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26话 篮球不是我的女朋友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2688字
  • 2020-12-14 13:51:10

“呼!呼!”冷风使劲吹打七道中学的操场,像要在地面刮出口子。南方的冬日和北方一般干燥,但这个周六反常地下着毛毛雨。还有三十分钟便是篮球级赛出线的“生死战”,高二(1)班四人只能躲在水泥场旁的教学楼屋檐下,对着近在眼前却不能玩耍的球场呼气搓手。

“怎么还没来?”

和6班的晋级战就要开始了,1班却连五个人都凑不齐。韦斯奇耐不住性子,又不好意思发作,只好拿着篮球,独自冒着毛毛雨到场上投篮。

因为高二学业紧张,级赛赛程缩水,还排得紧密,小组赛只有两场,都是决定晋级的关键战,所以本是很有看头的第二轮,被安排在第一周周六。

在自由却不自在的周末,跟补习、校艺术团表演和出外玩耍相比,级赛完全算不上活动的首选。突如其来的毛毛雨还驱散了缺乏热情的观众。同时,有多场高质量的大战上演。在大家印象中,1班和6班实力不强,也没有什么篮球氛围,他们之间的比赛无人问津再正常不过。

不过对斯奇来说,这场比赛就是比天大的事情——这是他在七道证明自己的第一步。

“还打不打啊?”捉摸不定的雨势,让同学们催问的语气有些烦躁。

对此,文体部的干事也很无奈,只能拿出大拖把,“看天气,如果比赛开始前雨停了就打,我们扫扫水,扫干了就开球。”

感觉比赛可能要取消,胡格语感觉他这趟来亏了:周末他其实还是更想约会的,只是今天双十一,哪都做促销,摸摸瘪瘪的钱包,感觉不能整天逛商店,还不如回校打球吧,结果到了才发现1班加上他才5个人......

“在干嘛呢?怎么还没来?”格语听见韦斯奇对着手机抱怨道,听说话的内容,电话那头的应该是简自立。

这韦斯奇也是,天天都要打篮球,难道他没有别的事做吗?

周末没人打球太正常了,今天又是光棍节。格语往四周一望,脱单的很多没来,来了的多数把对象也带过来了,自己身边的基本是光棍。把地面刮裂后,冷风继续吹,似要把光棍们都吹成冰棍。

顶着寒风又不方便上场打球,格语瑟瑟发抖,打心底想窝在床上睡觉,身边都是昨天才见的人,该聊的话题也都聊完了,让他感觉很无聊。

谈恋爱后,格语感觉他们脱单狗和单身的兄弟有了些看不见的鸿沟:大家出去玩的地方都不一样了,“给女朋友买什么口红好”这样的话题也不是人人都能搭上话。

厌倦了手机门户网站的垃圾信息,格语抬起头。“好久不见啊铁汁们。”6班有不少格语的老同学,分班后大家分散到不同楼层的教室,见得不多。这番“久别重逢”,他还是挺期待的。

对高二级所有人来说,6班都是一支神秘之师。他们是国际班,班里的学生将来都是打算出国留学的。不少同学在学校总是来去匆匆,连人影都没有,篮球水平就更神秘了。

高一打野球,格语感觉跟着6班同学打总是能赢,他们看起来不是很强,但每个人都能打,实力都不错。升学后,6班打球好的同学基本还在。

6班的老伙计里最厉害的是个子接近一米九的中锋Michael。他高,投篮准,盖帽也凶,但好像不屑于在学校虐菜,打野球基本在校外。听说他为了到美国进修篮球,高一暑假去特训了,现在格语很少见他,也不知道他转学了没。

因为学校和6班打过球的人很少,所以他们是名副其实的神秘之师。有人说他们很牛,有人说他们很菜。上了高二,格语也不知道他们水平如何。

雨点逐渐稀疏,这场摇摆不定的比赛看来要开始了。格语对比赛并不紧张,但想到要见老友,脑子却有些发热。回想高一,他对这场比赛有个强烈的预感。

在斯奇骂骂咧咧的叫嚷声中,格语听到自立应该是放鸽子了。

“请双方队员到技术台检录!”

