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出发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3212字
  • 2020-02-25 15:07:19

树小风听到这话,没什么太大反应,脸上满是烦闷之色,一句话也不说。他就想不明白了,怎么每个人都对修真界趋之若鹜,那地方真那么好?小姐姐很多还是酒肉很好吃?

而且记得夏侯亭说过,修真一途,要薄情寡义,斩断凡根,他就更加反感。

其实也难怪他这样态度。凡人都有生老病死,寿命只有短暂的几十年,自然都想修道长生。如果都有树小风这寿命,谁又愿意削减脑袋往修真界里钻。

逍遥狂看树小风这副模样,内心有些纳闷,想不明白上一任会长为什么要把位置传给这小子。能够为了同舟会跟别人同归于尽,算是勇气可嘉,可这上进心未免…

瞅了这小子半天,最后直摇头:“你小子,这几天休息好了。去趟中州见见世面!”

也不管对方答应不答应,说罢就拉着慕容月的手出去了。

慕容月本想继续在树小风房间里多呆一会,可没想到这老道看似仙风道骨,力气却大得很,拉她的手根本挣脱不开。

两人来到大殿中时,逍遥狂总算松开了手,沉声道:“你记得条件吧?你现在是我徒弟了。”

慕容月愣神片刻,旋即就要下跪:“师父在上,受徒儿…”

“唉行行行了,贫道没那么多臭规矩。”逍遥狂烦闷地说了声,还是被那树小风给气的。

干咳一声后,把树小风的事抛诸脑后,逍遥狂神识顿时往慕容月身上一扫,再次确认了这女娃是血灵根无疑。不过他这次倒有了新的发现,慕容月的灵脉上,被种下一层禁制,那禁制虽然不算强大,但也能遏制住她的修炼天赋。

“徒儿,为师有些事情要问你。”逍遥狂抿着自己花白的胡须开口问道。

“师父请讲。”慕容月十分恭敬道。

对方这副温顺模样让逍遥狂很是受用,他总算面容一展,和蔼地笑了起来,道:“你是不是有惧血的病症?”

慕容月当即瞪大了眼睛:“这您也知道?”

“你生来不容易落泪,可对?”

“师父真是神机妙算,听父亲说,我只在三岁时我娘离开的时候哭过一次。半年前同舟会遭难,又哭过第二次。”

慕容月现在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个道长了,说什么什么准,救一条命也不费吹灰之力,而且听刚才的对话,这道长三千多岁了?真是个活神仙。

逍遥狂点了点头:“你娘恐怕是东极海域的妈祖后人,当然了,你也是。”

“妈祖后人?”慕容月大惑不解。妈祖?她从来没听说过。

“妈祖没听说过,盘古总听说过吧?当年盘古仙逝时,皮肤化作山川大地,毛发化作花草树木,血化作了什么你可知道?”

“江河湖海?”

“对,江河湖海!”逍遥狂郑重道,“妈祖一族,身上传承着盘古的一缕精血,被修真界称之为血灵根。若将来修为达到元婴期,能够拥有召唤海洋的能力。你与你娘,都是血灵根的传承者。”

“呃?”慕容月小脸煞白,有点闷不过味来。这师父在说什么奇怪的东西?她一个普普通通的俗世大小姐,怎么跟修真界扯上关系了?

逍遥狂这时候伸出手指朝着慕容月的额头轻轻一点,只见一道蓝光钻入额头之内,慕容月惊愕片刻,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感觉整个人比以往要清明了一些。

接着,他从腰间储物袋里拿出一本古朴破旧的小册子,朝慕容月扔了过去,道:“你身上的灵脉禁制已经被我解了。我估摸着是你娘种下的,你娘应该是不想让你踏足修真界,一辈子快快乐乐当个大小姐。不过现在既然你是我的徒弟,就没这个担忧了。这功法你拿去好好修炼,对了…”

逍遥狂这时候想起了什么,又拉着慕容月来到大殿外侧,那个之前树小风与夏侯亭大战的地方。他法眼一开,瞅到了上空漂浮着的金色混沌。

没想到三千年了,这灵眼还在…逍遥狂脸上喜不自胜。黄云山这处灵眼,可是楚国境内最上乘品阶的灵眼,当初三千年前同舟会正是依仗这灵眼才问鼎人界修真门派之巅。一切都是天意啊。

“以后你就在这里修炼这功法。”逍遥狂完全是命令的语气道,转而又想到了什么,“对了,你怎么会喜欢上树小风那小子?我就看不出他哪里好了。”

慕容月听到师父后面那句话,一张俏脸变得通红起来。自己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逍遥狂有些不痛快地摆摆手离开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丫头真当他三千多岁的老人精看不出来?

