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22话 毒奶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2994字
  • 2020-08-18 21:30:27

红墙绿瓦下,泉水顺池流淌,埔州中学的校门是市里闻名遐迩的拍照打卡点。

“这啥啊?”看完何子冉拍的照片,赵晓兰使劲拍了子冉一下,然后从他手里抢过卡片相机,接着指挥同伴摆姿势。“美朦,你男朋友呢?”

午后街道宁静,这两对情侣完全没留意到埔州中学里面正在打比赛。

“耶!”白蓝10号球员硬扛绿队9号楚天依打进加罚,哨响后队友冲来与他撞胸庆祝。

七道校队的替补席成了一片死绿。

“20-40”,“主场”作战的他们,被格致实验中学按在地上摩擦。

本来这场热身赛安排在七道主场打,但是由于球馆要出租,七道只能借用邻居埔州的球场。

埔州中学和七道中学仅一街之隔,因为埔州是以当地地名命名,历史也更悠久一些,所以即使七道中学在埔州,很多人都只认得埔州中学。经过多年发展,七道现在已经比埔州更强,无论是在学习还是在体育上。至于篮球队,七道更是遥遥领先埔州。

而七道校队的主场衫红体育馆,是传说般的存在。

据说,在衫红体育馆,七道就没有输过。

这个不败神话似乎无从考究,但也真实地存在着,因为校队比赛经常不对外开放,开放时观众们看到的比赛确实是全胜。

高一时,慕衫红体育馆全胜之名,韦斯奇来看过一场区赛。那场比赛七道轻松取胜,对手正是埔州。除了那场外,斯奇就没看过校队的其他比赛了,所以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次听说校队周末热身赛主场打老牌强队格致实验,斯奇就提前从家里赶回学校看球,没想到要比赛移师埔州。

在国外,同地区的球队基本是死敌,这种“有你没我”的对立,被称为德比文化。但七道和埔州号称“兄弟”球队,在领导的推动下,两校时常会有交流活动。不过,体育友谊赛两队总是掐得头破血流,吵闹的广播,观众的隔空喊话,都证明学生间有多么较劲。

因此,埔州校方邀请七道来比赛,埔州球迷却基本没人给七道加油,七道球迷本不多,也不会去埔州讨没趣,现场就没有什么观众。

空空如也的观众席上,韦斯奇和室友们走到七道替补席旁,却和他们隔开了一排距离。看球时,斯奇有一种矛盾的情绪:校队如高冷女神般把他拒之门外,这让他很难给予祝福,但作为校友,还是应该支持母校赢球。

开局,在埔州体育馆,身着绿衫的七道校队打出了主场的感觉,连续三分命中还让对手连连打铁,格致不得不在首节就叫暂停。

“就这?”斯奇的反应和很多七道替补球员一样:这市冠军好像挺好打......

和格致实验中学其他优秀的代表一样,格致男篮曾拿下多座市赛冠军。他们拥有市里最好的生源。能披上格致的白蓝球衣,是不少小球员的目标,也是家长们的骄傲。

这是斯奇第一次亲眼看格致打球,白蓝军团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强大。“这几个,我好像见过。”格致阵中几位主力,斯奇在凤火打其他俱乐部时似曾相识。他们和斯奇一样打不上球,在这片场地上却能代表名校首发,这更唤起了斯奇怀才不遇的感觉。

随着比赛的推进,格致校队很快为自己正名了。他们把强度提高,手感慢慢恢复,七道微弱的领先在首节末端就一去不复返。原来格致只是开场打了个盹。没了衫红体育馆的加成,七道和强敌比赛似乎毫无还手之力。

完场前,斯奇脱口而出:“校队也就这样,级赛干就完了。”

“小case啦奇哥,”宋佳达笑拍斯奇的肩膀,“你单手打爆他们。”

“哈哈,你也可以。”斯奇飘了起来。

“让你们不选我,呵呵。”

充实的周末过后,斯奇收获了九月月考的好消息:他成功脱离了倒数前十,1班平均分也排名全级榜首。符理老师高兴了,给大家开启活动的绿灯。“周二体育课不用自习,大家可以自由活动。斯奇,篮球级赛你组织一下训练......”

在黄汉强教练身旁耳濡目染,斯奇现在更清楚备战要如何安排了。结合大家的基础,这次他去掉高一时繁琐的安排,从基本功做起。

第一天训练,1班练的都是最基本的传球配合。

“传啥啊,给奇爷单打完事了。”如果有吹牛专业,范抒意绝对是高材生。

“奇爷带队绝对赢球。”简自立跟着吹道。

“那可不!”周逸轩对着斯奇使了个眼色,接着就斯奇上周的扣篮胡吹一通。“上星期还扣了我兄弟一个,旁边的妞都在那叫啊......再来一手?”

