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老板,再来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3457字
  • 2020-02-26 21:16:12

“怪了,为什么你们这些向导,都穿成这副模样?”过道上,两人跟在小女孩后头,树小风终于忍不住问道。

“嘿嘿,道友有所不知,在中州,向导是个低贱职业,只要每三日给守卫交过两块灵石,任何散修都可以当向导。几百年前,有很多散修进城逛了两天后,都想着来门口当向导碰碰运气,弄不好还能捞回本钱。甚至有一次把过道都给堵住了。后来有一任大楚国君觉得烦了,逼着那些当向导的,必须穿得破破烂烂,像乞丐一样,这才让向导人数骤减。”

小女孩徐徐解释起来,把十块灵石揣进口袋,时不时就用小手检查一下,生怕不小心丢了一块。

树小风闻言这才点了点头,恍然大悟。

“所以这中州是大楚国君的地盘?”他问道。

“是啊,正是天子脚下。这边规矩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比如咱们这些没身份的散修,只能在外城逗留,内城只有那些朝廷大臣,以及七大修真派的弟子们才能进入。而且整个中州,除了国君特许外,任何人不得御空而行。”小女孩答道。

“你小小年纪,就出来做向导了?”慕容月语带关切道。

小女孩这时候微微低下了头,稚嫩的脸上似乎有些伤感之色,犹豫了片刻,才迟缓道:“我娘上个月被一只狐妖咬伤了,一直躺在床上,需要‘赤灵草’才能疗伤,那草药要五十块灵石,所以我才来中州碰碰运气。”

慕容月听着更加动容,这孩子真不容易的。

倒是树小风又开口问道:“其他向导们知道你这事么?为什么不让着你点?我看他们好像对你挺嫌弃的样子。”

“他们当然知道啊。不过,我这种事,其实在修真界算不上什么,所以他们并没放在心上。”小女孩悠悠道,随即脸上又浮现出天真的笑容,“不过有了道友的十块灵石,我这几天应该很快就凑够数了。嘻嘻…”

树小风一阵摇头,对这个修真界更加看不上眼。他算是体会到了“薄情寡义”四个字的意思,那些“乞丐”们居然还要跟这样的小女孩抢生意,真他吗混蛋。再想想那个脸上长痣的老家伙那副嘴脸,恨不得现在就回头给他照头来一拳。

“你叫什么名字?”慕容月声音温柔地问道。

“嘿嘿,我叫林香,两位道友叫我小林就好。”小女孩笑嘻嘻道。

慕容月虽然没说什么,却已经下定决心要树小风回头帮小女孩凑够灵石。

三人于是各自心事重重地走着。

过道尽头散发着白光,两人迎着白光出去后,映入眼前的一幕赫然让他们神色一变。

呼!

迎面而来一条火龙从树小风与慕容月面前呼啸而过。虽然速度很快,但能感觉到那火龙栩栩如生。

“嘿,小心点小子!”紧接着就有人朝树小风他们喊了声。

树小风冲这个人看去,好像是个摆摊的,摊位上堆了很多符篆。那火龙好像就是从此人手中一张符篆中飞出来的,在示范给一个顾客看效果。

放眼望去,青色玉石铺就的街道上,时时缭绕着白色的烟丝,各种摆摊的小贩鳞次栉比,卖药草的,卖符篆的,卖法器的,都在吆喝叫卖。

当中也有一些店铺,整齐地聚在一堆,招牌上写着“青空储物袋”、“上乾符宝”等字样。

路上行人各式各样,衣着五花八门,大部分应该都是散修,但也有少部分队列整齐,着装统一,估计是某个势力的弟子们。

中州外城真是宽广无比,一眼居然有点望不到尽头。

树小风与慕容月对视一眼,颇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味道。

“在外面摆摊的摊贩们,一般都是散修,卖的也都是一些低阶道具,价格都不算贵,基本不会超过五十块灵石。比如那符篆,一张只要两块灵石。”林香带着二人闲逛,然后指着一个卖符的摊位说道。

树小风看着那些符篆,不由得回想起了之前的事。怪不得那夏侯亭打他的时候,符篆都是五十张五十张往外扔,原来这玩意这么便宜。

其实他是有点误解了。灵石在修真界算是个十分稀缺的东西,黄云山那处灵眼,品阶属于上上乘,每天能结晶一千多块灵石,养活一个修真门派绰绰有余。其他的修真门派所占据的灵眼,每天能结晶七八百块已经算很不错了,还得每个月分发给长老跟弟子们,根本不够用。

很多外门弟子,每个月能得十块已经很了不起了,甚至一些弟子根本分不到灵石。

在树小风想着什么时,林香又指了指那些雕梁画栋的店铺,继续道:“这些固定的店铺,基本都是楚国七大派,或者朝廷手下在经营,里面卖的东西也高档些,比如符宝、储物袋,甚至法宝。更远的地方,还有拍卖所。”

“嗯。”树小风平静地点了点头,牵着慕容月的手接着往前逛。

那些符篆、法器之类的东西他完全看不上眼,感觉并没有自己的命焰盾好使,催动还需要消耗法力,简直是鸡肋。

一路上,林香一直在十分认真地讲解着,虽然能看出来不是很有经验,但是那股敬业精神让慕容月很是佩服,对这小女孩越来越喜欢。

轰!

