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心计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385字
  • 2020-02-19 10:18:31

??

慕容月那一刻头脑一片空白。

她可以想象出树小风可以说出多么卑鄙,或者多么阴险的话,可她独独想不出对方却回答出这四个字。

看上了她?慕容月愣神了一会,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后才木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明摆着的么。”树小风面无表情地淡淡道,“为了区区一个同舟会没有实权的会长,我怎么可能拼命至此。我杀了四大长老,虽然残忍,但也保全了同舟会的大部分弟子。我这么一说,你能理解没有?”

慕容月呆呆地坐在那,梳理着自己的思绪。

是啊,当时那种情况下,想要保全大部分弟子,唯有牺牲四位长老,打击弟子们的士气,才能让弟子们不再继续拼命。

但是,对方毕竟还是手刃了自己的师门,这点绝对不能原谅。

“原来你是个如此狠心的家伙。”慕容月冷笑一声,面露鄙夷道。

“狠不狠心是我的事,现在我来谈你的事。”树小风看似毫不在意对方的反应一样,“我问你,想不想为你爹,还有四位长老报仇?想不想灭掉星罗门?”

“自然是想。”慕容月郑重道。

“好,很好。”树小风点了下头,显然很满意这个回答的样子,“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不过,事成之后,你得做我的女人。”

慕容月一时间居然不知该怎么回答。

如果没有发生星罗门的这场战事,也许她会对树小风一直喜欢下去。可经过这件事,她现在终于看清树小风的为人,那种喜欢似乎便被埋藏在心底,取而代之的是怨恨。

“你自己想一想,我作为一个妖怪,平白无故掺和人类的事干什么?两个帮派大战,我大不了一走了之,现在无论你承认与否,我算是出手帮了同舟会一个忙。我图什么?同舟会上上下下有什么我能看上眼的东西?还不是只有大小姐你的身子。”

见慕容月没有说话,树小风就开始阴冷地笑了起来,继续道,“从一开始我就想对你用强了,要不是你喊出了同舟会会长女儿这个身份,我当时岂会知难而退。所以我才千方百计混进同舟会,如今真是天助我也。”

“如果大小姐不愿意,我现在还是可以走得掉,你自己去面对星罗门。不过…大小姐要是肯开金口,我树某可以助你取下夏侯亭人头,祭你父亲和四位长老。”

详尽的一番解释,天衣无缝地阐释了自己的动机,慕容月越听越是银牙暗咬,显然对这番话毫不怀疑。

“你如果真的能杀了夏侯亭,一切随你。”慕容月恶狠狠地看着树小风道,“不过,你自己也说了,事成之后。我凭什么相信,你有这本事?”

树小风阴险地笑了笑,装出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

“这点就不牢你费心了。不过,我有件事要吩咐你去做。”树小风道。

“什么事?”慕容月问。

树小风这时候变得警觉起来,走出屋外四周望了望,见没人在外头偷听,这才退回屋合上了门,然后凑近了慕容月,近乎耳语道:

“有机会下山的时候,找个布铺偷偷买五千条颜色一样的方巾上来。颜色最好鲜艳一点,粉色、黄色或者青色都行,必须是那种远远就能一眼看出来的颜色。”

慕容月有点困惑,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问道:“为什么?”

“你到时候就知道了。五千条数量太多,一次性带上来而不被发现不太可能,最好跟商家商量好,一次只带一点上来,就直接放到我这房间。还有,过几天,你叫上牧空,一起来我房间,我给你们解释我的计划。”树小风道。

慕容月愣神地点了点头。

“此事必须要严格保密,不能被星罗门察觉。我现在被星罗门盯得太紧,抽不开身,否则我就自己去了。”树小风最后说。

然后,他反复问了对方几遍,确认对方听清楚了,树小风这才将慕容月送了出去,重新关上门。

一直在听着两人谈话的元尊天魔雾蒙蒙的,有点适应不过来。什么同舟会?什么星罗门?这小娃子这三个月都经历了些什么?

“你喜欢那女孩?”慕容月走后,灵魂里,元尊天魔对树小风问道。

“不喜欢。”树小风斩钉截铁地回答。

元尊天魔更加摸不着头脑了:“既然不喜欢,为何还说得这么头头是道,我都差点信以为真了。”

树小风叹了口气,解释道:“说起来是件挺复杂的事。总而言之,这女的挺可怜的,父亲和四个长辈都被星罗门害死,我还插手其中。她对我可以说是恨之入骨。想要让她安心一点,真心相信我会为他报仇,就只能编这么个谎言了。”

“那我就更不明白了。”元尊天魔不解道,“她恨你入骨,你又要替她报仇?”

“这当中有隐情。她恨我是因为我杀了她四个长辈,但其实不是,她四个长辈是自杀。不过,如果对她实话实说,她只会将信将疑。还不如编个更可信的谎言,她接下来的日子才能过的更踏实点。”

“是么…”元尊天魔还是半懂不懂的,不过也察觉出了什么。

这孩子刚刚化成人形的时候,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丝毫不懂人情世故,这三个月来究竟经历了什么崎岖坎坷,心智居然变得如此成熟,而且还颇有心机的样子。

“好了,老魔头,你去别的地方玩吧,我得接着修炼去。”树小风沉声道。

“呵呵。”元尊天魔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不再说话了。

树小风在床上盘坐,呼吸吐纳十几个循环,进入了精神识海,拿起那本《燃命决》,仔细翻看起来。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他才渐渐看明白其中的门道。

这燃命决,乃是一蛇妖所创。

蛇,是种会蛻壳的生物。而蛇妖,每经历一次蛻壳,都会增进修为。于是有一化神期的蛇妖,参悟这蜕变之道,认为生命的本质,就是一种蜕变的过程。

直白地说,今日的你,和昨日的你便已经不一样。若是凡人,便是衰老了一日;若是修真者,便是修为更精进了一分。

壳可以蜕去,长出新壳;那么命有没有可能蜕,长出新的命?

燃命决的内容,就是阐述了如何强行加速灵脉在体内的运转,逼迫血液、奇经八脉更快循环,用三日的时间,代谢出修炼普通功法十年才能祛除的体内杂质,精纯肉身。

当然,这种强行违逆天地法则的修炼方式,也将付出沉重的代价。代谢一次,就要付千年寿元。

就是说你燃命千年,能马上获得一般修真者修炼十年的修为。

树小风咋舌不已。怪不得元尊天魔说这功法冷门,这是个什么奇葩功法?

正常妖怪哪怕寿命再多,又有哪个傻子,会这么去平白浪费生命?为了十年修为,浪费掉一千年寿命,就算身负血海深仇,也做不出如此白痴之举吧?真的有变态修炼过这本功法?

创造这本功法的蛇精,看样子是病得不轻,要不就是闷得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