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23话 得内线者得天下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2922字
  • 2021-07-03 16:20:22

背打,是大体重球员的致命利器,如果没有匹敌的重武器,只能原地等死。

很多时候,背打好可以一招鲜吃遍天。大雄就用简单粗暴的背打再次无情地碾入1班腹地深处,顶开对手孱弱的内线打进加罚。“AND ONE!“,这已经是他第四次走上罚球线了。

场下眼看1班无力追分,趁罚球暂停,韦斯奇赶紧蹦到技术台做换人手势。

脚踝伤势未愈、也不了解对手的斯奇,开场前还以为这场热身赛光磨合也能取胜,甚至没打算上场。4班强点确实不多,但他们凭着一个大中锋就把1班的内线打得稀烂。

上场前,斯奇努力挪动包得跟粽子似的脚踝,使劲拍了拍胸前的“一”字,这件班服本来是给校运会用的,现在已经被提前当作队服了。

“要赢一场普通班!”被自己的执念赶上球场后,斯奇又感觉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回场边。

“你干嘛去了?”

上周末训练前,走路不灵便的斯奇一跑动,就被黄汉强教练察觉到了。

“放学打球不小心受伤了。”

“都叫你在学校别......别练了!”说罢黄叔叔把斯奇推回替补席。

“没有对抗呀,就是无妄之灾。”斯奇感觉被教练误解了,但把话藏在了心里。

“你怎么了?”看见小伙伴坐在场边,胡信庭特意停下热身来问。斯奇也没有理会他,就这么坐着。

战术训练中,吕教练继续用老套的站桩内线要位打法;对抗赛上,信庭依旧在三秒区肆虐。

“好球,信庭!”把黄叔叔的麾下打得灰头土脸,吕教练乐了,“你们往里给球前多导几手,给中锋拉空间,继续锤他们内线!”

控卫过了半场就是想办法喂球给大个子,内线打不了分出来有空位他们才能投篮。这样的搬运工角色,还只有个人能力出众的小个子才配得上,像斯奇这样无后台、无身体·、无经验的“三无”人员上几分钟不错了。噢,他今天还受伤,那下次出场顺序再往后稍稍......

教练队友对内线的重视和赞扬,让斯奇感觉自己的存在感更低了。

“青训赛打不了,回到1班,球想要都是我的,总可以发挥了吧。”

斯奇没来得及多想,第二个罚球就弹框而出,大雄自投自抢马上回给外线,4班继续把1班按在半场打。

似乎早有商量,狡猾的4班球员绕开斯奇的覆盖范围,跑位、掩护、传球,想尽办法让大雄远离斯奇的防守,攻打1班的薄弱部位。

大雄再次如巨石般碾入对手内线后,被他的肩背肘多次伺候的1班防守球员已经惧怕,直接缩开,目视他轻松放篮。

“我X,这胖哥猛啊!”斯奇忍不住嘟囔道,“防守又丢了,进攻打回来吧。”

刚上场,斯奇还是先给队友做球,可受到开场不顺影响,1班其他人的状态迟迟未能打开。

经过凤火的训练,斯奇的脑子转得快了许多,在这情况下马上做出调整,不顾一切地换防胖哥,用玩命般的顶防和干扰让他无法继续轻松单打。

面对变化4班继续坚定执行原有战术,在大雄接球前不停掩护让他游走于两侧。虽然斯奇能勉力跟防大雄,但是频繁的换防后,1班其他未经训练的队友经常对不上位,总会露出漏洞。4班就是打简单的内外连线,可1班始终无法应对。

一通换位后,高以锋总能出现在大雄视线侧,接球发挥神射手本色,每记三分都是定时炸弹,出手既快又准。

“以锋!”看到梦中情人表现英勇,张彤彤忘情欢呼,忽视了男友简自立的存在。

“胖哥这么X,校队好像没见过他啊。”

队友被全面压制,斯奇只能靠自己进攻打开局面。但对手的高投篮命中率和积极前场篮板拼抢,极大地削弱了他最拿手的快攻能力。脚踝扭伤未愈,也让斯奇无法发起有效的反击。

慢慢发现开场挖的坑不是说填就能填的,斯奇开始放下“随便打也能赢”的科班包袱,自己持球进攻,可他还是不想先动用“核武器”,看对手给了些空间,运到弧顶就外线出手。

可一出手,斯奇就感觉不对,赛前他并没有做好上场准备,热身不充分,球偏离了弹道。

未能命中首球,让他的心理产生了波动,出手明明感觉不错,最终却总是与进球失之交臂。

在斯奇开始外线投篮后,1班往往只能从进攻端空手而归,甚至被4班打反击。阵地中,4班持续利用大雄这一个强点打开局面。全面失守后,1班每个回合进攻一旦不进就是崩盘。

投篮经过千锤百炼,面对空位,也果断出手了,斯奇却往往只能铩羽而归。

“怎么会一个都不进?

