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马车上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066字
  • 2020-02-25 19:19:21

中州距离康州极远,具体多少长度树小风也没个概念,只是听弟子们说坐马车过去也得足足三个月。

以逍遥狂的修为,本想直接御空带他们过去,但转念一想,自己的本意是想让两个孩子历练一番,过多干预反而不利于他们成长。反正已经把五行通灵符给了慕容月,不到万不得已,他就不出手帮忙了。

结果树小风还真就只能吩咐手下雇来两辆马车。他一辆,慕容月一辆。

“一辆就好了,两辆太费银子。”慕容月小脸一红,怯生生道。

树小风闻言一怔,暗道这丫头怎么突然懂得省钱起来了?不过倒也没有说什么,心里想着这一路就是三个月,路上一个人呆在车里也是无聊,有个人唠嗑解闷也不错。

再加上自从半年前那场变故后,慕容月仿佛变了一个人,完全不再有一丁点大小姐模样,变得温柔恬静,树小风也是越看越顺眼,不再像以前那样用“下蛋老母鸡”的眼光看待了。

就是不知道睡觉的时候怎么安排,大不了她睡车厢里头,自己将就些,到外头随便找块大石头吧!

逍遥狂倒是两眼一抹黑,以他三千多岁的老人精能看不出慕容月在想什么?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完了,好白菜要被猪拱了。他就不信树小风能规规矩矩,老老实实。

两人共乘一辆马车,车夫扬鞭朝马屁甩去,只听“律律”的马嘶声,马车从康州出发,向远方疾驰。

“唉。”望着马车离去的背影,逍遥狂神色稍许复杂,然后转身对牧空道,“这段时间你来做代理会长吧。”

“是,师父。”牧空拱手道,依然是一副闷葫芦模样。

逍遥狂则对牧空这徒弟挺有好感的,又听话又老实,任劳任怨,就是不喜欢说话,也不知道憋着都在想什么。

……

马车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慕容月探头望了望窗外,已经再也看不到康州的踪影,多少有些百感交集,这还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出城。

悠悠一叹,缩回身子到车厢内,却看到树小风此时正在鼓捣那个储物袋。

不用说,刚出城树小风就找借口把慕容月的储物袋拿回来了,也不管对方答不答应,反正这储物袋本来就是自己的战利品,也算是物归原主。

树小风凝聚法力在手上,然后朝储物袋伸了进去,没想到储物袋感应到法力后,居然产生了股吸力。然后他意念一动,就能感觉到各种东西在他的手边飘来飘去,他随手拿出一样东西,赫然是当初夏侯亭用来攻击他的会爆炸的黄纸,听逍遥狂说好像是叫符篆。

除了符篆外,还有一种黄纸,外形跟符篆一样,但是威能更大,称之为“符宝”。而那天穿破树小风喉咙的菱形暗器,则被称之为“法器”。

除了符篆、符宝和法器外,树小风又摸到很多块淡白色结晶体,逍遥狂说那是灵石,是修真界的硬通货,就跟凡界的银子一样好使。树小风随手一估,这灵石怕是有十多万块。

他一边鼓捣储物袋一边咂摸嘴,他当初十两银子能买到那么多好吃的,也不知道修真界的鸡腿是不是比凡界要香?

“树小风,我有事要问你。”看着对方那一副入迷的样子,慕容月有点不是滋味,坐着也不是,站着也不是,尴尬至极,就不知道旁边呆着个大活人么。

“说。”树小风头也不回道,两眼还那储物袋上。

“你当初…”慕容月闻言迟疑了起来,既想问对方还记不记得那个以身相许的约定,又想问对方为什么会为同舟会拼命至此,最后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该问哪个,无奈道,“当初杀四位长老时,你是怎么想的?”

树小风闻言一愣,顿时停止了动作。对了,他好像还没跟这丫头详细解释过。

于是他也不再去弄那个储物袋了,一下子坐到慕容月身边,淡淡道:“你知道梅长老的七月蛊么?”

“七月蛊?”慕容月稍稍沉吟,很快就记起来了。

七月蛊,是梅长老的绝技之一,能够控制人的奇经八脉。

“我当时因为鲁莽,被梅长老种下七月蛊。”树小风怅然道,“后来星罗门攻打过来,梅长老暗中催动七月蛊,控制我捡起了剑…”

后面发生什么事,他就不继续往下说了,估计对方肯定能猜到。

“所以是梅长老为了保全同舟会弟子,自己选择死的?”慕容月神色闪过一丝恍然,两指轻轻托着下巴,“那你当初为何又说…?”

树小风神色一下子怔住,哎哟他怎么把这最重要的事给忘了。当初他也就随口一说,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那时候说了,打败夏侯亭的条件,是让这丫头以身相许…他倒是奇怪,他都把这事忘了,这丫头怎么还记得。

“当时我是个被架空的会长,弟子们都不听我的,同舟会上上下下的事都是你在操劳。那种节骨眼上,如果我跟你说实话,估计你也只能半信半疑,还不如编个更可信的话,让你放心一点。”树小风徐徐解释起来。

“原来如此…”慕容月颔首思量,再次抬起头来时,看向树小风的眼神忽然带着一种异样的神采。

她原来一直误会了树小风,树小风一直都没有背叛过同舟会,父亲看来肯定也不是树小风害死的。

原本就喜欢对方的那颗心,在消除了这一层误解后,跃动得更加热烈了些。

这下轮到树小风尴尬了,被对方这古怪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木头一样坐在一边,不知道该说什么。

马车这时候经过一段崎岖坎坷的烂路,颠得左右摇晃,树小风与慕容月的胳膊互相顶来顶去,最后慕容月整个人都倒在了树小风怀里。

对方身上的奇特香味飘入树小风鼻中,树小风只感到整个人有些恍惚,说起来他这一生还是头一次离一个女孩这么近。

而慕容月倒入树小风怀中后,也不回起身来,就这样一直靠着,弄得树小风两只手都不知道往哪边放。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两人周旋一阵,很快发生了不可描述的关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