三人走到西侧摊位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一个如雷贯耳的声音。只见一个炼气十层的散修,站在一个木制站台上,正在施展法术,手中生发出一个火球出来,然后将这火球朝不远处的一个铜钟狠狠击了过去。

那铜钟嗡鸣一声,却一动不动,丝毫破裂的迹象都没有,估计是个上等的法器。

“失败,下一个!”有个摊贩模样的男子脸上笑吟吟道,然后将十块灵石揣到储物袋里。

而那施展火球法术的男子则垂头丧气,一脸灰败地离开了站台。紧接着马上后头就又有人上去了。

“那是在干什么?”树小风见状好奇问道。

“哦,那个叫‘顶大钟’,是个经久不衰的把戏。”林香瞅了一眼,然后道,“只开放给筑基境以下的顾客,交十块灵石,就可以体验一把。只要站在站台上,不能用法器等任何道具,而使用法术把那个铜钟打破,就能获得大奖。嘿嘿,其实我都没见过有人把大钟打破过,真不明白为什么一直有人上当。”

“大奖是什么?”

“筑基丹。”

树小风与慕容月对此都没什么反应。树小风是个妖怪,又用不了筑基丹,慕容月则听师父说,给她备着几百颗筑基丹保她筑基成功。

然而林香见两人表情平静,反倒以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筑基丹,奶声奶气地解释起来:“说起这筑基丹啊,那可是众多修士梦寐以求的丹药。大楚朝廷直营下的店铺,要卖一千灵石一颗,但是也供不应求,每每开市都被哄抢一空。这些人买完以后,直接拿去倒卖,最高能卖到三千灵石呢。”

“哦。”树小风随口应了声,让林香有点不知所措。

他朝这摊主瞅了一眼,估摸着此人大概二三十岁的样子,看不出对方修为,看来至少是筑基境以上的家伙,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侧过身子对慕容月道:“你觉得这家伙怎么样?要不要收为同舟会弟子?”

慕容月闻言一怔,不知道对方要搞什么把戏,也跟着看了看这个摆“顶大钟”的摊主,道:“他修为好像挺高啊,你有办法?”

树小风神秘一笑,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站在了摊位前头。

“失败,下一个!”又一个炼气十层的散修顶大钟失败,白送了十块灵石,心有不甘地走下木台,很恼怒的模样。

那摊主笑眯眯地又收下十块灵石,更加兴高采烈了。他随便一估算,今天扣除掉摊租,净赚了三百块灵石了已经,真不枉他倾尽全部家当买的几颗筑基丹作钩子,估计一个月就能回本了。这就是生意经啊!

这时候树小风站到了木台上。

“道友,你要挑战?先交十块灵石。”摊主对树小风笑吟吟道。

“嗯。”树小风从口袋里摸出十块灵石,递给对方,然后道,“可以开始了么?”

“开始,开始。”摊主抬了抬手,示意道。

只见树小风伸出一只手,在虚空中赫然一凝,一把蓝色火焰形成的长刀便握在手中。

他二话不说就将命焰刀甩了过去,那铜钟结结实实地挨了这刀,“彭!!”的一声当场炸裂开来,吓得周围人一跳。

“呃?!”见此情形,摊主直接吓得下巴都快要贴到地上去了。

一些人听到这声响也都围观了过来,都纷纷震惊在当场。他们也都是头一次见到铜钟居然真的被人打破了。

那摊主有点不信,神识在树小风身上扫了好几遍,没错啊,对方就是炼气十层的家伙,怎么能使用威力如此大的法术?

“这家伙的法术很古怪啊,你见过吗?”

“咦,我好像有点印象,似乎是《燃命决》?”

“燃命决?”

“对啊,那个法术叫命焰刀,虽然听说威力很大,但是使用一次要消耗掉一百年寿命呢。这家伙命这么长的吗?”

“是啊,就算是寿命长的妖怪,恐怕都经不起这么折腾吧?为了颗筑基丹浪费掉一百年寿命?”

……

摊主听到围观者的议论,这才明白过来了一点。吗的,碰上个不要命的傻子!这真是造了八辈子孽了!

筑基成功,也就增加个一两百年寿命,这家伙倒好,为了颗筑基丹居然不要命,就算筑基成功将来也活不长啊。

慕容月听到那些话,玉容却浮现出担忧之色。树小风为了收一个弟子,居然付出如此大代价?

手中紧紧攥着一颗筑基丹,摊主眼中带着不舍之色,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也没办法不给啊,话都放出去了,赖账的话被客人们举报到管事那里去,他这辈子别想在中州继续混了。

颤颤悠悠地把那颗筑基丹用匣子装好,递给树小风后,摊主狠狠咬了咬牙,心里暗道,反正还有三颗筑基丹,回本是迟早的事。

于是回去将破碎的铜钟收拾干净,又重新挂上一个崭新的铜钟。

却看到树小风完全没有下场的意思,又扔出来十块灵石,道:

“老板,再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