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骑毛驴的老道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223字
  • 2020-02-24 02:47:58

望着夏侯亭的尸体,树小风确认片刻,最终痛苦地捂着胸口,跪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地面不让自己倒下。

元尊天魔见状,急忙收回树小风身上的魔气,但看到树小风胸膛那个碗口大的伤口,也是束手无策。魔界生灵善战,却并不懂疗愈之道。这孩子现在恐怕生命垂危。

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树小风还真有可能死在这!

元尊天魔悠悠叹了口气,想要帮上什么忙,却是无济于事。

树小风感觉意识越来越朦胧,越来越恍惚,没过多久,就昏迷过去。

……

与此同时,康州城外,同舟会弟子与星罗门救兵的战斗也已经告捷,俘虏了不少星罗门弟子。这场战斗,同舟会大获全胜。

“大小姐,你怎么在这?”半山腰上,牧空正在清理星罗门弟子的尸体,忽然看到慕容月走来,便问道,“你的眼睛怎么了?”

此时慕容月的眼睛依旧蒙着黄巾。战斗虽已结束,但黄云山到处都是星罗门弟子的尸体,地上的血也没有清理干净,她只能蒙住眼睛像盲人一样走着。

“树小风在哪?”慕容月问道。

“应该在山顶上。”牧空悠悠说道,“会长说过,那夏侯亭是修真者,他们那种级别的战斗,我们插手不了,只能添麻烦。不然我已经上去找了。”

慕容月二话不说,就摸索着往山上跑去。

“呃?大小姐?我陪你上去吧。”牧空见状一愣,又看对方蒙着眼睛,有些放心不下,便说道。

“不用。”慕容月用斩钉截铁的口吻道,“你留下把地上血迹洗干净。”

“是。”牧空拱手道,但表情还是十分担忧,犹豫片刻,也还是偷偷在后面跟了上去。

“树小风!”不一会儿来到山顶,慕容月感觉周围静得出奇,什么声音都没有,心中顿时一紧,有些急切地喊了起来,“树小风!你在哪里?”

“大小姐,在这里。”忽然牧空的声音传了过来。

“呃?”慕容月不知为何是牧空在回答她,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她缓缓蹲了下去,手凭着感觉往前摸去,却只摸到一片片干枯的树皮,不一会儿,她摸到一个凹陷下去的碗口大的洞。

“树小风怎么了?”慕容月问道。

牧空望着不远处那找不到头的夏侯亭的尸体,又看了看树小风半妖化的树身上,有一个碗口大的伤口,怅然叹道:“会长…恐怕伤得很重…”

其实,他没有说实话。他连树小风的脉搏都感应不到,身体一片冰凉,如果是人类的话,这样的状况,怕是已经死了。

“树小风…”慕容月玉容有些憔悴,摸着树小风那冷冰冰的身体,也察觉出了什么。

这半年来,她一直认为树小风不过是为了得到她,所以才出手帮助同舟会。可现在,她却想不明白了。

为了这样一个简单的目的,树小风为何会付出生命去战斗,难道她对他来说,真的那么重要?

她又一次看不清树小风了。每次以为自己看穿了对方的为人,对方却总会做出出乎她的意料的事。

然而,在此刻,她心中只浮现出了一个强烈的念头,她不能让树小风死!

“把会长搬到卧房里去吧。”慕容月浅声道,“把城里所有的郎中都请来,一定要治好会长。”

“是。”牧空点点头,扛起了树小风的身子,往大殿旁侧走去。

安置好树小风后,牧空向弟子们解释了黄巾行动的来龙去脉。弟子们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半年来他们一直以为树小风是个卑鄙无耻的家伙,没想到为了同舟会原来忍辱负重到现在,更是为了打败夏侯亭而身受重伤。

慕容月吩咐下去,全康州的郎中不管医术高低,都被同舟会弟子们请上了山,为树小风诊治。

然而这些俗世郎中,连治凡人的一些疑难杂症都时常束手无策,更何况医治一个妖怪?摸不到脉搏,感应不到气血,怎么看都已经死了。每个郎中都摇头叹息,劝慕容月接受这个事实。

“呸!你们这些庸医!全都给我滚!”慕容月声音颤抖地骂道,把他们全部赶了出去。

但其实她又何尝不知道,树小风已经死了。只是,她实在无法接受。父亲死了,四位长老死了,红儿死了,她唯一还有所挂念的树小风,也死了!

只是过了半年,她喜欢的所有人都死了!

慕容月关上房门,看着躺在床上的树小风,神情有些崩溃地瑟缩在角落里,手紧紧地捂在脸上,眼泪随时有可能倾泻而出。

……

三日后,星罗门那些俘虏们被关了起来,战斗的痕迹清扫完毕后,康州城重新开放,市集重新热闹起来。但,已经物是人非。

那日午后,忽然有个看上去年过六旬的老者,身上穿着蓝色道袍,一头银发上绑着一个带着八卦图案的发髻,骑着一头毫不起眼的小毛驴,口中哼着不着调的小曲,慢悠悠地来到康州门口。

“站住,什么人?”城卫两把长矛交叉一拦,瞅着这骑毛驴的老道,“知道规矩么?路引!”

老道和善地笑了笑,从容不迫地伸出一根手指,对着这两名城卫:

“定!”

两个城卫的身体直接僵住不动,思维也停顿起来。老道骑着毛驴步入护城河上,四只驴蹄竟直接漂浮在河面上。

待老道进城后,那两个城卫身体才能重新活动自如,他们相互瞅了一眼,面面相觑,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看了看城内街景,不知为何,老道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

来到一个叫“百味楼”的酒楼门口,老道爬了下来,随手朝毛驴摆了摆手,那毛驴居然自觉朝马厩走去了。

老道负手慢悠悠进了酒楼,随便挑了个位置落座,小二便过来问道:“客官要吃些什么?”

“把你们最好的酒菜都摆上来吧。”老道说着胸口中摸出一枚金锭,放到桌上。

小二下巴微微拉长,没想到又遇到大主顾,当即恭敬地收下那金锭:“得嘞!客官您稍等片刻,小的这就给您端上。”

“唉,真是造化弄人啊,没想到救了康州的同舟会会长,居然是个妖怪。”这时候,旁座有两个食客边吃边闲聊起来。

“是啊,一个妖怪能够为我们人类拼命至此,我等真是无地自容。只可惜英雄气短啊!死得可惜!也不知道大小姐什么时候能从这阴影里走出来。”另一个食客点头道。

他们的谈话,顿时引起了老道的兴趣,不由得挪了椅子凑了过去,问道:“两位兄台,同舟会发生什么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