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得罪七大派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963字
  • 2020-03-01 21:04:02

大约笑了几刻钟,王迷离总算是恢复了些许,重新变得冷漠起来,静静端详了树小风一会。在感到滑稽的同时,忍不住对这小子好奇了几分。

身为大楚国君,不怕死的人她确实见过不少,那些死士就是如此。但那些死士,无一不是为了利益、为了获得修炼资源而以身犯险,独独没见过树小风这种自大狂,也不为了什么明显的利益,就为了证明同舟会是修真门派,便敢在她面前,硬扛着国师王羽的法术压力而不跪。这小子从小到大究竟有没有经历过生死险恶?

美眸停留了一会,最终王迷离还是收回目光,淡笑道:“好,同舟会为我大楚贡献一名死士,朕甚欣慰。”

这话让七大派腹诽不已。我们动辄几十名上百名死士,还拿出了我们引以为傲的内门弟子参与血禁大试炼,你一句话不说,现在反而对一个散修夸奖一番,这还有天理么。

腹诽归腹诽,他们也多少明白国君的想法。树小风这样的铁头娃,在这弱肉强食的修真界确实少见,估计国君也就临时起意折腾一番罢了。

一旁站着的神在宗掌门冯道远,越看树小风越不顺眼,没大没小,一个破散修居然敢妄言和他们平起平坐。要不是顾忌国君的面子,他早就把这小子当场杀了。

还毛遂自荐当死士?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这小子半年后若真敢来参加血禁大试炼,你们进入血禁大沼泽后,第一件事就要把这小子灭了!”冯道远施法在手,对身后的内门弟子暗中传音道。

身后的神在宗内门弟子闻言,瞅了瞅树小风,眼睛变得恶寒起来,的确动了杀意。区区一个散修,一直在这上蹿下跳,哗众取宠,他们早就看不下去了。

其实不止他们,七大派所有人都对树小风很是反感。忍到现在不动手只是因为不把他放在眼里罢了。

金丹境的王迷离自然轻松地就感应到了冯道远传音所造成的法力波动,虽然听不到冯道远暗中在说什么,不过也能猜出个七八分。估计肯定对树小风动了杀念。

想想自己的确不好在这小子身上浪费太多时间,毕竟七大派虽然实力不敌朝廷,但也轻易不好得罪,于是渐渐远离了树小风,朱唇轻启道:

“对了,法常掌门,你师父毕行雨之前不是和紫蟾宫的燕如梦长老一起去寻找天地灵物了么?现在可有下落?”

树小风闻言多少愣了片刻,怎么人人都在提这事?

只见法常沉闷地拱了拱手,一脸郁郁寡欢的样子:“陛下,我师父毕长老与燕长老到现在还没踪影。”

然后就见到其余五位掌门抿了抿嘴,一副偷着乐的模样。

毕行雨虽然三百多岁,但是到现在还是童子之身,而燕如梦长得美艳动人,两人几十年前就一直眉来眼去。现在凑到一块,说是去寻宝,实际上去干什么鬼知道。

这也是紫蟾宫现任宫主燕紫灵郁闷的原因,她们紫蟾宫的金丹期长老人数是七大派当中最少的,自己的姐姐燕如梦就是其中金丹期长老之一。所谓嫁出去的姐姐泼出去的水,要是姐姐真被毕行雨那老混蛋拐跑了,紫蟾宫在七大派中实力将更加垫底,所以一见到青空宗的人就惹火,对现任掌门法常也是怎么瞅都不顺眼。

王迷离显然对青空宗与紫蟾宫的那点关系不感兴趣,神情有些阴郁:“从那灵物诞生时产生的异象来看,至少也是五阶以上的宝物。我大楚东界晋国投降了魔道,这几十年来动作频频,屡屡杀我大楚散修,抢夺修真资源,两国一战是早晚之事。若能寻到那灵物,无论落到哪一派手里,都能壮大我大楚修真界的实力。”

紫蟾宫宫主燕紫灵安慰道:“陛下不必过分忧虑。五阶灵物哪是那么好寻的,这种品阶的灵物早已产生了如人类般的灵慧,我们寻不到,晋国就更加寻不到了。”

树小风听得有些愕然。照他们的说法,自己原来是个五阶灵物?能壮大楚国修真界实力?

