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11话 快乐篮球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3350字
  • 2020-03-26 20:20:37

周五,所有人都在忙碌,临近中午下起毛毛雨,稀稀落落的小区篮球场直接没了人气。

不过,管它风吹雨打,只要想打球,哪里都可以是球场——比如家里。

旧冰箱背靠的墙上,钉着一只漂亮的小篮筐:篮圈来自铁丝和502胶水的完美搭配,篮板采用垃圾场收集的纯天然木料,篮网则由尼龙绳全手工精心编织而成。

厂家做的篮筐固然好,可是太贵了,以前也不知道哪里能买到,干脆自己做吧。

为什么要放在这个旧冰箱上面呢?一,避免球掉下来砸到地板,被楼下邻居投诉;二,冰箱比自己高点,非常适合投篮;三,废物利用,还能放东西。

“我真是太聪明了!”欣赏完自己的杰作后,韦斯奇再次命中一记跨越客厅的远投。

比赛投篮怎么就不能像在家这么简单啊?

想起昨天一分难得的憋屈,斯奇捡起球,对着冰箱,冲起来就是隔扣。自制篮筐承重不好,差点被他拉坏了。扣进后,屋内只剩球反弹的回音,他一人望着阳台外的车水马龙,好像脱离了世界。

期中考试结束后,同学们都渐入佳境了,斯奇却因级赛分心总是做不完作业。今天心情不好起得晚,他更是谎称受伤请了假。

由于运动耽误学习,斯奇和爸妈吵过不少架,也不在意这一次了,反正最后卖个乖就完事。

“这该死的雨,看起来能打球又下个不停......”

不顾雨势加大的风险,斯奇准备出门练习投篮,正要动身时,他的电话铃响了。

“难道老师生气了?”铃声让斯奇有点慌,一看来电显示,却是近海。

“你在哪?”

“家里。”

“你怎么了?真伤了?”

“嗯......是老师让你来问的?”

“没有,别扯,说实话。”话筒对面的声音有点不耐烦。

斯奇想了一下,还是不好意思揭穿自己。“有点不舒服,在家休息。”

“别装了,”近海似乎早就猜到了答案,“星期天打2班,我们都来,就差你了啊。”

这场对晋级没有影响的比赛,斯奇没想到队友还会打。“我......看情况吧。”

“我支气管炎都能打,你咋不行呢?”近海用斯奇式的口吻让斯奇哑口无言,接着没给他一点思考时间。“下午小测,我准备睡觉了,你看着办哈”

斯奇被刺激得头皮发麻:无能、逃避、撒谎......他突然自觉特别羞愧。

挂电话后,没经太多思考,他就把球袋放下,换上了校服。

下午5点半,小雨后的空气特别清新,第一拨放学的幸运儿已经踏出了教学楼。

保安叔叔一打开校门,斯奇就溜了进去。为了有所交待,他特意来拿作业回家。

校道边上,他躲躲闪闪、提心吊胆地走着,生怕遇到老师。

走到1班教室旁,斯奇没有马上进门,而是藏身于走廊转角里,确认老师不在后,他才蹑手蹑脚地走近,可一到门口,就撞见两个人!

章予宝怔了一下:“怎么回来了?”

“拿......拿个作业。”

“你哪儿受伤啊?”木美朦望着斯奇问道。

“我脚踝扭了。”斯奇一激动就捂住了膝盖,发现捂错之后,他立刻把脚提起来,“哎呀!”

两人离开后,斯奇冲回座位,在抽屉里翻找练习册。看到黑板还没擦,他马上把登记本拿出来,挤到黑板旁抄作业。

“这波亏了,没上课,还要做作业。”斯奇边抄边想。

事实证明,他这趟跑得并不亏。

接到班主任的电话后,斯奇的爸妈提前下班回家,准备给他教学混合双打。

“我做作业,我做还不行嘛?”斯奇急中生智,掏出作业登记本,展示他改过自新的决心。

周日上午,斯奇就做完作业。午饭后他把一沓本子甩给爸妈,便大摇大摆地提早出门。

走在回校的路上,自觉紧张感提早来临,他就锤了几下胸膛给自己鼓劲。

可刚到场,斯奇的热情就被打消了一半:1班和2班的比赛被安排在最边缘的水泥地。风呼呼地吹着干裂的地面,让周末的球场更加无人问津。大家都来得很晚,热身时,手和球都像结了冰一样,完全没有比赛的感觉。

和1班一样,2班之前同样经历了两场大败。虽然双方都已出局,但还是要为荣誉而战,毕竟谁都不想垫底。

比赛前,两个班的同学相聊甚欢;开场后,对手之认真远超斯奇的想象:2班上来就使劲打1班身高不足的七寸,首发的三个高个子在攻防两端轮番压迫内线,每个回合的气势都让人感觉到必胜的信心。

斯奇从不畏惧身高压制,他觉得对手的高个都不难解决。

不过,近海防的那个眼镜哥似乎需要特别注意——其他近视的同学比赛时都脱了眼镜,而他则戴着专业的运动眼镜。

刚开始,看到对位个子高,近海就放一步看防。斯奇觉得这样的防守很正常,没有问题——高个的远投一般不怎么样,贴太近被过了也不好补防。

没想到,眼镜哥扬手邦邦命中几记远投,其中还有三分球。

眼见近海吃亏,斯奇打算换防。不过,他从小就打外线,习惯了和对手比拼速度,感觉和内线肉搏有点掉价,又觉得换防的话队友可能容易被过,于是他没有马上换防,而是拍了下近海的背,“扑上去!”