检录了,1班只有五个人,这意味着他们要是有人受伤、犯规够数,基本可以弃权了。

不过另一边,6班则是一个人都没有......

可看队友们在冷风中耷拉的样子,要是Michael来了,这个状态怕是又要挨打咯。到时韦斯奇会不会又要发作呢?格语和斯奇打篮球配合不错,但是不喜欢他一输球就闹脾气。

“离比赛开始还有3分钟。”

对面球场空无一人,斯奇还认真地投着篮,看他紧张的样子,格语觉得蛮好笑的。

“首发请列队……”

虽然开场了对手还不见踪影,但斯奇还是很认真地布置应对无人可换的战术,不过大家没心思听他说话,可能是没见过这情况,都在想对手干嘛去了。

“哔!”比赛时间到,两位裁判走到中圈,6班还是一个人都没来。

“还没人接电话吗?”催了又催,文体部的同学也不耐烦了。

其他场地都火热开打了,观众也慢慢聚集起来,只有1班和6班的场地还是毫无动静。队友们都呆呆地望着其他比赛,格语也不禁纳闷:难道这次他们要搞突然袭击吗?

“十五分钟了!”看表已久,记录台老哥终于盼到了这刻,“6班弃权,请1班队长到记录台签字。”

“啊?”等了半天,还以为对手要酝酿什么大招,结果弃权了?

全体蒙圈的1班人中,格语首先反应过来,推了斯奇一把,“签字啦队长!”

斯奇如梦初醒,走到记录台哆嗦地把字签上。“20:0”

“哈哈,果然又是这样。”此情此景,格语感觉去年熟悉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高一,第一次打级赛前,6班人打野球扫了几次场,于是他们纷纷抛出豪言壮语,说得要统治学校一样。

可是到比赛日前两天,大伙一个个都有突发事件,十几号人,最后能到场的才三个。

即使这样,格语还是挺想打的,和队友不同,他在校外没有那么多打球的机会,于是他还去问文体部能不能三打五,答案自然是否定。

对这个尴尬的情况,6班做了个敷衍的决定:直接弃权太没面子了,不如比赛当天放对手鸽子,回头再说人不齐。所以,那次格语直接没有到场。

有过这个经验,赛前格语多少预料到这个结果。虽然浪费了些许时间还打不上球,但是不用再受冻等待、可以提前走人了,他还是高兴地打了个呼哨。

一片去意中,斯奇突然冒出一句挽留:“我们要不要自己打一下?”

“算了吧。我们五个人,连三打三都凑不齐,要么下次?”

“我打!”看韦斯奇有些尴尬,潘子桦站出来说道。

不战而胜的结果尘埃落定,大家伙都穿上外套,离开球场,各自找乐子去了。

赛前,格语就问女朋友今晚有没时间,离场后他低头看到了一串开心的颜文字。“我现在来。”格语双手扯着外套内侧一扬,“走起!”他抬头一看,见到两个走向球场的男生穿着同款衣服,这衣服,好熟悉。

“BASKETBALL IS MY GIRLFRIEND”

这,好像是范抒意说,双十一他想买的衣服。

格语英文不差,也喜欢篮球,可他看不懂这什么意思:篮球为什么会是女朋友呢?篮球不能亲热,更不能给你生孩子。这文案给人一种好孤单的感觉。打球就是娱乐,哪能和约会比。

上次6班弃权,他也是去约会,结果那次过后没多久,他就泡到现任了。

临走前,格语回头看了眼刚才他们在的球场:子桦正给斯奇捡球,斯奇打完铁,使劲摇头,一副有劲使不出的样子。见状格语也摇了摇头,他不理解斯奇为什么会对打球这么执着,这样怪不得这可怜的人儿没女孩子喜欢了。

入夜,冷雨再起,见到在校门外等候的蔡梓箐,潘子桦上前赶紧把她搂到怀里,而斯奇则抱着篮球往反方向的宿舍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