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夫妻店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3460字
  • 2020-02-27 16:05:28

再来??

摊主连忙掏了掏自己耳朵,没堵住啊,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驻足围观的客人们听到这话,也倒吸一口凉气,目光纷纷聚焦在树小风身上,摸不清这家伙什么来头。

慕容月则神色紧张了起来,想要过去说些什么时,树小风却对她递了个眼色,让对方放心。她这才站着不动,可眼神还是十分顾虑。

说起来她一直不知道树小风修炼的是什么功法,这三个月来光顾着修炼和做那事了。其实她早该觉得古怪,树小风可以死而复生,修炼的功法肯定很诡异才对。

林香则早就看呆了。筑基丹,她一个小女孩这辈子做梦都不敢想的东西,在这个客人面前好像轻而易举地就能弄到手似的。

“三位道友,这是中州常见的把戏,叫‘顶大钟’,其实就是骗人的…”突然一个略感熟悉的老者声音传了过去。

树小风回首望去,真是巧了,正是那个在过道内对他破口大骂的脸上长一块大痣,被称作“老袁”的向导,也不知从哪拉来三个客人。

“哦?我们倒是想看看。”三个客人显然对顶大钟挺感兴趣的样子。

“老袁”看到树小风站在台上也是一愣,直接摆起一张臭脸,心想外城这么大,居然也能碰上,真是见鬼。

树小风则正眼都没瞧这“老袁”也一下,很快就回转过身,手中又凝一把命焰刀出来,对那新的铜钟狠狠一轰,铜钟毫不犹豫地当然炸裂。

“啊?!”摊主吓得都快傻了!又浪费一百年寿命,这家伙的命不值钱吗?也不对啊,一个炼气期的家伙怎么能活这么久?

不止摊主疑惑,围观的客人也疑惑,不知道树小风是不是另外修炼过什么能够增长寿命的功法。

脸上长痣的“老袁”见状也是大感吃惊,他认出了树小风使用的法术,是“命焰刀”,这玩意用一次可是要消耗一百年寿命的。而他后头的三个客人同样目瞪口呆,内心暗道中州果然非同凡响,居然能见到这种能人异士。

没想到自己还真低估了这小子,“老袁”内心暗道,用一百年寿命去换一颗筑基丹,是个狠人。

第二次把筑基丹用匣子装好,递给树小风的时候,那摊主两眼通红,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心中直嘀咕,他今天来摆摊的时候没去拜财神爷真是遭报应,惹来这么大一瘟神。

树小风看摊主这想哭又忍住不哭出来,像憋着大便一样的表情,也有点于心不忍。这家伙也怪可怜的。

然而,当摊主重新再挂一个铜钟上去时,树小风还是干脆利落地甩出十块灵石,道:“老板,再来!”

“还来?”听到树小风这话,摊主两腿发软,直接坐到地上。

轰!

那铜钟接着四分五裂。

树小风收回了手,又接过一颗筑基丹,也在嘀咕,这摊主可以啊,藏着那么多颗呢?又甩出十块灵石:“老板,再来!”

轰!

随着第四个铜钟的炸裂声,摊主面无血色,走路就像失了魂一样,把手中最后一颗筑基丹也递给了树小风,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哇!哇!”那摊主沉默了一会,忽然在所有人猝不及防之下,嚎啕大哭起来,粗犷的嗓音居然被哭出刚死了丈夫的寡妇般的凄惨味道,真叫个撕心裂肺,哭天抢地。

攒了几十年的全身家当,一天内被掏个精光,放谁那都崩溃。

“哇!哇!”这一哭就是小半个时辰,眼泪如同黄河泛滥一样,根本收不住。

不少围观者甚至为之动容,暗暗感觉树小风有些过分,都忘了这四颗筑基丹是树小风用命换来的。

慕容月看得心里不太是滋味,但并未说什么。

树小风等对方哭得差不多了,这才走了过去,拍了拍摊主的肩膀,用和善的语气道:“道友,你叫什么?”

“谢长东…”那摊主抹着脸上泪珠,时不时地还会啜泣一下,哽咽回答道。

“谢长东?好名字。”树小风点了点头,他对这摊主还真挺欣赏,被坑了四颗筑基丹居然也不恼羞成怒,估计性格挺憨厚老实的,“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同舟会?”

慕容月听到这话顿时有了一丝明悟,原来树小风是这么个想法。

“同舟会?”谢长东显然也没听过这个名字,“凡间帮派?”

“不对不对,是修真门派,”树小风摇了摇头,“就是目前修真者少了点,不过以后肯定大有前途。本座正是同舟会会长树小风,你要不要跟我混?”

“哦…”谢长东不着边际地应了声,既没答应也没拒绝。

树小风这时候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张红色地图,指了指上面一个地方:“这里是康州,我们同舟会的坐落之处,你先帮我带三颗筑基丹回去,等我在中州逛得差不多了,再过去找你。”

说着手中三个装着筑基丹的小匣子扔给了谢长东。

“…?”谢长东两眼迷茫,不明白这位主顾是什么意思,到手的筑基丹又还给他了?

