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最终决战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067字
  • 2020-02-21 18:06:00

慕容月神色恍惚,强挺着身子,才没有让自己晕厥过去。她淡淡道:

“的确,这半年来,我努力尝试克服这晕血的病症,但一直无济于事。只要见到血,总是会控制不住地浑身难受。”

“但是一想红儿因我而死,一想到父亲与四位长老之死,一想到整个同舟会被欺凌至此,而我却一点忙都帮不上,我便不甘心。”

夏侯青语气轻蔑,手中流星已经蓄势待发:“贱种就是贱种,天生矫情!你不甘心又能如何,你现在不是一样帮不上忙吗?像你这般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本就不该出生在这乱世当中,不该干预这生杀予夺之世道!我劝你一句,死了以后,就别投胎了!”

然而就在此刻,忽然看见慕容月浅浅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夏侯青大惑不解,阴沉道,“终于有所悔悟了吗?”

“是啊…我错了,一开始就错了。”慕容月缓缓地叹了口气,望了望远方的天空,“我不该尝试去克服怕血的毛病。怕血是因为见到血,那只要不让自己看到血,就不会怕了…”

她从衣袖里取出一条黄色的方巾,蒙到眼睛上,将自己的视野完全遮住。

“见不到血,见不到生死,我便能放心让阁下去死了。”

夏侯青见状神色一变,但紧接着嘲笑起来:“蒙住自己眼睛?倒还真是个办法。但你失去视野,又岂能是我的对手?——流星刺!”

嚓!

只见慕容月玉手神到胸前奋力一抓,那流星尾端的矛刺便被她狠狠地握在手上!

手掌被流星刺破,慕容月感到一阵疼痛,鲜血沿着指缝流出,但她现在已经看不到了。她沿着这条流星,便向夏侯青冲去!

“呃?”夏侯青玉容大惊失色,做梦也没想到对方在看不见的情况下还能防住她的攻击,看到对方冲来,便急忙施展瞬身之术,想要逃离。

“不用躲了。”慕容月的声音冷漠地传了过去,“玉心决第七重,能够感应空气流动,从而推测对手的动作。你往哪边逃,都一样是死。”

“下辈子投胎的时候,选个好时候,别再遇到我了。”

砰砰砰砰!!

慕容月欺身到夏侯青跟前,短短片刻工夫,已是几十掌打到夏侯青的身上。

“噗!”

夏侯青体内五脏六腑俱被打得碎裂,奇经八脉被打得分崩离析,大量的血从口中喷出,溅到慕容月脸上,她临死之际都难以接受,自己竟然会被这个她一直看不起的少女给杀了!

慕容月虽然蒙着眼,却也能感应到对方血液的温热。她浑身颤抖,大口地喘气起来,把自己身上的血擦干净。

……

黄云山顶,大殿西侧。

夏侯亭在灵眼下打坐,手中捏着一颗散发着淡紫色光晕的药丸,犹疑不决。

这时候,忽然有个执事匆匆跑来,口中连连叫道:“门主,大事不好了!”

“不是说了不要打扰我修炼吗?”夏侯亭神色有些烦闷,缓缓将手中药丸收起,然后接着道,“发生什么事了?”

“同舟会那些人…”执事正打算禀告什么,忽然觉得心窝一凉,紧接着浑身震颤,人事不省。

后面有一只手从那执事的背部贯穿到胸口。

夏侯亭神色大变,忙定睛看去,来人正是那位被他星罗门利用至今的傀儡——树小风!

“看来你们动手了。”夏侯亭看清了来人后,反而变得表情平淡起来,“树少侠,我果真是没看错人,你是条好汉!”

树小风虎视眈眈地盯着夏侯亭,心中的怒意遏制不住,脑海中的往事一件件浮现出来,慕容云,四位长老,此刻害他们身死的罪魁祸首,就站在他的面前!

“那是什么?”他余光一瞥,看到夏侯亭的上方漂浮着一团金色的混沌,有些疑惑。

夏侯亭见状,发现对方的目光在注视自己上方的灵眼,顿时一愣,旋即悠悠道:“你看得到这东西?莫非你也开了法眼,是个修真者?”

“是又怎么样?夏侯亭,同舟会与你无冤无仇,你杀我会长,杀我四位长老,你想好怎么死了吗?”

树小风说着,手中已经凝出一把命焰刀,狠狠向夏侯亭扔去!

轰!

那命焰刀撞到地面,尘土四起,发出巨大的声响,树小风多少一愣,现在才知道这招威力这么大。

不过他完全没有懈怠,他刚才看到自己攻击的时候,夏侯亭已经闪躲过去了。

尘烟散尽时,两人四目相对,夏侯亭这时候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他虽然不知道对方施展的是什么,但看到居然有如此大破坏力,显然也很是吃惊。

“没想到阁下原来身怀绝技,刚才那是什么东西?法器还是符宝?”夏侯亭淡淡问道。

法器?符宝?树小风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夏侯亭看对方一脸茫然的样子,心中反而更加骇然,他一生中最讨厌捉摸不透的事情。

他二话不说,便从腰间一个囊袋中抽出几十张符篆,向树小风扔去!

黄纸?树小风看着这些符篆有点眼熟,好像以前未成人形的时候见过有人类修真者用过。不过,过去的回忆,只是一些朦胧的印象,他并不能记起多少。

更让他摸不着头脑的是,这么多黄纸,怎么会如此轻而易举地从夏侯亭腰间那个小囊袋掏出,完全放不下啊应该。

不过想来对方不可能平白无故扔这么些黄纸过来,树小风急忙抽出手。

命焰盾!

几十张符篆砸到那命焰盾上,顿时一个个爆炸开来,树小风见状震撼不已,没想到原来这些黄纸会爆炸。

如果他刚才没用命焰盾防御,怕是已经被这些黄纸炸死了。

夏侯亭同样吃惊不已,搞不明白树小风手上蓝色火焰凝成的盾牌是怎么出现的,到底是不是符宝或者法器,也没看到对方有储物袋啊。

两人相互都不知道对方底细,周旋了一阵,夏侯亭终于露出笑意,道:

“树少侠真是深藏不露。眼下本座也看不出你我究竟谁会胜出,在决出生死之前,我们两人来个君子之约如何?”

“君子之约?”树小风搞不清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