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初入修真界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3476字
  • 2020-02-26 21:04:37

两人都没有经验,车厢里折腾了很久,总算找对了方法,穿上衣服出来看时,天都已经黑了。

马车经过一个驿站,今晚算是不用在荒郊野地落脚。树小风本想继续修炼燃命诀,没想到这丫头好像食髓知味了,硬是拉着他不撒手。

他不由得苦笑一阵。于是接下来十几天都在这种日子里度过。

最后反而是树小风先受不了了,跟她约法三章,三天才能来一次。不然自己的修炼就耽误了。他的修炼速度本来就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达到筑基境。好像听逍遥狂说过,妖怪的天赋与人类不一样,服用不了增进修为的丹药,筑基丹就是其中之一。

慕容月听到对方这提醒,也反应过来了,师父交代过这一路上不要忘记修炼,利用储物袋中的灵石,争取尽速达到炼气大圆满境界,师父好像还说留着几百颗筑基丹给她。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各自修炼三天,然后做一次那件事。再继续修炼。

第一次看到树小风蜕命的时候,慕容月吓得脸色惨白,差点都要哭出来,不知道为什么树小风突然冷不丁地就死在马车里。树小风复活过来时有些头疼,十分后悔没提前跟她说,哄了对方好一阵才没让对方哭出来。

等对方冷静下来后,树小风搂着慕容月的胳膊,一起悠悠回忆起往事。两人一路走来,也算悲喜交加,从一开始的互相瞧不起,到后来的误解,再到现在能走到这一步,也算殊途同归了。

这三个月就在这平淡而有趣的日子当中度过,两人终于来到中州。

树小风累计死命二十多次,也只达到了炼气大圆满境界,老是触碰不到筑基境的门径。反倒是慕容月,依靠吸收灵石,居然达到炼气七层的水平。这让树小风有过一阵嫉妒,这丫头搞不好以后修为得超过他。

“这就是中州?”树小风扶着慕容月的手下车后,看着面前一堵大墙直发愣。

这堵灰色墙壁,起码高三十余米,左右两边更是宽得看不到边际,站在墙下,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半个世界都被挡住了一样。

墙下有个门,站着两个身材魁梧的守卫,外头排着一条长龙般的队伍,树小风法眼往他们身上瞅了瞅,有些能看出修为,有些则看不出来。这就是说,这些人里面居然还有筑基境以上的修真者。

怪了,树小风好像不知听谁说起过,筑基境修为的人,就可以御剑飞行了,为什么还要在地上老老实实排队?

想什么来什么,脑海中刚闪过这个疑惑,只听空中传来“嗖”的一个声音,树小风抬眼望去,天上果真有个修真者,脚上踩着一柄大剑,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就要往城墙上飞过去。

突然只听“彭”的一声,那修真者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大剑直接撞得弯曲变形,人也惨叫着从三十米高摔到地上,鼻青脸肿。

“吗的,又来个不懂规矩的混账。城内不准飞行,后边排队去!”只听那守卫很厌烦地看了那修真者一眼,眼神就回转过来,似乎这种事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

“怎么人类都喜欢造围墙?”树小风心里嘀咕了一句。

“会长,您看我是在这边等您呢,还是先回去?”车夫对树小风问道。

树小风想了想,也不知道自己会在这待多久,便道了声“你先回去吧,回头我再雇一辆马车就是”,然后慢悠悠地往前走了。

一路上慕容月紧紧地挽着他的手,树小风挣都挣不开,心里直嘀咕,本来想找好多个小姐姐谈恋爱的,现在看来,自己这辈子怕是要栽在这丫头手里了。

两人在后头排队,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才轮到他们,树小风排得都有点不耐烦了,也不知道这中州有什么好,如此吸引他们。

“身份?”轮到树小风时,那守卫手中拿着一块玉牒,头也不抬地问道。

“康州城同舟会会长,树小风。”树小风颇为自豪道,觉得这名号说出来其实挺牛气,然后指了指一旁的慕容月,“这是会长夫人,慕容月。”让慕容月一阵害臊,这还没正式过门呢。

“同舟会?没听说过。”守卫打量着两人,“凡间帮派?”

“不是,修真门派。”树小风答道。

“修真门派?哪一国的?大楚总共就七个修真门派。”

“就是大楚国修真门派,同舟会。”树小风似乎很坚持这个说法。

守卫摇了摇头,暗道又来个自大狂,法力凝聚在手指上,在两片玉牒上各自刻了“散修”两个字,然后递给树小风两人,道:“入城费,两个人四块灵石。”

树小风大惑不解,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过路费,不过心里想着反正是个小数目,自己储物袋里有十多万块的样子,也就不放在心上了,随手掏出四块灵石递给对方,然后领着慕容月大踏步往前迈去。

不得不说这墙壁是真的厚,中间挖开的入口犹如隧道一般,虽然宽敞,却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好在过道四处镶嵌了很多发光的萤石,看起来才不那么暗。

过道里坐着很多衣衫褴褛,邋里邋遢的家伙,个个面露窘态,头发蓬松凌乱,除了手里没拿个破碗,就跟乞丐一样。

树小风法眼朝他们一扫,发现这些人都是修真者,个个从炼气三层到炼气九层不等,有男有女,年纪也是从十几岁到七八十岁都有。他们身上虽然闻不到什么怪味,但隐约好像能见到有苍蝇在他们身上飞来飞去,让人看了都觉得反胃。

慕容月见此情形,心中顿时浮起一丝害怕,挽着树小风的手更紧了些。树小风倒是看得直咋舌,这就是修真界?这些修真者怎么混得都这么惨?

