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下跪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278字
  • 2020-02-27 19:25:18

林香带着他们二人不知走了多久,树小风忽然发现身边的男性散修逐渐变少了,摊位前驻足赏玩的都是看起来容貌艳丽的女修。

他随眼一扫,发现好像到处都是卖胭脂首饰的摊位。

“这边就是大楚中州赫赫有名的‘姑娘街’,专卖修真界的装饰法器,很受修真女子青睐哦!”林香在前头开开心心地讲解道,两只小手一刻也不松开,把那装着筑基丹的小匣子抱在怀里。

“姑娘街?”树小风稍愣了片刻,没想到修真界还有温情的一面。

不过他法眼瞅了瞅那些正在把玩首饰的女子们,个个都看不出修为,修为看来都在筑基期以上,估计在修真界都属于比较有地位的人。

其实只要达到筑基境,在修真界都可以混得挺好。毕竟在凡人眼里那可是仙人,要是日子过得比凡人还差,那鬼还要去修真。

那个刚收的弟子谢长东,虽然表现得可怜兮兮,其实家底算不错了,正常人谁能一下子拿出四颗筑基丹?

“姑娘你看,这法器名为‘蝴蝶钗’,戴在头上,稍稍注入法力,就能出现蝴蝶幻影,飘在头上。一个只要十五灵石。”

树小风正想着什么时,一边传来一个摊贩的声音,那人手中拿着一个紫色珠钗,施放法力后,果真有一只蝴蝶飞了出来,真的栩栩如生,美轮美奂。

他眉头微皱,暗道这玩意又不能拿来杀人,到底能干嘛用?

然而慕容月的表情一下子变了,好像被这珠钗完全吸引了住。她那颗沉寂半年的少女心,此刻猛然复苏过来,似乎很有过去把玩一番的冲动。

“女人都喜欢这种花里胡哨的玩意?”树小风瞅了瞅慕容月,心里嘀咕了声,然后对着她道:“你喜欢么?要不买了吧。”

慕容月确实有点想买下来,但沉吟一阵,收回注视的眼眸,微微颔首,只说了个“算了”,便转身离开。

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管理过半年同舟会的大小事务,还一直受星罗门盘剥,慕容月那半年时常感觉到同舟会的银子不够用。眼下树小风说以后要把内权给她,那么那十多万块灵石,她就已经视作同舟会在修真界的创业资本,怎么能随随便便用来买这些无用之物?

看到慕容月悻悻然离开的样子,树小风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不过还是背着她偷偷把这“蝴蝶钗”买下来了,顺便还买了几样首饰法器,统统装进储物袋里。

二人又走了一阵,忽然听见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响:

“圣上驾到!!”

紧接着就有一股强大而无形的法术压力降落到所有人身上!摊贩、散修们一个个都被这压力逼得跪到了地上,额头紧紧贴住地面。

树小风、慕容月与林香三人自然也不例外。

“我去!发生什么事了?”被这法压逼得跪了下来,树小风大惑不解地对林香问道。

他估算着外城总共有十几万人吧,究竟是什么级别的强者能施展范围这么广的神通,把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波及到。

“哦!我都给忘了,今天是楚国七大修真派掌门会京的日子,大楚国君要亲自来外城接待他们。”林香猛然想起来道。

“大楚国君?七大派?你之前不是说他们这种地位的人可以在中州上空飞行吗?为什么还要把我们压在地上?”树小风还是不明白。

“据说是为了商议半年后‘血禁大试炼’的事情。这件事需要炼气期弟子参与,七大派掌门为了照顾这些不会飞的弟子,大楚国君也为了表示对七大派掌门的尊重,所以都没选择御空飞行,在外城碰面,接待七大派的弟子们来内城。”林香知无不言。

“看来七大修真派在楚国有很强的话语权啊?大楚国君都不敢怠慢?”慕容月插嘴道。

“是啊,大楚国君虽然是他们名义上的共主,实际上并没有权力制约他们。”林香答道。

树小风强行顶着这法术压力,吃力地抬起头,这时候看到远处的地上,铺着一条长得望不到尽头的红毯,只见城外走进来几大队人马,各有各的统一服装,数了数,正好七队人,每队都有个领头的,估计就是七大修真派的掌门和他们的弟子了。

迎面向他们走去的,是从内城出来的,一个身穿金色龙袍的人,树小风仔细瞧了瞧,发现居然是个女的,外表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

那女子身边,带着三四个随侍。

“大楚国君是女的?”树小风愕然。

“小哥哥,你这都不知道?”林香真的对树小风的见识挺吃惊的,“大楚现任国君王迷离,今年才五十二岁。”

“噗!”树小风差点要一口唾沫喷出来。虽然知道修真者从外表很难看出实际年龄,但还是感觉那王迷离装成十六七岁少女模样很是违和。为了表现自己不显老的话,好歹让外表看上去二十五岁左右才让人觉得自然啊。

“那些人修为都如何?”慕容月想到个最重要的问题。

“国君现在是金丹期修为,七大派掌门都是筑基期修为。不过七大派基本都有金丹期长老坐镇,而国君手下有一个叫‘王羽’的国师,国师的修为已经达到元婴期。现在落在我们身上的法术压力,就是国师王羽在施展。”林香十分详细地解释着。

“所以在场的人修为最高的才元婴期?”树小风随口一问,脸上一副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的表情。

“才?”林香不知道这位大哥哥是不是语言能力不行啊,这么胡乱说话?

慕容月却隐隐感到好像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

“郑掌门,别来无恙。”远处红毯上,国君王迷离对其中一个修真派掌门客气道。

“陛下圣安。”被称呼为郑掌门的男子躬了躬身子,拱了拱手,算是行礼了。

“陛下圣安。”其他门派掌门,以及身后的炼气期弟子也都躬身拱手行礼。

看来七大派掌门及其弟子完全不需要跟树小风他们那样,向国君下跪。

接下来,树小风看到国君开始跟七位掌门闲聊起来,距离太远,听不到在说些什么,但看起来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

树小风静静地看着他们在远处鬼扯,本来挺好的心情一下子如遭雷击。

是啊,逛街逛的好好的,突然被逼着下跪,然后那些人还聊起来了,居然还有人受得了?你们聊你们的,我逛我的街,我招你惹你了?为了显示你们位高权重,声名显赫,把我们这些散修的时间不当时间?十几万人同时跪下来,等着你们在那扯淡?

树小风越想越想不通,越想越气,梗粗着脖子,牙关咬紧顶着那法术压力,“呀!”大叫一声,腾地站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