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冤家路窄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161字
  • 2020-02-01 11:41:06

处理完这些事,慕容云便又回到看台上去了。

他刚才已经把树小风的身手看得明明白白了,空有一身蛮力,仅此而已,虽然强悍,但也没到逆天的程度。派去负责看守树小风的内门弟子当中,就有同舟会的首席弟子牧空。以牧空的实力,树小风根本打不过。

不过树小风领了那七钱银子,装进一个荷包,揣到口袋里,倒已经没了走人的心思,还在惦记着那一百两银子呢。

接下来的比武十分顺利,当天傍晚成功选出了二十名优胜者,被执事将名字一一登记在册。这些人未来就是同舟会的新鲜血液,执事们也表现得十分客气。

比试结束后,同舟会向观众们撒了许多铜钱,热闹一场后,便清了场子,会长与四位长老亲自带着二十名优胜者上山。

这座山,名为黄云山,乃是康州境内最高的山,也是同舟会的大本营坐落之处。

“树少侠,会长吩咐,还请您麻烦随我等一同上山。”牧空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对树小风道。

以他首席大弟子的身份,平时养尊处优惯了,从来都是别人对他恭敬,哪轮得到他伺候别人,能做出这般举动,已经很放下姿态了。

“唔,无妨,无妨。”树小风手捏着口袋里叮当作响的银子,乐呵呵笑道,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一百两雪花纹银啊!麻烦点也无所谓了。

众弟子们随着会长慕容云与梅兰竹菊四位长老上了山后,慕容云道了声“其余人退下吧”,那些执事们以及外门弟子便作揖退身,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慢着。”这时候慕容云忽然想起了什么,招手唤来身边的随侍,“把慕容月叫来。”

随侍领命告退后,慕容云将二十名优胜者带到大院之中,面带慈笑道:

“诸位少侠都是江湖豪杰,蔽会今日承蒙大家捧场,感激不尽。你们可愿意成为内门弟子,拜入我同舟会门下?”

二十人没有一个犹豫,纷纷不假思索、异口同声拱手回道:

“在下愿意!”

这可完全是发自肺腑。同舟会,在江湖上,也算个赫赫有名的帮派,能得到会长的赏识,是极为困难之事。如今有机会成为其中一员,更有会长与长老亲自当师父,这就相当于找到了靠山,猪脑子才会不愿意。

“很好。”慕容云欣慰地笑了笑,不过眼角的余光忽然不小心划到了树小风身上,笑容却渐渐消失。

树小风被牧空带着站在角落里,这时安安静静,一言不发。

“入门仪式明早举行,诸位少侠刚比完武,想必也煞是辛苦,黄云山西侧,便是我同舟会弟子们的堂厨,美酒佳肴,应有尽有,待会可以让牧执事领你们前去。晚上住处也已安置妥当,没什么事的话,先随牧执事走吧。”慕容云道。

说罢摆了摆手,示意牧空领他们退下。牧空俯首点头后,便马上带他们走了。

“老家伙,说吧,要问什么?”树小风兴致勃勃道。

终于忍到现在可以说话,可算把他憋坏了。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他哪里肯老实到现在。

“放肆!这是同舟会会长,什么老家伙,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梅长风恶狠狠道。

他越看这个树小风越不顺眼,没大没小,像个野孩子,也不知道会长是怎么忍到现在的。

“嘿!你这个老东西,我没惹你,你还骂起我来了?欠揍是不是?”树小风一看梅长风那凶巴巴的老脸就不爽,八百年没笑过一样。

“你……”

梅长风怒不可遏,手就要催动指诀,却被慕容云一把拦住:

“欸,梅长老,事情马上就要水落石出,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

“哼。”梅长风不屑了一声。

树小风也跟着翻了翻白眼,懒得理对方。

这时候,会长的随侍跑了过来,拱手对慕容云道:

“报告会长,大小姐已经来了。”

“爹,找我干嘛?”紧跟着随侍后头的,是一个一身红白锦裙的少女,声音动听优美,如同天籁。

树小风愣了愣,觉得这声音十分耳熟,便回过头来,与这少女四目相对,两人都瞪大了眼睛,互相指着对方惊道:

“是你?!”

慕容云脸色未变,显然对这个结果并不吃惊。但是慕容月却变得俏脸通红,气冲冲地跑进来对着父亲道:

“爹,就是他!就是他把我给绑了!”

“好啊,现在证据确凿,树小风,你别想抵赖!侮辱我同舟会的千金,领死吧!”梅长风总算正式动手了。

只见他双手掐诀,地上忽然爬出数只褐色蝎子,循着树小风的脚就往上爬。

树小风见状大惊,正要起身躲开,却马上见到一只褐色蝎子已经爬到他的肩膀上,尾部的勾刺冷冰冰地打量着他的脖子。

他面容一白,再也不敢乱动了。他知道,自己只要乱动一下,马上就能死于非命。

“驱兽法术?”他愕然地看着梅长风。

莫非这梅长风是个修真人士?

梅长风见到树小风吃瘪,总算怒容一展,冷冷笑道:

“哼,我当是什么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汉,你小子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东西!”

他这种驱兽之法,乃是南国蛊术,将这些毒物从小驯养,通过双手发出特定频率的声音,就能命令它们作出相应动作。在外人看来,很容易以为是什么法术。

这种蛊术其实很好破解,只要练过狮吼功,或者有什么能发出巨大声响的武器,就能震掉蛊主的指令。所以只能用来偷袭一些没有江湖经验的愣头青。

树小风能如此轻易中招,就是江湖经验不足罢了。

对梅长风的这次出手,慕容云倒也没有阻拦了,他知道梅长老的分寸。

“树小风,我问你,你和慕容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慕容云淡淡问道。

树小风正打算开口说什么,慕容月这时候愤愤不平地抢先开了口:

“爹,这还用问吗?这个猪头把女儿绑架以后,还想要扒女儿衣服!要不是女儿急中生智,搬出会长女儿这个身份,恐怕真的要被这个猪头得逞了!”

“放肆!这里还没你说话的地方!”慕容云沉声怒道。但是看了看女儿,脸上又是带着一丝无奈。

自己从小到大真是把她给宠坏了,刁蛮任性,完全没有一个大小姐还有的样子。

他转而又面向树小风:

“树少侠,我只问一遍,当日之事,果真如此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