看到树小风走来,那些“乞丐”忽然一双双眼睛齐齐一亮,争先恐后地跑了过来,七嘴八舌道:“道友,初来中州吗?需要向导吗?只要十块灵石,带你转遍中州外城!”

“别听他的,我只要八块灵石!”

“我七块!”

然后这些“乞丐”就推推搡搡起来。

“向导?”树小风摸不着头脑。

“嗨!看来两位道友是头一次来中州,有所不知啊。别看我们穿的这副模样,我们可在中州混了几十年了,整个中州内城外城都熟得很,你们要不要雇一个?”当中有个“乞丐”解释了起来。

混了几十年就这副模样?树小风有些纳闷,这中州看起来怎么比康州还穷的样子,转而对慕容月耳语道:“我看他们挺惨的,咱们同舟会现在缺有修真根骨的弟子,你看要不要把这些人收进来?”

“你是会长,你说了算。”慕容月小心翼翼道。

“咳咳!”于是树小风干咳两声,正了正身子道,“要做我向导也行,不过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加入我同舟会,你们可有谁愿意?”

“同舟会?”这些乞丐面面相觑,没听说过这个名字,然后有人问道,“可是修真门派?”

“正是。”树小风点了点头。

“那你是同舟会的什么?内门弟子?”他们又问。

“本座乃同舟会会长。”树小风自豪道。

“会长?”那些“乞丐”们有些狐疑地打量着这个年轻人,有一些修为较高的人看出了树小风的修为,不过才炼气十层而已,便又问,“你们可有金丹期长老坐镇?”

树小风闻言一愣,脑中只想起来个逍遥狂,但是他好像还不知道逍遥狂是什么修为,又转头对慕容月耳语:“你师父是什么境界?”

“化神境。比金丹期高出两个境界。”慕容月十分小声说道。

树小风是个老实人,于是朝他们摇了摇头,道:“没有金丹期长老。”

“嗨!”这些乞丐闻言顿时一个个摆起手来,作鸟兽散,让树小风都有点始料未及。

这些人宁愿在这里当乞丐也不愿意加入他们同舟会?

当中有个脸上长了颗大痣的五旬老者更是直接一脸鄙夷,破口大骂:“连个金丹期长老都没有,也敢称修真门派?真是涮我们开心呢,又遇到个脑子装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树小风听到这话有些恼怒,但很快就压了下来。如果是从前,以他的脾气,早就一拳头照这脸上长痣的老家伙打过去了,但经历过那些事后,有些不重要的小事他就不会轻易动粗了。

“赶紧走远点,别耽误我们拦生意!”那脸上长痣的老者却还是没住口的意思,“看我们穿得破破烂烂,真以为我们是要饭的?一个破散修,在凡界混得人模狗样就自以为了不起,没见过世面。”

“老袁,过来吧,犯不着发脾气。”顿时有另一个“乞丐”过去劝道,“散修那么多,这种人咱们也不是头一次遇到了。”

树小风与慕容月两人直发懵,被骂得摸不着头脑。

这时候忽然有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畏畏缩缩地走了过来,看起来好像才十二岁的样子,树小风看了眼对方的修为,才炼气一层。

众“乞丐”看待这小女孩的眼神,跟刚才看待树小风的眼神如出一辙,估计这小女孩在这群人里面也混得不好。

小女孩似乎十分内向,一张小脸更是可怜巴巴,对着树小风,怯生生道:“道友,要不收我吧。而且我只要两块灵石,就可以当你们向导。”

慕容月看着这小女孩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知为何突然有点爱心泛滥的感觉,拉着树小风的胳膊道:“要不就她吧?”

“嗯,行吧。”树小风淡淡道,然后从藏在腰间的储物袋里摸出十块灵石,“先给你十块吧,做得好的话,我再给你加一些。”

小女孩显然喜出望外,接过十块灵石揣在怀里,水汪汪的大眼睛浮出一丝笑意:“谢谢道友!两位道友跟我来吧。”

那些“乞丐”们这时候才有些愕然,那家伙怎么连储物袋都有?那储物袋可是价值八十块灵石啊。

“看走眼了吧,老袁。”有个“乞丐”对那脸上长痣的老者嘲笑道。

“哼,鬼知道那家伙从哪里偷来的。”叫“老袁”的家伙虽然有些惊疑,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实在是中州人流量太大,很多没踏足过修真界的散修,都真的把他们当乞丐了,所以这些人才感觉十分反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