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同舟会往事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342字
  • 2020-02-24 19:56:47

只见逍遥狂两指伸向虚空,口中轻吐一个“去”字,便见到一道白光从双指凭空生出,化成一条白色光带,往断崖下飞去。

那光带去势极快,瞬间就追上了正在坠落的慕容月,将其轻轻托住,然后向上浮了起来。

两位执事见此情形早已大为愕然,没想到这老道居然真会些道法,是个神仙!那神通,让人叹为观止啊!

慕容月被白色光带拖着,回到了断崖上,缓缓落地,一双美眸有点发懵,直到看到那老道把白色光带收回手中,才有些反应过来。

“道长,您这是何意?”慕容月不解问道。

“你个小娃子还真是实在。”逍遥狂瞅着慕容月打量片刻,一副惋惜的样子,“死就不必了!挺好一大姑娘。不过贫道有个条件,救了那树小风后,你得当我徒弟。”

“只要道长相救,小女子任何条件都答应。”慕容月不假思索道,对要当对方徒弟没什么反应。

逍遥狂却不太是滋味。想当初在人界的时候,多少天赋异禀的修真者想要拜他为师,他理都懒得理,这会搞得跟自己倒贴一样,这理上哪说去。

老道又是摇头叹息一阵,这才回到寝房内,从腰间囊袋中掏出一株散发着橙色荧光的药草,对其轻吐一口仙气,阵阵橙色光华飘出,散落到树小风胸上的伤口上。

望着那橙色光华在树小风身上逐渐消逝,逍遥狂一阵肉疼,这药草名为“龙鳞仙草”,可是在五界都炙手可热的宝贵炼药材料,到是便宜了这个树妖。回头把这小子救活了可得好好算算这笔账。

随着时间推移,树小风胸口的伤,有了这龙鳞仙草的帮助,竟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一开始从伤口处长出几颗嫩芽,嫩芽慢慢长大,变成枝干,填充了树小风的伤口。

“咳咳…”忽然一个久违的声音响了起来。

“会长,你终于醒了!”慕容月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但转而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阵绯红,然后沉默着退后几步。

记得树小风当初说过,让他打败夏侯亭有一个条件,就是她的身子。也不知道树小风还记不记得这件事。

树小风迟缓地睁开眼睛,依旧半妖化的脸上却有些迷茫,只能依稀记得自己把夏侯亭杀了,醒来自己却躺在床上。

“炼气九层?”树小风苏醒后,逍遥狂神识感应到了树小风身上的修为,有些惊愕,“小子,你是妖修?”

树小风仍然一头雾水,不清楚这老道是谁,对着慕容月问道:“发生什么了?”

“还能发生什么,你小子危在旦夕,如果不是这女娃…”逍遥狂正打算接着说下去,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肘被顶了一下,不明所以地回过头去,只见慕容月黛眉紧蹙,对着他紧张地摇了摇头。

原因很简单,慕容月不想让树小风知道欠她一份人情。

逍遥狂愣住片刻,旋即恍然大悟,这小丫头原来还是单相思啊,两人那层窗户纸还没捅破?

于是一双老眼微眯,瞅着树小风,神色有些嫌弃,琢磨不明白这小子何德何能可以让血灵根如此迷恋,干咳一声,悠悠道:“是贫道救了你。”

“哦。”树小风神色复杂地朝慕容月望去,不知道两人刚才那眼神是怎么回事,最后虚弱道,“多谢道长。不知道长为何出手相助?”

这随口一个问题,树小风觉得没什么,反而有些点醒了慕容月。是啊,她也有点想不明白,这老道金银珠宝样样看不上,还会仙法神术,估计是个深不可测的家伙,怕是到哪都会被人当神仙一样供起来,为什么要收她当徒弟?就因为她有勇气跳悬崖?

“出手相助?很简单啊。”逍遥狂淡淡笑了起来,也不打算卖关子了,“贫道正是三千年前同舟会会长,逍遥狂!”

“呃?!”

慕容月与树小风同时一愣。三千年前?这老道三千多岁了?他是曾经的会长?

受过慕容云传承,知道同舟会往事的树小风比较先回过神来。

同舟会有过只剩寥寥几人的落寞,也有过问鼎人界修真之巅的时候!树小风脑海里闪过老会长的那句话。

“三千年前同舟会是修真门派?”树小风想了想问道。

逍遥狂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小子脑袋瓜子转得挺快,这么快就琢磨明白了:“正是。不仅如此,还是人界首屈一指的修真门派!”

慕容月恍惚地听着两人的对话,有些跟不上节奏了,这都什么神仙对话啊。

“那一千年前,人魔两界大战的时候,道长在何处?”树小风迫不及待地问。老会长说过,一千年前人魔两界大战,同舟会很多东西断了传承。

“那时候贫道已经飞升灵界,错过了这场大战。”逍遥狂有些叹惋之色,“可惜啊,我也是回到人界后听其他散修说起过,才知道这件事。”

“灵界?”树小风有点弄不懂了。

他虽然活了几千万年,但妖怪灵慧觉醒比人类要慢,所以那几千万年对他来说,只是一些朦胧的印象,就像三岁小孩听大人说话一样,半懂不懂。这灵界是什么东西,他就弄不太明白。

逍遥狂看对方这表情,本想解释,但最后还是迟缓道:“算了,这东西不是你这种境界需要了解的。”转而突然想起了什么,接着道,“对了,那块会长令还在不在?那可是…”

那可是盘古祖师留下的宝物。逍遥狂本想把这话说出来,但又反应过来这个秘密向来只传承于两任会长之间,他也是当过一任会长才知道的。望着还在旁边站着的慕容月,欲言又止。

慕容月闻言,则很快从衣袖从拿出一块墨绿色的玉石,放到树小风身边:“会长令在这。”

这会长令是在清理夏侯亭尸体的时候,在不远处发现的。

会长令靠近树小风后,时不时便闪出青色光芒,逍遥狂看在眼里,宽心了不少,这最重要的传承还好没断。

只见他忽然神色傲然起来,对树小风冷冷道:“小子,既然你担任这会长之位,有些事你就不得不做。否则我随时能灭了你。”

“道长?”慕容月闻言有些紧张,刚才还聊得好好的,这会逍遥狂怎么忽然变了副模样。

树小风悠悠一叹,暗道他从来就没想过要当会长啊。是慕容云临终前硬托付给他的。然后为了对付星罗门,他一直没心思琢磨这事,他就一妖怪,刚来康州的时候就打算找几个漂亮姐姐谈恋爱,鬼知道发展成今天这地步。于是道:“能换人不?”

“唔?”逍遥狂听到这回答显然不是很满意,腾的一下就生气了,“你以为是买东西说换就换?”

本来还挺欣赏这小子,听完这回答越瞅他越不顺眼。

树小风只得苦笑一声:“那说罢,要做什么事?”

“让同舟会重回人界修真之巅!”逍遥狂郑重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