他们对灵物的做法是什么?拿去炼药,还是当大萝卜一样直接吞了?无论哪种结果对他来说都不是好事,看来自己这个秘密不能随便透露给外人。还好自己的妖身,连化神境的人都看不出来,自然不会有人怀疑他。

这时候法常也随声附和道:“是啊,陛下放心吧。此次血禁大试炼,我等准备充分,派出的都是自己最精锐的弟子,招募的死士数量也比上次多了三成,此次一定能带出更多的三阶灵药。”

王迷离颔首思量片刻,正了正金色龙袍,然后点头沉声道:“灵药到时候的分配,也按照往例,我中州占三成,你们各大修真派占七成,如何?”

七大派掌门各自躬身拱手,连连称是,并没有什么意见。

之后他们又商议了一些事情,大致上说楚国是道盟之一,而晋国是魔盟之一,道魔之争在历史上基本无休无止,此消彼长,树小风听得晕乎乎的,这种无聊事情他向来没什么兴趣。

倒是慕容月和林香竖起了耳朵,这种上级阶层的消息可不是说听就能听到的,对于王迷离与七位掌门说的内容,全程全神贯注地听着,甚至恨不得掏出个本子记下,生怕落下一个字。

差不多商议了两个时辰,树小风已经无聊透顶,大感乏味,而慕容月和林香则听得津津有味,还不觉得过瘾。

最后王迷离道:“朕也没什么可再交代的,诸位掌门想必也是累了,就此退下吧。”

七位掌门,便拱手道了声“是”,树小风也迫不及待地跟他们一样拱手。

好家伙,总算折腾完了,居然能聊两个时辰,人类这点本事的确值得他学习,真能站得住。

然而正当他要离开时,只听王迷离有点阴阳怪气地朝他喊道:“树会长?”

“陛下?”树小风不知道对方又要干什么。

“朕好像忘了,你们同舟会在什么地方?”王迷离问道。

“大楚西域,康州城。”树小风毫不犹豫道。反正他之前就已经说过了。

“康州城…”王迷离负手而立,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却是沉吟之色,“有机会朕去那地方看看你。”

“有机会再说吧。”树小风讪笑一句,完全没放在心上。他现在满脑子还在琢磨“死士”是什么,待会离开了一定要找林香问清楚。

七位掌门却闻言皆是愣住,国君还真对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感兴趣了?

慕容月则听到这话不是滋味。以她女人的本性,第一件事就是怀疑,国君难道看上自己家男人了?可也不对啊,一个散修有哪个地方值得对方看上眼的?难道有别的什么目的?

无论王迷离那句话什么意思,慕容月都记在心里了。她虽然才炼气七层,可也不是善茬,说到底从小被慕容云宠着,骨子里还是带点大小姐脾气,王迷离真敢打他家男人什么主意,她肯定不会轻易罢手的。

同样的,树小风要是敢行出轨之事,她要么离家出走,要么打断树小风两条腿。什么一夫多妻,什么恪守妇道,门都没有!

好在王迷离接下来也没说什么,法力催动那铜制大圆盘,把大家送回内城门口,便折步返回了。

“陛下,你真要去那什么康州看那个叫树小风的家伙?”回来的路上,身边一个随侍忍不住问道。

王迷离淡淡笑了笑:“朕乃一国之君,怎么可能去那么偏僻的地方。”

“那为什么刚才还说…”随侍大惑不解地问。

“虽然不会去看,但朕的确挺欣赏这小子。朕想看看他在这修真界能够活多久,所以随口那么一说,也算是给这小子一张保命符吧。”王迷离道。

“保命符?”随侍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刚才这小子如此出风头,我估计七大派肯定会派人杀他的。你想想看,有了朕的这句话,就说明这小子跟朝廷有了联系。七大派想要对这小子下手,怕是也要偷偷摸摸的,不会光明正大地留下证据。”王迷离站在铜制圆盘上,一边往大殿飞去,一边解释道。

“哦…”随侍点了点头,有了一丝明悟,但想了一阵,又道,“那七大派偷偷下手,这小子能活吗?”

“那就要看那小子的本事了。原本他不在朕面前下跪,朕就该立刻将其处死。现在朕放这小子一马已经仁至义尽了。朕肩负壮大道盟的使命,又怎么会多花精力去考虑他的死活。宫儿,你在朕身边也十几年了,怎么还是这么不开悟。”王迷离信手在三正大殿中轻轻踱步,最后一句话明显有对随侍嫌弃的意思。

“陛下怪罪的是。”那“宫儿”连连自责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