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20话 挂科了,打个球……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3640字
  • 2020-12-13 21:59:43

“我就在这看着你,哪儿也别去,”马老师握着教鞭,双手插在胸前,“把第一单元抄完再走啊。”

操场的习习秋风吹不到闷热的办公室里,韦斯奇耷拉着脑袋,对着单词本艰难地摆动笔杆。

斯奇不惧怕和任何阻碍他自由的事情对着干,但这次理亏的他没有二话。

这是他连续第二次英语听写不合格了。上周,午休前也是马老师把他叫到办公室,把第一小节的单词抄一遍。斯奇觉得这是浪费时间,于是他把单词表中间的单词抄漏几个,趁老师出去,就把本子撂下溜出去打球。

自从潘子桦开始恋爱,韦斯奇就很少和他共处了,室友周逸轩则有点取代了他的位置。上次听写斯奇和逸轩都没合格,两人都被马老师罚抄单词。在这个本来打球的时间,两人都是身在办公室心在操场。选择偷工减料的斯奇先走一步,选择草草抄完的逸轩则只能晚到。他们的努力程度似乎直观反映到了第二次听写的结果上,逸轩刚好过了六十分,斯奇则要二进宫。

这次落到马老师手里,斯奇不敢动弹了,要是再出啥幺蛾子,被告到级组可没好果子吃。

为了下午的统测,斯奇也要乖乖地记单词:英语是最令斯奇头疼的科目,高二难度上来了,再不背几个单词可能要挂科。

上高二后,学业变得愈加繁重,开学才一个月,大小测验就纷至沓来。

由于单学期没有足够的时间留给课外活动,七道中学的篮球级赛有个传统,高二和高一不同:小组赛在上学期进行,淘汰赛则延期到下学期。

分班后,各班的实力更加倾斜了:楚天依、赵凯标等多数校队高手不约而同地选择文科,文科班男生少,于是组成了一支豪华的文科联合队;剩下的校队成员基本到了10班;原班人马出战的体育班9班成了新晋夺冠热门,因为来了个篮球特长的插班生;与强队截然相反,有些班甚至凑不齐五个人。

如此分化后,今年高二16个班只有12支队伍参赛。因此分组赛制有所变化:12支队分为4组,每组第1名晋级四强。

不知桃花运势是否有加成,子桦抽签的手气爆棚:1班避开了所有强队,和仅仅勉强凑齐阵容的6班、理科重点班3班分在一组。

抽到好签,让1班更加不关心级赛了,毕竟奥数、机器人、编程这样的比赛重要得多。

不过,斯奇还会琢磨下未来的对手:小组赛的两支队真的没啥威胁,只要正常发挥就能轻松晋级。问题是,出线后很可能要碰到体育班9班,里面都是特长生,身体素质超群。高一他们没有打进决赛只是因为没有练习篮球而已。他们这学期来的那个插班生似乎自带主角光环,一打球就会引起很多人围观。

出抽签结果后,斯奇慕名找了个放学时间来观察他的训练:扣篮轻描淡写,投球基本空心命中,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角色。

看了半晌,感觉到提前降临的夜幕,斯奇发觉自己在浪费时间了,他赶紧跑步回宿舍拿球训练。

高二,离高考又近了些,在校学业压力加码,周末还要去凤火俱乐部,让他平时训练的时间更加捉襟见肘。

夏训后,凤火俱乐部没有放弃斯奇,黄汉强教练叫他每周末过去训练馆练球。为了在训练中不居人后,斯奇每天上学都按黄教练的指导练至少三个小时。

为了挤出这三个小时,现在斯奇每天除了打球和学习,基本什么也不做。为了提前写完作业,他在学校放弃了聊天,上课、下课、午休,不做完不间断。

除了午休和放学这两个时间,斯奇还会用体育课来练球。

周五上午压轴的体育课总是让人心情愉悦。蓝天白云下,斯奇又要踏上每周一次的塑胶场之旅。现在高二(1)班的体育课被安排和低年级一起上,他是高年级,站在塑胶场上有底气了。

这周各班的自由活动都来得很早,5班先占领了塑胶场,1班随后赶到,两队人自带的篮球在空中和学校的篮球混在一起,似乎只有比赛才能避免它们误入他手。

“打全场吗?”

“来!”斯奇没想到,队友们痛快地接受了对方的邀请,这似乎是他上体育课第一次和其他班打全场。

开球前,因为1班多数同学愿意做替补,所以他们的首发确定得很快:韦斯奇、简自立、周逸轩、范抒意、宋佳达。

赢下猜拳,1班先开球。本来,控球到前场基本由斯奇负责,但这次逸轩主动承担了这个出风头的活。斯奇本来有些不放心,但队友的发挥给了他惊喜:运到前场后,逸轩看到对方防守松散,直接中路突破,跳步对抗轻松打进。

守住对方进攻后,下一回合,逸轩继续持球单打,这次对手防守力度加大,他便叫抒意来掩护。抒意虽然不高大,但是身板非常结实,把盯防逸轩的小后卫牢牢挡住。造成换位后,抒意顺势坐进内线要到位置,接逸轩的传球连拱几下来到内线,转身轻松擦板打进。