手风不顺,斯奇没有怄气,继续调整,终于拾起了赖以维生的突破打法。

“胖哥虽然看起来虎背熊腰,但是移动慢,手臂短,护筐能力并不强,可以通过高速移动和节奏变化去冲击他!”

一念过后,斯奇一脚油门踩到底摆脱上线防守,冲进三秒区打大雄立足未稳一个节奏变化接欧洲步挑篮!协防的对手已经失位,但不甘轻易缴械,全力把他放倒。落地时斯奇绷紧的右脚踩中了对手的脚面,此前受过伤的脚踝再次变形......

“下来!”

一片惊叹中,场边传来一声棒喝。

“我叫你下来!”

虽然疼痛,但接到裁判的罚球时,斯奇扭一扭脚踝,还想继续打。可熟悉的声音,让他惊愕地转头望向场边。所有人都看向场边,惊讶这个中年人像教练般指挥着斯奇。

上周末训练时,斯奇答应黄叔叔回校后休息不打球,没想到教练竟然跟到学校来,他只好乖乖地下场,好不容易在凤火打上球,要因为没听教练的话被开除就亏大了。

“没事兄弟,”两只手搭到斯奇的锁骨上,原来健爷来看球了,“今晚宵夜。”

韦斯奇下场后,失去了发动机的1班彻底熄火:外线被逼抢得难以通过半场,仅靠几次惊险的传球零星得分。内线也再无还手之力,三人被4班胖哥打得犯满下场,几乎全军覆没。比赛后段,观众们基本就在看4班罚球。

在野球场,都说胖韩雄打球无敌,可是大雄的胖被篮球队嫌弃却不为人所知。

去年,韩雄在校队选拔半场比赛中表现抢眼,在七道教练的名单中名列前茅。可是一旦打全场,大雄移动速度慢的弱点成了被针对的死穴,因此在校队他只能把板凳坐穿。今年出征区赛,大雄的出场顺序又被排在末端。有劲没处使,他感觉浑身不爽。

1班自信满满的约战,让怒气值攒满的大雄找到了发泄口。1班高大的内线群,在他看来就是几撮麻秆。赛前喝了两罐红牛的他找到了人生17年以来的最佳状态,疯狂蹂躏1班的内线。

眼睁睁看着分差被越拉越大,斯奇双手捂头。观众的笑容,好像都是对他无脑自信的轻蔑:重点班打球有啥好牛气的,不还是被普通班踩在脚下?

“重点班的还来打球?读你的书吧!”

混沌的脑子里,斯奇又回想起高一参加校队选拔这句刺痛他的话。此时,4班高以锋下场,斯奇望着以锋怔住了。

“当时说这话的人好像是他?”

恍惚之中,1班众将陆续灰溜溜地走下场收拾书包,斯奇也想跟着离去。

“别走啊!”黄叔叔拉住斯奇,瞪了他一眼,“输球就不能给队友总结下?”

斯奇愣了下,在凤火赛后总结会他从来只有听的份,他还没有试过自己主持。

即使措辞花了些时间,斯奇开口时还是有些紧张:“首先,我自己没投好......”

听完斯奇的“检讨”,队友们纷纷打开了话匣子。

“内线顶不住啊!他硬怼只能犯规,怕撞伤,后面他进来就只能放了,不然犯规还有可能赔个2+1......”

“我尽力啦,防是肯定防不了,进攻再不进就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说实话,他们逼抢时我贼怕掉球,拿到球就想找你传,看你表演哈哈。”

同样是黄叔叔在身边,1班的队友们望着他,斯奇有了和在凤火不同的感觉——信任。

在凤火,自己是个被忽视的边缘人;在1班,自己是最被依靠的人。

散会之后,黄叔叔抛开了刚才的严厉,搂着斯奇的肩膀教导他:投篮有信心是好事,可是你远投一直不进,训练是不是还不到位?你要调整好进攻方式,才不会伤害球队......

如鸡啄米般跟着点头,斯奇感觉自己又要失眠了:投篮之前明明已经练得很准了,为什么比赛就发挥不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