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李金李堂主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245字
  • 2020-02-03 16:26:31

树小风伸了伸脖子,探出头去,对慕容云问道:

“一个月给多少银子?”

这个问题让四位长老包括慕容云都内心暗自吐槽:这小子真是钻钱眼里了,除了钱你还知道什么东西么。

不过表面上,慕容云也还是干笑一声,道:“这个好说,我可以按照内门弟子的待遇,给你五两。”

这么说是没错,不过和实际上有很大出入。五两只是基本待遇,只要你是内门弟子,每天光躺在床上睡大觉也固定能有五两的收入,同舟会创立之初立下这个规矩,只是为了给那些老迈的,或者战斗中落下终身残疾的弟子充作养老费用的。

而且内门弟子大多数时候,都要担任执事、堂主等要职,这时候的待遇就要另算,总共加起来几十两几百两是很正常的事。同舟会家大业大,这么点钱都拿不出来,早就被其他势力笑掉大牙了。

四位长老齐齐沉默,都不戳破。

只见树小风连连点头,一副很满意的样子。每个月五两,五千文钱,能买五千个大馒头,这条件真是相当不错。当即道:“会长大人,在下愿意成为同舟会一员。”

“唔…”

慕容云抿了抿胡子,欣慰地点了点头,正打算再说些什么时,却听到女儿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哼,死猪头,你可想好了,入了我同舟会,我就是你的上司,以后你就要叫我大小姐,而且我说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听懂没有?”

大家伙面面相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树小风你还真是头铁,慕容大小姐的威名,全帮上下谁敢招惹?就是四位长老平时见了都得礼让三分,会长都时时感到头疼。你惹谁不好,惹这个煞星?以后能有好日子过?

不过慕容云转头想了想,觉得倒也不算坏事,树小风这孩子心智尚待磨练,正好需要个能压其一头的人存在。

有了五两银子的应允,树小风此时倒也乐呵,压根没搭理这个大小姐。

“既然如此,没什么事的话大家也都散了吧。——随风!”慕容云唤来随侍,指了指树小风,“你领此人到山脚下,给他安排个地方。明日一早,让他同其他二十人一起参加入会仪式。”

随风过来时,递给树小风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树小风笑眯眯地收下,没说什么二话,直接跟着人走了。

见没什么事了,大家便也各自走了。只剩下慕容云与梅长风还杵在原地。

“会长,这小子身手确实不错,也没什么坏心眼,算是个人才。不过就凭他那鲁莽的性子,你未免太抬举他了。”梅长风不无忧虑道。

“梅长老,你太过了。不都说好了我主内,你主外么?”慕容云烦闷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

第二日一早,树小风睡眼惺忪地就被拉了起来,换了身衣服又上了一次山,进了同舟会大殿之中。整个人恍惚到了中午下山时才回过神来。

在大殿当中时,只看到慕容云在那边要大家下跪,嘴里念叨着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相互扶持,同舟共济,此乃同舟会”,“尔等愿否”之类的话语,他左耳进,右耳就出去了,心里腹诽不已,果然有其女必有其父,老子比女儿还会唠叨。

之后还要用匕首划破手指,把血滴在碗里,在喝下去,无聊乏味,要不是旁边不时有人用胳膊肘顶他,他差点都要打瞌睡了。

下了山后,那个叫随风的家伙给他指了指一个人:“这个是白虎堂李金李堂主,以后你就是他的手下弟子,现在过去报到,他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听懂没有?”

“听懂了。”树小风无聊道,等看到随风走远了,他才做了个鬼脸补了句,“才怪!鬼才听你的。”

他背着个手在山脚下转悠一阵,倒是看出了点门径。只要是穿灰色衣服的,基本都在忙着做事,有一小部分在挑水劈柴,更多的则是在那打沙袋、劈叉、练功之类,而那些穿白衣服的,都稳稳当当坐着喝茶,指挥着这些灰衣弟子。

结合昨日的见闻来看,白衣服的估计是内门弟子,灰衣服的是外门弟子。

一圈逛下来,树小风终于是感到太过无聊,什么找李堂主报到,什么他说什么我就做什么,门都没有!直接就往城里走了。

“站住!”正在指挥众弟子训练的李金堂主终于注意到了树小风这个灰衣弟子。

其他灰衣弟子都在忙着,就这么一个人两手空空晃晃悠悠,他不注意都难。

树小风缓缓回过头来,不知道谁在叫他。

“呃,是你?”李金在见到树小风的脸后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没办法,这家伙昨天的表现太惹眼了,一拳一个外门弟子,实在出风头。

“咋,找我有事?”树小风沉声问道。

“哼,树小风,你好大的胆子!”虽然心里没底气,但明面上李金还是得摆出上位者的姿态,否则在下属面前唯唯诺诺就太没面子了,“既然成了我同舟会的弟子,一点规矩不懂吗?吊儿郎当成何体统?还不快去挑水!”

“挑水?”树小风大惑不解。

“新来的外门弟子,都得先挑水劈柴三个月,练好耐力打好底子,才有资格练武,没人教过你吗?”李金大喝道。

树小风看着那些不断担着两个水桶上山下山的弟子,眉毛成了倒八字,这么无趣的事他怎么可能干。

“谁爱挑谁挑。”树小风转身摆了摆手,就要离开了。

“大胆!”李金一把冲上前去,就按住树小风肩膀。

打赢几个外门弟子,还不意味着这树小风有资格与内门弟子甚至堂主一较高下。

他们可都是万里挑一的人中龙凤,又经过四位长老的亲身教导,这当中能当上堂主的,更是天赋异禀。区区一个只会蛮力的门外汉,李金还真不怎么放在眼里。

树小风感到自己肩膀被擒,那一瞬间就一把将肩膀上那只手抓住,想要来个过肩摔。

却看到李金顺势从他的身体上翻了个跟斗过去,两手钳住他的脖子,来了个反擒拿。

树小风见状一愣,好在反应够快,在对方双手尚没有收牢之前,缩头而出。

内门弟子果然有点东西,不是那种可以一拳头干翻的家伙。

李金也感到颇为吃惊。这家伙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反应能力十分惊人,居然能在那一瞬间看穿他的套路。

“咦,堂主是不是跟那个新来的家伙打起来了?”正在练功的弟子们当中有个人眼神一瞥,看到这边的打斗,惊疑道。

众弟子闻言,也纷纷看了过去,果然如此。堂主跟一个外门弟子打起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