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仇人见面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224字
  • 2020-02-21 12:46:25

这次黄巾行动进行得异常顺利,城内的敌人差不多都清理干净后,同舟会大部分弟子便赶到城墙上,随时防备星罗门搬救兵回来。

“同舟会,你们好卑鄙!”黄云山腰,一处广场上,一个星罗门弟子手中提剑挥舞着,被几百名同舟会弟子包围起来,虎落平阳一般大喊道。

此人正是星罗门首席大弟子张镇山。是少数反应及时没被偷袭得逞的家伙,但现在也不好过,几百个人围他一个,死不过是早晚问题。

“你们先让开。”忽然一个沉稳的男子声音响了起来。

同舟会弟子们闻言一愣,纷纷回头望去,然后拱手道:“牧大师兄。”

牧空点了点头,从人群里穿梭而过,来到最里边,一把紫色长剑紧紧握在手中,冷冷打量着张镇山,道:“卑鄙?贵帮派有资格用这词形容我等?”

张镇山见到牧空,讶异片刻,忽然发疯一般仰天长笑。现在局面对他极度不利,他实在不甘心死在这!门主是传闻中的修真者,他是星罗门首席大弟子,原本前途无可限量,却没想到会折戟于此!

牧空冷蔑地看着对方的举动,然后微微转过头,对着同舟会弟子道:“你们别出手,我要同此人一对一决斗。若我败了,你们须放此人离开康州,可听清楚?”

“大师兄…”同舟会弟子变得神情紧张起来,明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杀了此人,不知道大师兄为什么要这么做。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牧空道。众弟子这才有些不情愿地低下头,往外退了几步。

张镇山听到这话,反而止住了笑,带着些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牧空。

“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张镇山道,“就算你死了,你的这些师弟们也得护送我离开!”

牧空面容冰冷地提起紫色长剑指着张镇山,道:“阁下死前,我要先问些问题。对于当年万剑宗之事,你知道多少?”

“万剑宗?”张镇山微微一愣,很快恍然大悟,“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

“说。”牧空显然是个惜字如金的家伙。

“哼,一个十年前就被灭门的帮派,你居然还能挂念这么久?真是没出息的家伙。”张镇山目露鄙夷之色,“行啊,那我便告诉你吧,让万剑宗覆灭的人,正是在下!”

“你?…”牧空闻言,神色有点恍惚,声音显然变得颤抖起来,“你当年区区六岁,何以能害万剑宗?”

“也没什么。有人给了我十两银子,让我带出万剑宗的情报,仅此罢了。”张镇山乐呵呵道,“现在想想,那十两银子不值一提,可对六岁的我来说就是巨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趁乱之际,我还带走了《无心剑诀》,投奔了星罗门,现在成了首席大弟子!当初若没做此事,又何来现在的位置?我倒是真没想到,对此事一无所知的你,当初是怎么逃出来的…”

对方越说表情就变得越狂妄,牧空默默地听着,一言不发,脸上却浮现出难以抑制的愠色。

“你可以死了。”牧空道,提起剑便向张镇山逼近几步。

张镇山见状冷笑一声,也握紧手中青剑而去,丝毫没有怯意。

半年前他与牧空打到最后都不分上下,这半年来他备受打击,苦苦钻研无心剑诀的第十重,却不得寸进。无奈之下,他终日锻炼筋骨耐力,现在的身体素质与半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就算同样是无心剑诀第九重,他此刻也不怵这个牧空!

他剑锋一指,直奔牧空眉心而去。他自信,自己现在的速度与力量,断不是牧空能比的!

然而,却看到牧空毫不闪躲,甚至闭上了眼睛。

“呵呵,投降了?那就赶紧死吧!”张镇山心中大喜,眼看着青剑就要刺破对方脑袋。

“第十重。”牧空淡淡道。

忽然见到牧空的头微微向左一偏,之后张镇山眼睛都没有看清的情况下,紫色剑光转瞬即逝,牧空便已绕到他的身后。

张镇山面露惊愕之色,浑身颤抖,吃力道:“你…你学会了…第十重?!”

牧空迟缓地侧首回瞥,表情平静:“淡忘生死,无知无觉,此为无心之道。”

唰!

热血从张镇山的腰部迸洒而出,他手中青剑掉在地上,浑身变得僵硬,如同木头一般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牧空悠长地叹了口气,向山上望去,不知道树小风那边的战况如何了。

……

稍早片刻,黄巾行动刚刚开始的时候。

慕容月当时正在山脚下散步,突然见到弟子们额头都绑上黄巾,脸上浮现出一丝犹豫,最后还是面带惶恐,跑进树林当中躲了起来。

“哟,这不是慕容大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阴冷的少女声音从身后传来。

慕容月愕然地转过身去,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夏侯青。

“黄巾为号,同时行动…你们同舟会真是好伎俩,让我们败得好惨!”夏侯青朱唇紧绷,咬牙切齿,满脸怨恨之色,“要不是在下会这瞬身之术,怕是也要命丧你们之手了!”

“大势已去,你们投降吧。”慕容月漠然道。

“投降?”夏侯青杏眼圆睁,诡异地笑了起来,握着手中流星,“如果要投降,我现在早已逃出城外。我来此处,就是为了找你!”

慕容月表情显然有了一丝异样。

“我没记错的话,大小姐是个惧血之人吧?一旦发生战事,便只能畏畏缩缩,躲到别处。你果然躲到了这里!”

“这样也好,没有闲杂人等干扰,我刚好可为那些死去的星罗门弟子报仇。”夏侯青目光歹毒地盯着慕容月。

“流星刺!”

夏侯青白皙的手提着流星,弹射而出!

慕容月见状侧身一躲,冲夏侯青直逼而去。

“玉心决!”

她伸出双掌,绕过流星,朝夏侯青贴身而去,两道掌劲就要打到夏侯青身上。

夏侯青见状玉容一动,急忙施展瞬身之术,并收回流星防御,却还是中了一道掌劲。

“玉心决第七重了?”夏侯青捂着中了掌劲的伤口,不可思议道。

慕容月冷笑一声,却嘴唇发紫,脸色苍白,额头上冒着虚汗。她的手背,在刚才攻击时,被夏侯青的流星刮到,划出一道伤口,此时已流血出来。

夏侯青见对方这副模样,本有些疑惑,但看到慕容月手背上的伤后,漂亮脸蛋却阴森森地笑了起来,道:

“若你没这晕血的毛病,我还真要怵你三分。不过很可惜,你见血便会心智错乱,丧失斗志。现在,你可不是我的对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