋级,但他们真的没和什么强队交过手。而且大家多少也知道韦斯奇在场上的作用。下学期的淘汰赛离得还挺远,可他们已经感觉到害怕惨败的慌张感。

要是没有韦斯奇,他们在淘汰赛能打出什么名堂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