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话 好好上学?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2029字
  • 2021-07-03 11:03:03

周五清晨,阳光透过翠绿的树枝,又是新的一天。

走在通往学校的书前路上,韦斯奇一边检查今天有没有带漏书本,一边想起了昨天放学与潘子桦的对话,他们昨天聊了很多,但他只记得其中一句。

“你很喜欢篮球吗?子桦问问题的样子很有好学生的范。

“是啊!”对这个问题,斯奇好像有常备的台词本,“我很早就有打了。”

子桦微微一笑,摸摸头,“噢我也喜欢打篮球哈哈。”

斯奇好像见到亲人一样,紧紧地握了握子桦的手。

找到同伴,让他感到很暖心,暂时抛开了落选的烦恼。

在交叉路口旁的百货大楼,韦斯奇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哎,那不是许杰晨嘛?”斯奇赶紧跑上去。

斯奇一直想问杰晨有关选拔的事情,正好遇见他,就迫不及待地问了。“你们昨天说啥了?”

“没什么,就是交待一周练几次这样的事。”

斯奇知道许杰晨在市青年队打球,他一直很向往这样的机会,就总是聊相关的事。

路上,杰晨也跟他说了很多“秘密”。

“其实这些菜鸡都是怎么进去的?”离教室就剩几级楼梯了,斯奇还在问青年队入选的事。

“很复杂的,一票关系户。”杰晨摇了摇头,“下午球场见。”他转身踏进10班的教室。

“好!”韦斯奇走进教室,兴奋地朝第一排的女生叫嚷“早啊!”。

她顿了下,一脸懵。

平时斯奇比较害羞,很少跟女生主动打招呼,也没有什么套近乎的心思。

然后他迈着小步,摇头晃脑,哼着歌,回到了自己专属的最后一排。

这是斯奇上高中第一次跟普通班的同学约球,普通班的实力比较强,让他感觉在学校打球终于有点挑战了。

早读,真的是世界上最无聊的事之一。

从小学到高中,韦斯奇早读时都是做嘴型,从来不上心。

今天,他倒是利用好早读时间,认真在思考一个问题:

为什么班里我打篮球最好,女生却都是跟别人学篮球呢?

开学前几天,韦斯奇唯一和班里女生打篮球的机会是下午的大课间。

大课间篮球场不够用,1班经常只能在场边锻炼,没有篮筐,打篮球的同学就只能运球了。

不知是做给谁看,韦斯奇在比赛时很少用的运球操作倒是在大课间秀起来了:体前、胯下、背后……没有选拔时的紧张,斯奇的动作非常流畅。

可令人尴尬的是,从来没有女孩子理他。

她们总是跑到潘子桦身旁,请教子桦和他的朋友何子冉,“嗨,你们怎么运球的呀?”

为什么这样子?

我打得真比他们好,怎么也有一个来问我吧……

带着对这个问题的好奇,韦斯奇终于撑到了下午最后几节课。

在重点班感觉很累啊,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斯奇不是那种轻描淡写就能考高分的学霸,上课要全神贯注听讲,下课得认真做完功课,否则连跟上平均分都很难。

就这么念书啊,盼了整整一个星期,盼星星,盼月亮,他终于要盼到周五的体育课了。

体育课前是班主任邹小芳老师的数学课,她教书有个优点,基本准点下课,因此下课铃声还没响呢,韦斯奇就蓄势待发,把他的回力鞋带系了又系。

当当当当……下课铃响,然而邹老师好像还不想听“谢谢老师”,不紧不慢地继续尺规作图,少有地拖堂了几分钟,这给斯奇不祥的预感。

讲完最后一道习题后,邹老师收起粉笔,徐徐说道:“体育老师今天生病了。”

才第二堂体育课啊!

您怎么就病了呢?

我不能接受!

可惜老师没有给斯奇唠叨的机会,她指了指韦斯奇,“斯奇,上讲台组织大家自习吧。”

从初中开始,韦斯奇就当班长,他没啥特别的想法,就是喜欢带着大家一起玩的感觉。

可是来了重点班,班长的主要任务就是抓学习,要在早读、午休和自习课轮流上台值日。

他不习惯啊,体育课老是说没就没了,好想带头造反。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以前这么干被处分过,爸妈要知道,不给自己打球就糟了。

斯奇回过神时,预备铃已经响起,他只得把纸笔拿上讲台,有气无力地管纪律。

“回座位啦……”

话说这个韦斯奇当班长啊,有管理的心,却没有那种能力。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了,斯奇才突然想起要大扫除,没提醒负责拖地的同学,人家跑路了,他愣是不好意思叫同学帮他搞卫生,又不好意思麻烦住宿要回家的劳动委员,没办法,只能自己上了,不然下周升旗时要挨批评。

斯奇眼巴巴看着说好一起打球的同学挨个到操场热身,真是心急如焚呀!

“你不走吗?”韦斯奇的耳边传来同桌章予宝的声音,她就是班里的劳动委员。

“想走啊,可我要等扫完地才能拖。”

“你有急事的话,我帮你拖吧。”

“好!”劳委说出了自己想听的话,韦斯奇心里窃喜,“谢谢!”

话音刚落,章予宝身边的闺蜜吃吃一笑,马上跟予宝道了别。

“这个不是早上我打招呼的那个女生嘛?”

望着她的背影,斯奇突然发现自己还没怎么接触过她。

“”她好像叫木美朦?哎?是‘朦’,还是‘萌’?

之前没注意看,短头发很可爱哎……

“小心!”予宝把水泼到斯奇脚上时,他才发现自己在原地呆了几分钟。

两人的动作很麻利,三下五除二把地给拖好了。

“你是走书前路回家嘛?”予宝擦了擦手。

“对,”终于能走了,斯奇的心已经飞到了球场,“不过今天我打球,先不回家。”

“好吧,”予宝一副若有所失的样子,“那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谢谢啦。”斯奇高兴地和予宝道别,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又错过了什么。

他把拖把扔到一边以为能潇洒脱身,却没想到把自己鞋带打得湿松,于是匆忙再次绑紧,便大步流星赶往球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