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天地灵物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056字
  • 2020-02-29 11:56:14

外城很大,去内城的路有点长,树小风走了一会,看其他掌门身后都带着一队人马,自己一个人孤零零走着,总感觉怪怪的。对了,林香和慕容月还搁那跪着呢!

于是突然看见他脱离了这一行人,跑过去把林香和慕容月都拉上。

慕容月并没有什么反应,反正手里有五行通灵符,跟在树小风身边更容易保护他。

林香则稍微犹豫了一下。她虽然才十二岁,可也知道太岁头上动土是件容易丧命的事,她还得留着一条命去救她娘呢。不过想到自己现在也已经是同舟会弟子了,而且大哥哥还送了她一颗筑基丹,如果她这时候抗拒的话的确不太说得过去。

二人跟着树小风,重又插进队伍里,让七大派掌门更加面面相觑。好家伙,这年头是不是阎王爷缺打杂的,生了这么多不怕死的家伙。

王迷离回头看了一眼,神色复杂地笑了下,并没说什么。

慢悠悠走了一阵,七大派掌门便不再去注意树小风三人了,毕竟都是小人物,不值得他们浪费时间。没过多久,他们就相互闲聊起来。

最先开口的那个,正是当初树小风还没成形时差点要杀了他的道士,现在看来是混成掌门了。此人对身边一个宫装的艳丽女子道:

“燕宫主,你们紫蟾宫的燕长老也还没回来么?这都一年了。”

那宫装的艳丽女子显然不是很开心的样子,贝齿咬了咬嘴唇,语气有点埋怨的意思:

“还不是怪你们那个姓毕的,一年前说什么紫薇琉璃仪测出楚国境内有天地灵物降世,硬拉着我姐姐一起去寻宝。寻了一年了寻个鬼出来!我告诉你法常,我姐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事我可跟你们青空宗没完!”

树小风在稍远处听在心里,不是很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也知道了点信息。

这个差点杀了他的道士叫法常,是现任青空宗掌门。这消息不错。

一年前有天地灵物降世?树小风不由得想了想一年前他在干什么。咦,一年前不是刚好是他跟元尊天魔签订契约,化成人形的时候么?

法常一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模样,唉声叹气的:“燕宫主,这您可不能怪我啊,毕长老一年前把掌门之位给了我后,他就直接甩手走人了,我也还没有他的消息。”

宫装女子想了一阵,道:“你当时不是跟着那姓毕的,还有你师弟法玉到紫薇琉璃仪定位的地方查探过么?你当时看到什么了?真有什么天地灵物?”

“嗨,我俩和老掌门赶到那地方时,连个鸟毛都没见着。不过异象倒是真的,那里时而狂风大作,时而乌云密布,时而彩虹缭绕,地上更有一道百丈长的裂缝,一切都符合灵物降世的征兆。”法常把自己的经历都说出来了。

树小风闻言更是心惊,这个叫法常的家伙所描绘的,怎么跟自己当初成形时天地产生的异象那么像。

“真的什么线索都没有么?”燕宫主似乎心有不甘的样子。

“线索倒是有。那就是我们在之前也去过这地方一次,当时是在追杀元尊天魔的一缕残魂,结果跟丢了。那时候我们还遇到过一棵刚成精没多久的小树。第二次过去看的时候,那棵小树就消失了,你说那异象是不是跟那小树有关系?还是跟元尊天魔有关系?”法常淡淡回答道。

“魔族又不是什么灵物,怎么可能跟元尊天魔有关系?至于那小树……那是什么树?”燕宫主问。

“就是很普通的,随处可见的小松树啊,当时我神识还挺认真地感应了一下,那树的灵慧估计相当于十五六岁的凡人的程度。想要修出人形,估计还得三四百年的样子。”法常道。

“那肯定也不是它了。一棵普普通通的松树怎么会是天地灵物。估计是灵物出现后,那松树掉到地缝里去了。”燕宫主语气不容置疑道。

他们的言谈完全没有避讳其他掌门的意思,因为其他掌门也都有勘测天地灵物的法宝,这事在各大修真门派不是个秘密。

其他门派其实也多少出动了几个金丹期长老去探寻灵物,不过几天后都毫无头绪,就无功而返了。

闻者无心听者有意,树小风听得他们的对话心中猛然一凛,这怎么看都是在说他的样子。

特别是元尊天魔都说出来了。

他成形之日,引发了异象,这就是说,那个所谓的天地灵物,其实就是他?可他哪里像是灵物了?除了寿命长,其它的屁本事没有。

真是傻人有傻福,自己的一时冲动,居然让自己听到如此有用的消息。只可惜他当初被逍遥狂救醒后,顺手又扔了一万年寿命给元尊天魔继续炼化,此时老魔头还在他的灵魂里沉睡,不然他真想现在就找老魔头问清楚不可。

众人跟随国君王迷离走了近半个时辰,总算来到了内城入口。这边有很多穿着看起来很高阶的法宝级别金甲的重兵把守,他们每人头上都戴着一个金色头盔,将整颗头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头盔上还都印着“天策神军”四个字。

树小风法眼冲他们一扫,个个看不出修为,看来都是筑基境以上修为,这王迷离还真是富得流油,连看门守卫都如此有实力,雇佣一个都得花不少钱吧?

也对,外城的摊位那么多,还有各种店铺,拍卖会,估计一天光税收就有不少灵石。

“陛下。”四个守卫向王迷离拱了拱手,然后对着入口处的淡红色封印屏障共同施法,屏障顷刻间被解除,王迷离对着诸位掌门道了声“请”,然后首先与自己的四位随侍步入其内。

“我去?”树小风跟着诸人走进去后,不由得吓了一跳,内城与外城迥然不同,完全是两个世界的样子。

外城还是烈日当空,晴空万里,而内城却似乎才三更半夜,夜空中能看到一个比外界正常大小大了足足三倍有余的月亮,月光倾泄在内城的所有角落,那景色令人只感觉灵气渺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