“哈哈,别闹。”斯奇不喜欢太高调,也没有把握能再扣进。

表面的玩笑外,同学们心里确实觉得他们可以依靠韦斯奇赢球。

“我们的阵容真的很棒。”大家很相信斯奇,斯奇对队友也很有信心,“再怎么说,赢一场普通班稳的吧。”

好像所有人都认为,下周二和4班的热身赛,能看到重点班赢一把普通班了。

经过凤火系统化的锤炼,斯奇也觉得自己打校内比赛没什么问题了:只要我能拿二三十分,还愁赢不了球吗?

因此,这次备战斯奇也没再叫队友放学训练。

周三放学后,斯奇和往常在操场练习投篮,捡球时碰上了在等女朋友的潘子桦。

“你现在能扣篮了吗?”打完招呼后,子桦想起昨天听说斯奇能扣篮了,便好奇道。

要说扣篮,虽然斯奇平时很少逞英雄,但他还是很想露一手的。子桦这样开口,斯奇就想趁机给他表演一个扣篮。后退,助跑,起跳!

可惜,他的腾空高度不足,把球扣飞。由于没抓稳篮圈,斯奇的身体有些失衡。恰好篮下有只球滚出来,他落地时控制不住自己,刚好一脚踩在球上......

咔嚓!

崴脚的瞬间,斯奇的心像是掉入冰窟,等反应过来,他感觉自己的脚踝好像断成两截了。

在地上打滚几下后,他睁开眼一瞄,看见脚踝肿得跟馒头似的。

明明可以不扣,也可以躲一下的......在被子桦抬回宿舍的路上,斯奇脑子里没别的想法,就特别后悔。

晚上,室友回得比较晚,斯奇也没和他们说自己受伤了,早早休息,却还是疼得睡不着觉,因为脚经常碰到床尾。他的身子最近长高了不少,直着身子睡,脚就偶尔会碰到床尾。因此他只能侧躺,还要小心翼翼地把脚抬起来,才能勉强入睡。

第二天,斯奇没和室友一起吃早餐,一瘸一拐地走进教室,。

“怎么了?”知道情况的子桦第一时间凑过来,“感觉有好些吗?”

斯奇摇摇头,然后回到自己座位。

到早操前,他都没怎么听课,整个人心神不宁的。

“还能打级赛吗?”

走楼梯都麻烦,早操前斯奇只能跟老师请假,这是他读书以来的头一回。

班里总有一些每到做操就呆教室的家伙,斯奇现在看到他们在做甚了:写作业、看书、聊天......有人宁愿留在教室玩手指,也不想下去走走,总有这样那样的理由请假。“其他班偷懒的估计更多吧?”斯奇走出1班教室,四处探望,每个班都多少有这样的同学,他寻思军训时的“病号连”好像就是这些人。

走回座位坐下后时,斯奇感觉脚踝又隐隐作痛,于是掏出家人买的正骨水,在教室里喷药,一股刺鼻的味道,吸引了“病号连”同伴异样的目光。

每次关节疲劳,斯奇都喜欢用正骨水消除,这回他买了大瓶,一天喷几次,直到睡前。

清凉的感觉,让他得以安稳入睡。

美梦过后,斯奇醒来时感觉问题不大,可是一下地,酸爽的感觉又来了,这正骨水治标不治本,还是没多少好转,他又要像瘸子似的去上课。

昏昏沉沉地混完几节课后,斯奇眼巴巴看着每周最快乐的体育课到来,自己却只能呆在课室,一人写作业。写了十几分钟,他终究还是没坐住,从后排拿起篮球,顺着楼梯脏兮兮的扶手溜达到操场。

下到操场后,他找个无人地带,按网上各种教学做着恢复训练,疼得呲牙咧嘴,自觉没劲又拿着球走上角落的球场,但是连罚球都费劲。

再度打铁,捡不动球的斯奇远远往跑道望去,1班的同学们还在百无聊赖地跑着步,看来今天自由活动的时间不多。

等到体育老师把球车打开,大家一窝蜂冲上前,训练的劲头比之前都认真得多。

看得莫名感动,斯奇又觉得自己这时候受伤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下周二要和4班比赛,级赛也快了。”斯奇对着篮板想,“这周末就要去凤火训练,这熊样,肯定瞒不了黄叔叔。好不容易能有机会打,我却......”

怎么办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