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15话 无兄弟,不篮球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3032字
  • 2021-11-25 19:41:53

清晨的夏雨早已停歇,但风火俱乐部宿舍屋顶的水还在漏个不停。

可能因为凤火名气最小,赛事组委会安排了最差的住宿。

“跟军训一样啊。”入住时,习惯了优渥生活的林宇贤一脸嫌弃。

和宇贤相反,韦斯奇东摸摸西摸摸,觉得他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无比珍贵。

斯奇做梦都想不到,在凤火三队训练一个多月后,自己竟然能进入外出比赛的名单。

平时队内训练时,斯奇基本是坐板凳。他虽然偶尔会有高光表现,但多数是在垃圾时间上场。因此他的入选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听说斯奇要入队,父母本想拒绝,黄汉强教练反复强调比赛不会影响学习,才把他带走。

这次拉练赛采用单场淘汰制,凤火三队第一轮就碰到了头号种子——弘县三队。

弘县是斯奇从小就仰慕的队伍,他们的职业组曾经是全国冠军,青年组想必也是顶尖水平。

比赛前夜,想到要对阵弘县,斯奇兴奋得睡不着觉,听到队友的打牌声,他干脆从上铺爬下来加入聊天室。

“那个妞可以啊。”发牌时,胡信庭对宇贤奸笑道。

同为边缘人,宇贤和斯奇比较相熟。但宇贤打球好看,人又白净,却是队里唯一有粉丝的球员。白天训练时,就有女孩专程来球馆看他。

“不太行,”宇贤嘿嘿笑道,“还是苍井老师得劲点。”

其他小伙伴心照不宣地跟着坏笑,斯奇则一脸懵。

赛前,弘县和风火的比赛被认为是最没悬念的对决。场上的景象也印证了这点:弘县队员的身材比凤火的大了一圈,两队人像是不同年级的孩子。

开场哨响,弘县就饿虎扑食地抢球,一副恨不得把对手捏死的样子。

“估计他们队内也在淘汰。”斯奇想。

凤火无论如何换人,身体都被全方位碾压,第一节就落后了近20分。

“斯奇,热身!”

虽然昨晚做梦时想象过自己出场的情景,但是斯奇没想到自己上半场就能上。

望见梦寐以求的球衣就穿在对手身上,斯奇开足马力上前贴防。看斯奇瘦小,弘县后卫也卯着劲突破他。在这充满肾上腺素的单挑时刻,斯奇首先冷静下来,他先把对手诱至底线,再用碎步予以压迫,造成出界失误。

“很好!”汉强冲着斯奇鼓掌,“就这样打!”

马失前蹄后,对位以牙还牙,想用碎步震慑斯奇的推进。但是经过队内训练,斯奇已经不惧怕对手的紧逼,即使传球线路被封死,他也能单骑闯过半场。逼抢无果后,对位急躁起来,伸手就想把球掏走,斯奇顺势反方向迅速转身。

就在斯奇以为成功摆脱之时,他没有注意到侧面伺机抢断的敌人,避开狼窝却又入虎口。球被协防半路截下,对手轻松上空篮得分。

对这次大意,斯奇自觉不应该,他转头望着教练,往板凳走去。

没想到,汉强竟然对斯奇竖起大拇指,还示意他继续打。

过后,斯奇的推进变得小心翼翼,没有再给对方抢断的机会。继续死掐对方发起点的同时,他偶尔还能找到对手的漏洞助攻队友。几次轻松吃饼后,宇贤找到得分状态,他的粉丝也疯狂了起来。听到女生的呐喊,凤火队员打起鸡血,慢慢缩小了分差。

眼看局势不稳,半场过后,弘县再次尽遣主力。

“首发和替补完全不是一支球队啊!”对方的主力回归后,飞天遁地的攻防转换让上场不久的斯奇也疲于奔命。弘县借此在第三节再度将比分拉开。

在学校时,斯奇感觉楚天依是最强的球员,可是在这里,所有球员都比天依强。幸运的是,得益于近日的增高,他并不怵对抗。见斯奇没有吃亏,汉强就把他留在场上。

身体的劣势没有折服斯奇,意识的差距却真正地击败了他。

对方一次眼花缭乱的无球掩护,让斯奇从未失手的盯人沦陷了:他误判了对位的内切反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敌人直插己方心脏。

“说话啊!”叫暂停后,汉强冲着斯奇劈头盖脸地训斥。

这场自己表现好,却还被批评,斯奇忍不住顶嘴道:“为什么就说我?”