围观的众人也看不懂树小风的操作,修真界炙手可热的丹药,在这家伙手里怎么跟不要钱的一样,随随便便就给一个陌生人。就不怕谢长东拿着筑基丹直接跑了?

连慕容月也是大惑不解的样子。

“做完这件事,你以后就是我同舟会的内门弟子。放心吧,跟着我混,保证比你现在在这摆摊有前途。”树小风爽朗地笑了笑,然后又想到了什么,“对了,你什么修为?”

“筑基境初期。”谢长东回答道,旋即又补充了一些,“今年八十九岁。”

“八十九岁?”树小风有点始料未及,这家伙从外表上看才二三十岁的模样啊,不过一想到对方是筑基境,能活两百多岁,这个年纪倒也正常。

“行啊,准备好了就走吧。”树小风又拍了拍对方肩膀,然后笑呵呵道,“路上小心点,不要被人跟踪了。”

“嘿嘿,放心吧。中州城外方圆千里都有卫城军巡逻,不会有事的。”谢长东看对方确实要把筑基丹还给他,虽然四颗只还了三颗,但这种失而复得的遭遇让他心情好了不少,脸上也挂起了笑容。

“唔。”树小风露出很满意的表情,接着站了起来,又闲庭信步地来到林香跟前,把手头剩下的那颗筑基丹扔给了这个小女孩,“对了,林香,你也是我同舟会的弟子,筑基丹有你一份。本座仗义为人,从不亏待手下,每个同舟会弟子,都能领一枚筑基丹!”

接过筑基丹的林香变得有些魂不守舍,红彤彤的小脸直发愣,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她一个天赋普普通通的小女孩,在修真界一抓一大把,这辈子居然也能拿到筑基丹?

好一阵回过神来,再次看向面前大哥哥的眼神,已经满是崇拜了。

“呃?”一直在旁边看着的“老袁”,此时则瞠目结舌,心中真的涌现出一丝悔意。他辛苦恣睢了大半辈子都没攒够钱买筑基丹,结果面前这家伙好像对筑基丹完全看不上眼的样子,随手就都送给了刚认识的人?

自己还真看走眼了?

越想心中越烦闷,“老袁”一时间没了心情,把手中八块灵石退回给了三个客人,今天这钱不打算挣了,转身就走,晚上得找个地方喝酒消愁去,太受打击了。

树小风自始至终都没正眼瞧那“老袁”一下,牵着慕容月的手,让林香接着带他们到处逛去。

“会长,你们还收人吗?”

“会长,我十九岁就炼气十层了,你们要不要?”

“我筑基中期,能加入同舟会吗?”

……

这时候一堆人围了过来,把树小风的去路堵得水泄不通。这些人都是散修,看他出手如此阔绰,自然一个个都心动起来。

“不要,不要,本座又不是什么人都收。”树小风烦闷地朝他们摆了摆手,心中对这些人很是漠视,一群势利眼的家伙,就会趋炎附势,鬼知道收进来会发生什么。

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挤开一条路来,林香带着他们又往东侧逛去。

“你使用的那个法术,叫命焰刀?”终于有机会说话,慕容月满是担心之色,对树小风问道。

“嗯。”树小风点了点头,很快想明白了对方在顾虑什么,一只手搂着慕容月的香肩,无所谓地笑道,“你是在担心那招使用一次会消耗一百年寿命的事吧?放心吧,小事而已。我跟别的树妖可不一样,虽然天赋很差,但是命长得很,估摸着再活几千万年都有可能。”

“真的?”慕容月有些惊疑。她对妖怪了解的也不多,这辈子也就才碰上个树小风而已。

“真的。”

两人又逛了一会,慕容月又想起了刚才谢长东的事,问道:“你把那三颗筑基丹随随便便给他,不要紧?你那么信任他?”

虽然师父身上有很多筑基丹,但是慕容月也看出来了,在这些散修当中,筑基丹还是十分昂贵的存在,不是谁都买得起的。

“哈,这点你不说我回头也要跟你解释的。”树小风淡淡笑道,“那家伙挺老实,我看得上眼,以后估计可以重用。这筑基丹只是对他一个考验,如果他真的拿着跑路了,那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能早看清他的为人。总比将来委以重任的时候,突然成了反骨仔要好。咱们同舟会弟子们个个忠心耿耿,以后成了修真门派也要跟以前一样。”

慕容月茅塞顿开,惊叹着点了点头,自己男人还真的很有小心思。

“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有空要多学学驭人之道,以后我可要把同舟会内权交给你的。”树小风循循善诱道。

“内权?”慕容月闻言十分吃惊。

“对啊,就跟你爹和梅长老那样,以后内权归你,外权归我。你主内我主外,将来同舟会就是咱们的夫妻店!”树小风笑呵呵道。

慕容月的眼神,从一开始的惊愕,到害羞,到憧憬,短短一刻钟转换了好几次。好像很期待那一天能够快点到来的样子。

树小风看对方的这表情则有点无语。他只是没那个耐心跟慕容云一样,孜孜不倦地找弟子们谈心,也就想当个甩手掌柜,至于把这小妮子开心成这样么?搞不好自己有当大忽悠的天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