……

转眼就过了三天。树小风第二天的时候就能下地了,第三天全身活动自如,连蹦带跳都不在话下。不过,他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本来觉得灭掉星罗门以后,他身上的担子就已经卸下了,也算对慕容云与四位长老有个交代,现在居然又半路杀出个糟老头子,这糟老头子还跟他不太对付,看他的眼神不是鄙夷就是不屑。

弄得树小风后来自己也烦了,他性子就属于那种顺毛驴,骂他他就烦,对他好他就真心实意地回报。就像当初慕容云对他谈心,梅长风对他恶言相向,所以他的态度就迥然不同。于是对这个逍遥狂也是冷眼以对。哼,说穿了对方才三千多岁,自己的年纪比对方多出几万倍,嚣张什么!

能下地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牧空,问对方有没有在夏侯亭的尸体上找到个囊袋。当初和夏侯亭对战的时候,他对这个问题一直大惑不解,为什么夏侯亭那家伙腰间的囊袋像百宝箱似的,啥玩意都掏得出来。

“那是储物袋。”刚好也在场的逍遥狂一脸嫌弃地解释道,“修真界常用的东西,没见过世面,这都不知道。”

树小风一听对方这口气,憋了几天的火气当即爆发起来:“嘿你个老东西,我需要你解释了么?多管闲事的家伙。”

逍遥狂微微一愣,自打修为达到金丹境以后,他还真没见过有人敢指着鼻子骂他,也是火冒三丈:“不需要拉倒!改天有你小子求我的时候。”

说着怫然而去,树小风揣上夏侯亭那个储物袋,也是气冲冲地走了,只留下牧空一个人干瞪眼。

其实气归气,逍遥狂对树小风这孩子也不算失望,毕竟是为了同舟会拼命过的人。只不过两人大概天生性格不对付,都属于那种驴脾气,一见面就是针尖对麦芒。

这三天逍遥狂把同舟会上上下下弟子的根骨查了个干净,几乎没一个人有修行灵根的,倒是牧空这小子身上有四象伪灵根,虽然不是什么好灵根,但是思虑再三,干脆把牧空也收为弟子。这更加让树小风怒火中烧,感觉分明就是针对他的。

继续呆在同舟会也是受气,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这糟老头子之前不是叫自己去中州见见世面么?行啊,大不了一走了之,于是三天后特意过来辞行。

“慢着!”听树小风说要走,逍遥狂这才稍许收敛了点怒气,过去给树小风递了一张紫色符纸,“这是五行通灵符,捏碎以后可以把我召唤到你身边,你小子路上遇到危险的时候用得上。”

树小风有些惊愕,接过这张五行通灵符看了半天,这才对逍遥狂的反感减了些许。老头子还算有点良心。

“师父,我能跟去么?”听到树小风要走,慕容月有些紧张。这段时间不知怎么了,每天都想跟树小风见一面,不然做什么事都没心思。

逍遥狂转过身来看着慕容月,突然一拍自己脑门,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细细一想,这孩子毕竟是妈祖后人,将来同舟会重回修真门派,这孩子估计也会是个中坚力量,现在跟着去历练一番也好。

而且这三天里,慕容月时常跑过来端茶递水,嘘寒问暖,让逍遥狂很是顺心。

逍遥狂救过树小风,又是自己师父,遥想半年前父亲去世,慕容月却没有好好孝顺过,子欲养而亲不在,她潜意识里已经把逍遥狂当做了父亲,曾经的缺憾,现在在逍遥狂身上终于找到了慰藉。

而逍遥狂也是一样。他一个人在灵界孤独地摸爬滚打两千多年,想方设法要跻身仙界,最终还是铩羽而归,时常一个人无处倾述。现在突然有个懂事的女娃,又是给他关心慰问,又是给他端茶递水,不知不觉也把慕容月当做女儿看待。

两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这三天来却相处得亲如父女。

逍遥狂想了想,道了声“也行”,然后走过去夺回树小风手中的五行通灵符,顺带着把对方的储物袋也摘了过来,统统递给慕容月。

“这些你拿着,遇到危险把五行通灵符捏碎,召唤我出来。”逍遥狂对慕容月关切道。

树小风直接看傻了,刚对逍遥狂产生的那丝好感瞬间湮灭,指着逍遥狂鼻子骂道:“你个老东西,脑子是不是有坑?给我的东西又拿回去?而且那储物袋可是我的!”

“怎么?不服气?”逍遥狂沉声道,“不想去就算了。”

“哼。”树小风双手交叉在胸前,侧过了身子,一个人生闷气。

慕容月见状,急忙走了过去,拉了拉树小风胳膊,小声道:“算了,反正咱们要一起去,我的不都是你的。”

声音虽然小,但又岂能逃得过逍遥狂这种修为高深的人。不过逍遥狂倒是装作没听见,道了声“准备好了就出发吧。”然后一个人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