此话一出,替补席的空气突然安静。

“因为你沟通太少,不和队友交流怎么行?”汉强的口气少有地软了下来。

“听教练的,”信庭附和道,“你看落后的时候,我也有跟大家开会嘛。”

“好吧,我试试。”

回到比赛,斯奇像碰碰车般在掩护中四处反弹,“跟!”他先是奋力挤过挡拆,“换!”再全速为队友补防。

汉强对斯奇的调整,让凤火散沙般的防守瞬间变得结实起来。

可惜这无济于事,他们此前落后过多,早已无力回天。

以如此一轮游结束征程,凤火的教练和队友都心满意足地回到更衣室,只有斯奇呆在球场,扶着膝盖不肯离去。

“一起吃宵夜吧。”换好衣服后,信庭把想回宿舍的斯奇拉住,“睡啥?有些人明天你可能就见不到了。”

队长这么说,斯奇只好赴约。可是来到酒局时,他却完全感受不到离别的伤感。

“来,开!”招呼队友在自己身旁坐下后,信庭向服务员示意拿酒。斯奇见状摆了摆手。

“啤酒也不喝?”

“果粒橙吧。”

酒到正酣,发表完前程似锦的祝福后,信庭对着队友们举杯:“弟兄们,干!”

一片摇晃的红黄白酒中,斯奇的橙汁有样学样地碰撞着。

没有酒精的刺激,第二天斯奇早早醒来,却看见自己身边已人去床空,走道上都是收拾好的行李。

没见过这种场面的他,心里感觉空荡荡的。

在凤火三队短短的两个月结束了。虽然自己的篮球梦可能也要画上句号,但是斯奇对训练营没有遗憾,只有感恩。他把球队的合照都收集到一个盒子里,打算珍藏起来。

结营后,高二开学不远了。

闲下来时,在家望着窗外的景色发呆,斯奇挂念起1班的小伙伴。“之前人家叫到我,我老是不去。开学分班了,想一起玩可能也没啥机会了。”想到信庭的话,斯奇拿起了电话。

“好呀!钟悦说去度假村玩。”子桦高兴地应道,“有女生去哦。”

“木美朦来吗?”斯奇脱口而出。

“不来。”

“噢,好吧。”

按钟悦的路线,转几趟车后,斯奇差点忍不住想呕吐。不过一来到度假村门口时,他就感觉好多了。这里空气特别清新,因为比较偏僻。

他没试过如此聚众出游,集合时,见到女生和其他班的同学,怯怯地不敢说话。

入住后,为躲避酷暑,男孩们在房间里打起了游戏。

“噢,你也玩水果忍者啊?”太久没见,何子冉都有些认不得斯奇了。

“是啊,我经常借人家手机玩,哈哈。”斯奇尴尬地笑笑。

“等等!”接到女朋友的电话,子桦停下游戏,赶紧跑到一边。

子桦接电话时,近海在旁边发出淫荡的声音整蛊他。

“嗯?瞒着我们?”子冉箍住子桦的脖子,“是不是兄弟?”

一番争斗后,两人互爆秘密:子冉抖出了和蔡梓箐的恋情,子冉则承认了和赵晓兰的绯闻。

“你......”斯奇捂住嘴。

子桦红着脸:“其他人没有吗?”

“没有,编都没有。”近海攥着手柄嘟囔道,“谈什么恋爱,游戏不好玩吗?”

午后,泳池清凉,大家都下水畅游了,只有斯奇在岸上听别人聊天。

他现在才知道,“近海”名字的意思是“家离海近”。

“你干嘛不下来?”钟悦浮在水面上问斯奇。

“我......我不会......”

斯奇还没把话说完,就被身后的近海推下了泳池。

“咕噜咕噜......“斯奇惊恐地在水里翻滚,触底后他本能地往上一蹦,头就露出了水面。

大伙笑得前俯后仰。

直到斯奇爬上岸,安全员才姗姗来迟,把这帮在浅水池跳水的熊孩子赶离了泳池。

虽然横生变故,但是这对导游钟悦来说不是问题。

“我们打篮球吧。”

度假村的篮球场在小溪边。黄昏树荫下,八月的热浪收敛起来,竟然会有丝丝凉意。

离开训练营,不用再为胜负拼个你死我活了,即使失误,也不用害怕下场,斯奇第一次感觉篮球可以如此快乐。

“啊!掉下去了!”女生们的尖叫声中,斯奇投丢的篮球掉进了小溪里。他自己做自己当,横着身子用竹竿把四处漂浮的球艰难地撩了上来。

中午吃饭时,斯奇心里还想着一周后的分班,现在这件事已经被他抛到脑后了。

“钟悦,晚上干啥?”

“上屋顶烧烤吧。这里空气好,能看到天上的星星。”

“有没认识的女生叫过来啊......”唐铭吐槽道,“我们几个男的一起看星星?”

果不其然,烧烤时,成双入对的情侣们吃得特别香,单身汉在其中总感觉少了点味道。

“分班我们不要分开,”对着星空,斯奇暗暗许愿,“一起再打一次级赛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