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死士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368字
  • 2020-03-01 17:33:34

银色月光下,可以看到空中漂浮着许多棵散发着淡蓝色荧光的树。它们各自漫无目的地飘来飘去,在宁静夜色下远远望去,如同精灵一般。树小风第一次见到树原来可以飘在天上,还可以发光。

除了树外,还悬浮着很多花卉、绿植,全都由内而外散发着各色各样的奇异光芒。

在空中大约每隔三十丈,都挺立着一个金衣甲士,跟方才在内城门口看到的守卫一样。这些金衣甲士脚下各自踩着一柄飞剑,看来全都是筑基境以上修士。这看得树小风心中满怀羡慕,大楚国君可真是有钱,随便养的杂兵修为都比他高。

空中有很多各式各样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下方都被一朵深蓝色的云托着,横亘在天上不动,树小风咋舌不已,房子都能飞了!

慕容月与林香的表情与他相比,也是有过之无不及,尤其是林香,第一次进内城,见到这场面,一张稚嫩的小脸已经呆乎乎的了。

众人正前方的地上,有一个铜制的大圆盘,径百丈左右,足足能在上面站上千人。

王迷离神色自若,冷艳的面容对众人回望,道:“诸位掌门请。”然后自己带着四名随侍首先站在了铜制大圆盘上。

七位掌门带领身后的炼气期弟子,同样举止从容地站到大圆盘上,显然都不是第一次来了。

树小风东张西望地瞧了他们一会,然后干咳一声,负手而立,装模作样地也摆出了一副从容的姿态,对慕容月与林香道了声“走”,然后一起站到圆盘上。

他这副HD学步的滑稽模样不由得又引得王迷离回眸凝望了片刻,傲然高冷的美艳面庞,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过很快,见所有人都站到圆盘上后,王迷离脚下施放出粉红色法气,这铜制大圆盘轻轻嗡鸣一声,很快腾空而起,让没做好准备的树小风三人顿时东倒西歪,差点从摔下去。

七位掌门基本不怎么看树小风三人,跳梁小丑实在是不值得浪费精力去注意。

铜制大圆盘空中上升一阵,一行人来到了一座偌大的建筑物前停下,然后大圆盘缓缓降落,树小风抬头望了望,这建筑物上写着“三正殿”三个大字。

他多少打量了一番,这三正殿跟自己家黄云山顶的议事殿相比,大了十几倍有余,而且到处都是雕梁画栋,连根普通的柱子也是精雕细琢,心下不由得感叹,回家以后一定要把自己家议事殿也改造成这样。

在王迷离的带领下,众人步入三正殿内,沉默了片刻后,王迷离总算缓缓开口,说起了正事:

“七…八位掌门,我大楚之所以能在这华夏大陆屹立千年而不倒,靠的是什么想必你们都清楚。正是倚仗我大楚西部的‘血禁大沼泽’当中的三阶灵药。眼下再过半年,就是血禁大沼泽开启的日子,你们准备得如何了?”

血禁大沼泽?树小风听得这五个字有些晕乎乎的。所以林香刚才说的“血禁大试炼”跟这个什么沼泽有关?三阶灵药又是什么鬼?药草原来还有分等级的?

他在低头琢磨时,已经有个宫装女子首先站了出来,拱手道:“陛下,我紫蟾宫已招募到八十名死士,再加上我紫蟾宫五位内门弟子,一共八十五人,定能从血禁大沼泽中带出千余株灵药。”

招募死士?树小风听得雾蒙蒙的,回头一定要找林香问清楚不可。

然后那个叫法常的家伙也拱手道:“我青空宗也已招募到七十名死士,再加上四位内门弟子,同样能带出千余灵药。”

“我缥缈阁已招募一百二十名死士,七位内门弟子。”

“我大风宗已招募七十名死士,三位内门弟子。”

“我绝岚谷已招募九十名死士,十二位内门弟子。”

“我夜虚观已招募一百五十名死士,十名内门弟子。”

“我神在宗已招募七十六名死士,六位内门弟子。”

七位掌门一一禀报完毕,然后退了回来。王迷离神色沉冷地点了点头,“唔”了一声,面容依旧严肃。

树小风一直安静地站在一边,看他们说的云山雾罩,自己几乎就没听懂几个字。死士跟内门弟子有什么区别?

然后看了一下那些掌门身后的人员,好像他们报的内门弟子人数,刚好就是他们身后跟着的人数。

也就是说掌门身后的,都是内门弟子?

树小风法眼朝这些人一扫,个个都是炼气大圆满境界,而且一个个看上去都年轻有为,自带一副贵族气息,那神态跟外城入口处的“乞丐”们完全不一样。

王迷离冷眸朝众人扫了一眼,轻轻踱步,目光时不时地望着殿门外的月色,心事重重的样子,似乎在沉吟着什么。场面一时间安静得出奇,陛下不说话,好像每个掌门也不敢说话了一般。

树小风最讨厌这种无聊的气氛,看大家都木头一样杵着,心里实在憋得难受得很。他有时候挺想不明白人类为什么老是喜欢摆架子,弄一堆杂七杂八的规矩,有话赶紧说,说完回家吃饭,这不就完了?一言不发地站在这里浪费时间,有这功夫他八只鸡腿都啃干净了。

只见他往前踏了几步,从人群当中脱颖而出,学着那些掌门一样,拱手道:

“我同舟会已招募一名死士,没有内门弟子。”

“噗!”原本还一脸阴郁的王迷离,突然罕见地有点憋不住笑,玉手捂着口鼻,发出一道尖锐的鼻音,弄得七位掌门都有些惊异,他们也是头一次见到向来严肃的国君这副模样。

七位掌门身后的炼气期弟子们不由得高看树小风一眼。能让国君都差点笑出来,这小子挺有本事的。不过,他们可万万不敢学树小风那样,这可是悬崖上走钢丝的操作,一个不当就是当场被灭的下场。毕竟命只有一条,不是谁都像他一样是个不怕死的。

“一名死士?”王迷离颇感兴趣地莲步轻移,来到树小风身前,一股金丹境强者的威压让后者险些喘不过气,“树会长从哪招来一名死士?”

“在下便是死士。”树小风淡淡道。

他虽然还是闹不明白死士是什么,但看那些内门弟子都是炼气期修为,想必死士应该也差不多,所以就毛遂自荐了。

“呵呵呵…”王迷离咯咯笑了起来,这回可完全不用手捂着了,笑得颇为开怀,头微微扬起,娇小的身子前后俯仰,有点花枝乱颤的模样,看得七位掌门直发愣,没想到国君居然能被一个小人物逗得不顾忌身份,笑成这样。

慕容月显得有点不知所措,虽然不明白死士是什么,但是顾名思义,按照世俗的理解,应该是指那种随时做好赴死准备的士兵。她顿时有些忧虑,自己家男人胆子到底有多大,怎么什么大话都敢往外蹦。

林香则显得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她同样很震惊这个大哥哥的胆子,敢在国君面前毫无惧色,还一副悠然自得的态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