几次攻防转换吸引了一些体育课无所事事的观众,被连下两城的5班面子有些挂不住了,回头趁自立没留意上篮还以颜色。漏人后,自立大叫一声“我的”,接着主动要球过半场。自立抵达对方阵地后,抒意心领神会到弧顶接应,接着自立来到熟悉的左侧45度中投区域要位,接球后晃肩,一顿,一转身,往里一钻,突入内线斜身打进。

三个得分回合,斯奇基本没有碰球,这是他高一不敢想的事情。

5班换人时,1班多数人选择在场下观望,直到队友喊累了,胡格语、章予才、文之道才上场。换人后,趁1班手感下降,5班连续追分。此时,斯奇开始要球进攻,里突外投,取分予取予求,夏季保持至今的苦训让他的投篮十分轻松。

打出这波攻击后,斯奇一接球便会引来包夹,这样他又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分球节奏,开始盘活全队:近两米的达叔拉到外线投三分让对手无能为力,之道在内线边缘接球上篮手拿把攥,予才埋伏底角位总能空位命中......

受防守瘫痪的影响,5班的进攻也失去了气势。看到对方传球有所犹豫,格语预判到路线半路拦截,把球捅走后马上往前飞奔。接球的斯奇不用再在快攻中担当箭头,只需往前一丢,两分即刻到手。

5班没给什么身体对抗,让1班完全掌控了比赛。

虽然对手不太强,但队友都很棒,更可贵的是大家默契不错,即使来自高一的不同班级,这让斯奇对级赛信心大增。

感觉还没打几个回合,难得的二十分钟自由活动时间就走到了尾声,响亮的下课铃把同学们拽回课室。斯奇还想多投几个球,但也只能随队友们离去。体育课的快乐时光总是如此短暂。

随进课室的末班车到站后,斯奇赶紧滚到自己的最后一排蜷缩起来,但他那股刺鼻的味道顺着空调的冷风飘散,还是让周围的女生皱眉捂鼻。

中午前的最后一节是英语课,已近正午的阳光下,斯奇低头让汗水滴落在地,等待着马老师上课的呼唤,却迟迟没听见她那句“Good morning, boys and girls.“。

感到纳闷的斯奇抬起头来,发现科代又在给大家发卷子。“太好了,老师又想偷懒。”正当斯奇以为这节自习课可以放松之时,却听到了马老师晴天霹雳般的声音。

“韦斯奇!”马老师在窗外喊道,“过来!”

去往办公室的路上,联想到昨天的英语测验,不祥的预感让斯奇头皮发麻。

“你看看吧......”马老师捧出改到一半的英语试卷,放在最上面的是斯奇的卷子,为数不多的答案上,全是红叉叉。

回忆昨天统测,斯奇在看题目时就隐约感觉有诈。

“咋上来就那么多填空题呢?”

由于不记得单词,斯奇把听写的答案填了又划划了又填,老师“不要涂改”的忠告完全被他抛在脑后。

做了一页终于到了选择题,按以前屡试不爽的“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原则,斯奇感觉答案的长短像是天造地设,顺风顺水地写到了作文。

“就说咋感觉这么容易呢?原来是被老师套路了!”望着试卷上大大的“54”,斯奇憋屈得不行,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挂科,而且总分还是120分......

为了给斯奇点教训,收完卷子后,马老师先把斯奇的掏出来改,结果不出她所料,于是她还没改其他同学的就用课堂时间找他谈话。

“下星期月考了,重点班第一次月考就不合格的学生我没教过啊,希望你不是第一个。”马老师说话时就差把“活该”两字写在脸上了,“我跟符老师说了,你下课后跟班主任聊吧。”

回教室时,对老师的“嘲弄”,斯奇也觉得自己活该。

高一冲击平均分成功,让斯奇感觉自己已经达到重点班中流水平了,但他没注意到,班里其实有很多中考超常发挥的同学。经过分班,高二不少更有实力的同学加入后,竞争变得更加激烈。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这次挂科前,斯奇已经跌到班里的下游了。

环境还是其次,斯奇也明白自己尝到苦果的真正原因是应付式态度:他总是看起来很认真地刷作业,其实只能勉强做完,没有学到东西。

对成绩向来心很大的斯奇,第一次开始在意自己的分数。

他没太担心自己的前程,主要是感觉自己让别人失望了。昨晚爸妈还打电话问自己最近学习行不行,斯奇还拍着胸脯说肯定行。现在直奔榜尾而去,他觉得很羞愧。

下课后,斯奇走到符理老师的桌前,看到逸轩悻悻地走出来,“Good luck,兄弟。”

逸轩考语文也挂科了,看来他刚刚才和符老师谈完。

“斯奇,听马老师说......”简单交待约谈动机后,符老师直奔主题,“我也喜欢你们花时间运动,但前提要保证学习呀。”

符老师语重心长的建议,斯奇却是左耳进右耳出。楼下的拍球声似乎有魔力,让他目不转睛地望向窗外:那是文科联合队吧,呵呵,听说楚天依就没考过几次试,赵凯标也从来没及格过。

为什么别人挂科照样打球呢?

“感觉你很喜欢和其他班比。”符老师似乎一眼看穿了斯奇的心思,“你和他们不一样,要给自己更高的目标。”

“是啊。”斯奇应承道,“因为我是重点班的。”

看着文联队如火如荼地备战,斯奇丝毫没把符老师的话听进去,他的脑袋里除了学习还有不少事情,交织成一团搅动的乱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