见到眼镜哥又要突施冷箭,近海提前奋力上扑,可跳起后,面前却空无一人,回头他才发现自己已被甩在身后!

虚晃一枪后,眼镜哥从底线直奔篮下。眼看已无险可守,斯奇终于下定决心来补防,全力一跃,舒展双臂,本以为大帽手拿把攥,没想到对手起跳后没有直接上篮,而是不可思议地从场外飞到了篮筐的另一侧。受到篮筐的遮挡,斯奇就是把手戳断也摸不到球,只能目送对手反身把球挑进。

“啊!”场边2班的后援团中,一个没穿校服的美眉对着眼镜哥喊道,“小立立好帅!”

“哇......好大。”近海盯着美眉嘟囔道。

“你说啥?”

“我说她......声音好大。”

“防守!”斯奇觉得近海防不住还不认真,就锤了一下他的头。

打开手感后,简自立没有继续要球,而是待在底角伺机而动,让队友继续打内线。近海忌惮他的外线,只能一直跟防。斯奇见势也想补防内线,可一放掉自己的人,第二回合就被对手的远投惩罚。

在射手的掩护下,2班的高塔在内线为所欲为,把1班打了个措手不及。

闪电战中,1班在开局阶段就遭遇了哑火。斯奇觉得2班不强,自己就没怎么打,全给队友投。可队友们似乎失去了上一场的手感。

死气沉沉中,只有何子冉命中了中投,听见他同桌赵晓兰尖叫,斯奇才发现场边有了观众。

2班命中率有所下降后,自立再次在左侧45度持球,沿底线突进。之前他已经在这里命中几记后仰跳投,近海不敢怠慢、步步紧跟,不料自立中途急停,以左脚为轴,右腿勾起,再次祭出金鸡独立般的后仰。近海哪怕胳膊再长一米也碰不到他,只能祈祷他投不进,无奈球再次顺畅地擦板入框,直接把1班打停。

“我们要赢,”暂停时,看到比分已落后两位数,斯奇打破了沉默,“把球给我。”

“不能输给重点班。”站在悬崖边,斯奇的求生欲被唤醒了:逼抢、抢断,上篮......“防守!”,球进后,他没有退防,而是把队友拉上来继续逼抢,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赢回胜利女神的青睐。

斯奇爆发后,和气的2班始终没拿出非常规的强度应对。经过几次尝试,斯奇的手感开始解冻,外线连续发炮已不可阻挡。1班就这样靠着斯奇的一波流逆转了比赛。

下半场,上完补习班,蔡梓箐才赶到球场。看到1班大比分领先,梓箐正高兴地要给子桦加油,却被斯奇吓得弹开。“他是要杀人吗?”打过不少大赛的她,也惊讶于这死亡之瞳般的双眼。

“防守!”领先后,看到队友有些放松,斯奇又开始大喊。可队友们无辜的样子,让斯奇呆住了:1班即使赢分,脸上也没有半点快乐,而2班虽然在输分,但没有任何埋怨,只有互相鼓劲。

1班全场分秒必争的极限防守,打乱了2班的阵地战节奏,也付出了惨重的犯规代价。

斯奇再次犯规后,裁判对着技术台做拉人手势,“1号,5犯!”,接着通知斯奇犯满下场。此前早已对判罚不满,斯奇的情绪发作了,“我哪有犯规?”,说完他就找裁判理论。见状,对手没有落井下石,反倒打起了圆场,“裁判近视眼,别计较哈。”

再不甘心也得服从规则,斯奇只能骂骂咧咧地离场,一看比分牌,才知道领先近二十分了。

下场后,斯奇把唐铭拽上场,没有看成浩一眼。看到成浩被晾在一边,近海按住准备开口的子桦,以咳嗽为由,直接下场让成浩也打打。

第四节,2班没有放弃追分,一度把分差缩到5分。“防守!防守!”斯奇和场下为数不多的1班观众焦急而竭力地鼓劲。幸好,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他们最后勉强守住了胜果。

不过赛后,2班看起来更像胜利之师,队友间有说有笑。脱下运动眼镜、换上AJ球鞋后,“小立立”散发舒耐迷人的清香,和刚才为他呐喊的美眉挽手而去。

“大家去奶茶店喝一杯吧,我请客!”看到1班小伙伴相互无言,晓兰就想活跃下气氛。

“有约了,我先走啦。”钟悦摆弄着发型说道。顺着他的视线,斯奇望见远远站着一个女孩。

如此艰难又不愉快地取得这没意义的胜利,斯奇强颜欢笑却不觉快乐:我赢了,可我输了。

“你们去吧。”

任由同学们结伴而去,斯奇留下独自投篮,在比赛失手的位置上一次又一次地加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