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设擂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300字
  • 2020-01-22 19:32:54

“你…你说什么?!”慕容月顿时气得快要跳起来,明明她现在是受害者,明明是她被莫名其妙绑架到这里来,现在这绑匪大言不惭还嫌她罗里吧嗦,这理上哪说去?

树小风不明白对方怎么突然生气起来,不过也懒得理她,扭头就要走了。

女人心思真是复杂,被用强的她会反抗到底,现在人家嫌弃她了,她的自尊心反倒受不了了。她暗暗发誓,一定要让面前此人吃到苦头。

“你给我站住!”慕容月大喝道。

“还有事?”树小风大惑不解地回头道。

“你有胆量绑架本小姐,就别想这样一走了之。有种就留下名字,你敢吗?”慕容道。

“哦,名字…”树小风颔首思量。

说起来,这也是第一次向别人介绍自己,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字呢。

只见树小风微微拱手,神态恭敬道:“晚辈树小风,这厢有礼。”

“晚…我晚你吗个头!”慕容月看到对方这副惺惺作态的模样,简直就气不打一处来,“树小风,你给我等着!本姑娘堂堂同舟会会长的女儿,你敢如此冒犯,有你好果子吃!到时候,我看你还会不会如此嚣张…”

“唉,又开始碎碎念了。”树小风烦闷地挖了挖耳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怎么这些人的反应跟自己想象得不太一样?”他暗自嘀咕,“看来人类的交流方式,自己还得再学习学习才是。”

于是又在城中转悠了两天,直到第三天的时候,树小风惊异地发现,自己肚子开始咕咕叫起来了。

那种感觉真是难以言表,他此生从未体验过,好像有点乏力,懒得动弹,很想要大口大口地咬下什么东西。

一个字来形容那种感觉,就是饿!

他突然恍然大悟,原来饿就是这种状态。

步履蹒跚地在大街上闲逛,这时候他已经失去了初来的兴致,有点精神萎靡,恍惚间听到身边似乎有人在吆喝:“大馒头!香喷喷的大馒头,一文钱一个!”

转过身来,只见那人打开一个蒸笼,一股香气扑面而来,树小风猛然身子一震,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不自觉地就往这里靠近。

“哟,客官,大馒头一文钱一个,您要来点?”摊贩见树小风过来,便热情招呼一声。

树小风也没怎么听到对方在说什么,只感觉手居然鬼使神差地自己伸出去了,缩回来时已经抓住了一只白皙细腻的馒头。

他一把就塞到了嘴里,整个口腔被一股麦芽的香甜味道充斥,哈喇子不住地分泌,条件反射地嚼了嚼咽下,整个身子骨都觉得舒坦。

树小风二话不说,就抓起第二个馒头吞下肚,然后第三个,第四个…

速度实在太快了,摊贩都来不及拦着,转眼间一百多个馒头被他吃得一干二净。

“客官,一共一钱零三文,您看?”等他终于吃干抹净,摊贩笑嘻嘻地伸手道。

“啥玩意?”树小风看对方的动作不明白。

“欸我说客官,一个馒头一文钱,您刚才吃了一百零三个,我零头就给您去了,给我一钱银子就行。”摊贩道。

“吃东西还得给钱?你摆在路上不就是给人吃的吗?”树小风觉得没道理。

“嘿!好小子,原来是要吃霸王餐啊!”摊贩明白过来了,看这小子文文弱弱的,居然有胆子赖账,当即就怒火中烧,对着周围的同行喊道,“大家都过来看看,这边有个毛头小子,毛还没长齐,学人家吃霸王餐!”

马上就有一堆人围了过来对着树小风指指骂骂,树小风恼羞成怒,正打算一拳头把这些人全干趴在地上,这时候突然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大喊:

“同舟会会长在城东设擂啦!今天要收二十名内门弟子,大家快去看比武啊!”

“同舟会比武?”大家伙面面相觑。

“还等什么啊,十年难得遇到一回,赶紧过去看啊!”其中有个人毫不犹豫地喊道。

十年盛况,人生有几个十年?当然得过去围观。更何况在角出内门弟子名单后,会长会亲自往台下给观众们撒钱讨个彩头,随随便便都能捡个几铜板。

于是大家伙也没了凑热闹的兴致,一窝蜂地往城东赶了过去,都想着捡钱去了,把眼前这事晾在了一边。

树小风思忖片刻,他又不是傻子,自然混到人群当中,跟着跑走了。

“钱,我的钱…”摊贩叫苦不迭。

……

不一会儿随着人流来到城东,树小风定睛一看,只见围观人群的正中间,设了一个三米多高的大木台子,十分宽敞,上面铺着红布。

木台子的一侧,连着一处台阶,台阶的另一端,直连高处的看台。

看台上坐着五个人,四男一女,全是上了年纪的中年人和老人。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见观众基本已经到齐了,忽然有一个赤裸上身的魁梧壮汉走上擂台,手提一个铜锣敲了一声,对众人道:

“承蒙康州诸位乡亲往日对同舟会的厚爱!今日又是十年一度,会长慕容云在此设擂,广纳天下俊才,凡二十岁以下之少年,上场比武者,皆可获铜钱十文,胜出者,可获五十文!按照往例,前二十名优胜者,将被收为我同舟会内门弟子,不但月俸五两,还将由会长慕容云及梅兰竹菊四位长老亲自教导!”

说罢,便见得一个比敲锣人更加虎背熊腰的虬须大汉从台下一跃而起,跳到擂台中央,拱手对众人道:

“外门弟子蒋俊华在此领教,可有好汉愿意上来?”

众人听闻到此处,个个开始交头接耳,指着那位叫蒋俊华的壮汉议论纷纷。

“蒋俊华?我记得此人哪,听说当初被派到城外,徒手活捉了一只野狼回来,这谁打得过?”

“废话,会长亲自挑选的,能选个废物来占擂不成?你以为五十文钱那么好拿?”

“就是。”

……

树小风倒是对那个壮汉毫不关心,托着下巴凝眉暗思,不得其解,轻轻拍了旁边一人肩膀,问道:

“这位小哥,请问你知道五两是多少文钱吗?”

旁边那人愣神地看了过来,纳闷怎么有人会问这么蠢的问题。但见这年轻人看样子也算清秀,遂回答道:

“一两就是十钱,十钱就是一千文啊。”

树小风听得暗自心惊,吃手道:“那五两就是五千文了?我的天,每个月能买五千个大馒头?”

那人摇了摇头,暗道碰到个傻子。

这当儿,已经过去了一刻钟,蒋俊华还在台上站着,还没有人出来挑战。看来大家都在观望。

“我来一试!”

大概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只见人群当中一位十七八岁的白衣少年一跃而起,在空中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稳稳当当地落到擂台之上,对蒋俊华拱手道:

“在下林非,特来讨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