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入我同舟会?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068字
  • 2020-02-02 13:54:31

树小风斜眼瞅了瞅慕容月,脸上浮现出厌烦之色。

他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想想自己这几天来到人间的经历,无非是觅食、揍傻蛋、谈恋爱,这不都是人类常干的事情吗?为何这些人个个都怒气冲冲的模样?

“是啊,她没说错。”树小风一脸决然地说道,“经过大概如此。”

“哼,还算有点良心。”慕容月冷冷哼了一声。

慕容云沉思片刻,又问道:“那后来,又为何把她放了?”

“把她放了?很简单啊,罗里吧嗦,我看不上眼罢了。”树小风面无表情道。

“你……”慕容月顿时火冒三丈,“你个猪头一样的人,也不撒泡尿照照,本姑娘很稀罕你这种人看上?说出去不要让人笑掉大牙了!”

梅长风静静站在一边,双手指诀依然掐着:

“会长,现在事实已经了然,这匪贼已经亲口承认,不如就地正法吧?”

慕容云这时候却淡淡地摇了摇头,沉默良久不语。

这孩子的性子他已经摸清,虽然有些暴戾,但本性看样子并不坏。

有人的地方,就有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这少年是个色胆包天,残暴嗜杀之人,自己的女儿焉能完好无损。说白了,这孩子就是不懂规矩,不懂做人罢了。

他望着这名少年,眼神有些深沉,脸上隐隐有惋惜之色。

一身蛮力让人震撼,如果能有牧空那样的脑子,由我辈亲身教导,将来我辈作古之后,同舟会将会获得一个何等强大的战力。

只要他现在应允一声,梅长风一动手,这小子就能当场毙命,但这小子直到现在还面无惧色,更说明了这小子的勇猛无畏,是个人才。

他一时难以决计。转而望向女儿,苦涩开口道:“月儿,此事既然与你有关,就交给你吧。你打算如何处置?”

“我?”慕容月一时间愣住了。

她还真不知道要拿这家伙怎么办。

要说杀了他吧,毕竟他也没做什么不轨之事;就这么放过他吧,那也太便宜他了。

慕容月想了半天,终于一本正经道:“我要他跪下来磕十个响头,每磕一下,就要大喊一声‘慕容大小姐是天下第一大美女’!”

“呃?”

慕容云与四位长老面面相觑,这叫个什么事?

四位长老也是心里暗自嘀咕,会长还真是把女儿惯坏了,也不看看场合,当时恨不得把这事闹得满城风雨,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树小风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现在好不容易把人给你抓到了,你就这般儿戏?

慕容云十分尴尬地干咳一声,勉强对树小风问道:“树少侠,你愿意吗?”

“磕头?还要叫大美女?”树小风挑起一道眉毛,又看了慕容月一眼,嫌弃道,“抱歉,两样我都做不到。”

慕容云幽幽一叹,无可奈何。两个孩子都是个难伺候的主儿,你树小风也是,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跟一小丫头认个怂能咋的,现在蝎子架你脖子上,牙关还咬得那么紧干嘛。

“好吧,那这事就先欠着。树小风,你什么时候给她磕头了,我就给你那一百两银子。”慕容云豁达道。

“什么?此事当真?”树小风一听到钱马上眼睛一亮。

“当真。”慕容云郑重其事。

刚才还大义凛然宁死不屈的他,一听到有钱拿,咕噜一下就跪了下来,把头往地上一撞,震得泥土四溅。每磕一次,便大喊一声,“慕容大小姐是天下第一大美女”。

四位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相当的无语,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么个不要脸的主儿。

不过会长也还真是有办法,对这种小孩子的吵吵闹闹能这么轻易地就解决了。到底是有个任性的女儿,哄孩子就是有经验。

“好了,起来吧。”慕容云过去扶了扶他,神色极为尴尬,“来人,去库房取一百两银票出来。”

树小风一听顿时一乐,可算是能拿到钱了。

却看到慕容云这时候围着树小风身边转来转去,伸出两根指节,在他的身上敲了几下,那眼神就跟鉴定古董似的,弄得树小风浑身不自在。

“你干什么?”树小风咽了口唾沫道。他现在终于不敢再说老家伙了,梅长风的褐色蝎子在肩膀上还没撤下去呢。

慕容云沉吟一阵,问道:“树小风,你可愿意入我同舟会门下?”

四位长老并没有表现出太大反应。毕竟如果没有发生之前的事,就凭这孩子的一身蛮力,收为内门弟子都绰绰有余。

会长的决定,梅长风虽然经常不太情愿,但行动上向来不会反对。他默默收回了树小风身上的蝎子,轻声细语了一句:“你这可是引狼入室。”

但慕容月反应可就大了,她杏眼圆睁,急忙冲上前来:“什么?爹,这种混蛋您收他干嘛?您就不怕将来哪一天,他对女儿又做什么坏事么?”

树小风原本正在考虑慕容云的话,但突然听到慕容月这么说,当即鄙夷道:“嘿!我就是看上一头猪也不会看上你好吗?整天叽叽喳喳的像只母鸡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下蛋呢!”

“你!”慕容月简直快被气疯了,奈何自己又打不过人家,双拳狠狠锤在自己大腿上,哼了一声,转而对慕容云道,“爹,你看看他!”

“月儿,别胡闹,爹在说正事。”慕容云苦口婆心劝了句。

四位长老内心则是悠悠一叹,这俩孩子还真是一对活宝,一个刁蛮任性,一个死心眼一根筋,凑到一起去,能吵得这么没完没了。

“会长大人,我愿意入会。”树小风原本还在犹豫,现在一经慕容月的搅局,当即拱手同意。气气这个疯婆娘也舒坦。

慕容月此时果然更加怒不可遏,站在一旁生着闷气。

慕容云则语重心长地说:

“阁下可考虑清楚了,以阁下的天资,原本成为我内门弟子并无不可,但之前发生过那些不愉快的事,让我同舟会很难相信阁下的秉性,所以只能给你外门弟子的身份。待日后你若能通过我等的考察,才有升为内门弟子的可能。阁下意下如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