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10话 逃兵

  • 重点班球王
  • 卫奇案
  • 2208字
  • 2020-03-18 15:08:29

深秋清晨凉风飒飒,落叶都披上金大衣在校道上遛弯。

感觉有点冷,潘子桦穿上外套。“身子有点生锈,放学得跑几圈,不然运动会没状态。”

“早呀子桦!”路过2班时,一个排队打水的女生冲他打招呼。

她的名字是?

之前摄影社活动时子桦见过这个女生,但他不太记得她的名字了,只能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回一句:“哎,早!”

回到教室后子桦立马把笔盒掏出来,趁还记得刚才秋叶的景象,子桦赶紧把它写到“日积月累”里。

“语文不好,要多练笔。”他一边写,一边回忆着昨天学的内容,“语文是预习第四单元,数学复习到第二单元......”

第二单元!

班长准备上台带早读时,子桦一看黑板作业栏,才发现昨天数学第二单元有本练习册忘记做了。班主任邹老师的作业交不上,后果很严重。于是他慌忙翻开册子,开始奋笔疾书。

子桦不喜欢抄作业,即使答案就在册子背后,他还是忍住没看,一题题地做。

“吼,补完了!”赶在早读结束前补完,子桦终于能喘口气了。

眼看蔡梓箐收拾好作业准备交给科代表,子桦赶紧冲上去,“组长,不要走!”然后把练习册叠在她的本子上。

放本子时,子桦碰到了梓箐的手,她脸一红,然后马上避开了他的视线。

清晨的阳光柔和地漫进教室,却让子桦的内心泛起了波澜。

级赛第一场结束后,子桦和梓箐一起走了一段路,两人从学习聊到了运动。

“子桦,周五放学一起跑步吗?”梓箐问。

“你不是跳远的吗?”虽然感到有点疑惑,但子桦还是没有问出来。

虽然不时会被女孩邀请,但是他很少和异性单独相处。

梓箐这么直接的邀约,让子桦不禁开始数起他们之间的交集。

开学注册第一次见到她时,感觉人挺害羞,到田径队处得多了才知道她蛮大方的。回想起来,我在田径队里和她打交道比在班里还多......

之后呢?噢,级赛报名时她说来一起练球,激将法吧......后面她来看我们打球,估计只是说到做到而已。

“打篮球的男生最帅了!”嗯,这句话记得特别清楚,昨天级赛第二场结束后她说的。她是篮球校队的,喜欢篮球这么说也很正常。这,应该是安慰1班男生吧,不过好像是对我说的......

难道她对我有意思?

不是吧?

你怎么会这么想?

子桦不能确定梓箐是否喜欢自己,但他知道自己有点喜欢她,可能是这份喜欢让自己如此臆想吧。

天色已暗,阑珊灯火下,子桦一直别着头思索,丝毫没留意到梓箐正在凝视他。

“读书时候,以学业为重,怎么能早恋呢?”

从小就被父母就如此教导,子桦对爸妈的“恋爱耽误学习论”深信不疑,他不想重蹈他们的覆辙,于是再次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我不喜欢她,她也没有喜欢我。

“那个,梓箐,我和子冉约了哦。”子桦摸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梓箐低头,背着手往后挪步,看来早已作了告别的准备,“那周末,有空一起玩。”

“行,拜拜。”子桦朝她挥挥手。

望着梓箐转身离开视线后,子桦马上往反方向跑去。

我就像个逃兵,不,我就是逃兵。

逃,就逃了吧!

“不,不能逃!”不知怎的,子桦找到了昨天打篮球退防的感觉。

“对,昨天打了比赛。”他不想再纠结梓箐的事,于是开始转移注意力。

“韦斯奇去哪了?”子桦想起,刚才没见到他。今天周五,应该是斯奇上台带早读。

想起首场级赛后那个独来独往的斯奇,子桦不由得担心起来。“下课去问吧。”

开学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带着心事上课。

下课后,子桦到办公室找邹老师,却没有提数学问题。

“他说自己受伤,请假了。”

受伤?子桦吃了一惊,他回忆昨天比赛,斯奇似乎没有受伤......

“比赛前我就说,你们要注意安全,现在还是出问题了。”邹老师语重心长地说,“特别是韦斯奇同学,都影响学习了。运动只是业余爱好,本末倒置怎么行?我等会上课前就跟大家说一下。”

子桦回到教室后,同学们已经开始议论起斯奇的失踪。

“存在感还是挺强的嘛。”子桦笑了,最近斯奇总是喜欢念叨他没存在感之类的话。

对级赛胜负,队友们没有太关心胜负,班里人更多是在意面子的事。子桦对此也没有很上心,但他不想放弃比赛。

以前自己不会有这样的动力,子桦想,自己应该是被斯奇影响了。虽然很多同学不喜欢斯奇,但子桦挺敬佩他的执着。

级赛开始前,所有人都觉得1班赢不了,只有斯奇觉得他们能赢,子桦便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你觉得我们能赢?”

“五五开,抛硬币一样嘛,比赛就是比谁得分多,每个球不是进就是不进。”

虽然斯奇的话听起来像歪理,但是却让子桦觉得篮球挺有意思。

按这么说,就算落后几十分,剩下一节时间,那也有1%能赢啊!

为什么要逃?

昨天比赛的第四节,子桦看到斯奇竟然在散步,赛后他没有跟大家打球就走了。

“有球不打,这不是平时的他。”子桦那时就有预感,斯奇可能不想打下一场,没想到他第二天就这样消失了。

数学课前,邹老师向1班同学们公告斯奇受伤之事时,除了早已知晓的子桦,球队其他人都是一惊,他们先是不约而同地相互对视,然后心领神会地缄默了。

“当初是你撺掇我参赛的,现在怎么缩了呢?”子桦感到不解。

即使已经被淘汰,这场比赛也不是无关紧要的。

子桦心血来潮,想去劝说斯奇,可他不知道斯奇的电话,也不知道斯奇的家在哪。

对了,方近海去过斯奇家玩,应该有电话号码。

想好主意后,子桦的心安定了许多,很快就专心地投入到学习中去。

午饭时,子桦叫齐所有队友,他跟近海说:“级赛星期天还有一场,你问下斯奇还打不?”

“噢,不知道他啊,谁知道他是不是真伤了。”近海不置可否地应道,“就算他来,你打吗?”

“打啊!”子桦早有准备,突然把小臂盘起,做出上课举手的姿势,“跟2班打友谊赛嘛。”

看到子桦的表现,大家都笑了。近海、钟悦、子冉、成浩、唐铭相继学他举起手来。

“哈哈,我打个电话给他。”近海盖上饭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