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先上了再说!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3319字
  • 2020-01-15 16:53:04

苍茫的大地上,少年屹立不动,望着苍穹发愣。

他赤裸的身子,任凭微风轻轻拂过,如同玉女的千手在他的皮肤轻轻抚摩。

两只脚掌踩在松软的泥土上,那一起一伏的触觉,是他此生都没有过的奇妙体验。

他张开双臂,闭上双眼,微微仰起头,沉醉在这人间的宽广之中,心潮澎湃。

“啊哈哈哈哈……”

他控制不住地大笑起来,迈动双腿,奋力疾驰起来,在这一望无垠的草原里自由自在地奔跑,直到筋疲力尽,直到气喘吁吁。

然而,他还是在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喜悦。

这一刻,他终于自由了。

元尊天魔看他这副模样,顿时有点无语,怎么活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野孩子。成个人形至于激动成这样么。

“小兄弟,别忘了我说的,千万不要暴露你是个妖怪,否则那些人面兽心的臭道士们,直接会把你抓去炼了。人与人之间尚能争斗,人妖之间更是水火不容。上次那老道放你一马,纯属侥幸,千万记得!”元尊天魔苦口婆心道。

“好啦,记住啦!扫兴。”树小风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姿态。

元尊天魔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小子现在虽然成了形,却还不懂人情世故,将来免不了要吃大亏,只可惜,自己现在虚弱无比,已经来不及教他了。

“此地向西两千里地,有一座人类的城池,你最好今日赶过去,免得被那些臭道士发现。现在有了寿元,本座要沉眠一段时间,好生修养,小兄弟,你好自为之!”元尊天魔说完最后的话,忽然音信全无,在树小风的灵魂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喂,老魔头,喂,还在不在?”树小风又大声呼唤几声,但已经没了回信。看来这家伙是真的睡着了。

也罢!

树小风无所谓地摇了摇头,看了看太阳的方向,双腿矫健地迈开,向西边奔驰而去。

凡间的小姐姐们,我来啦!哈哈哈哈!

跑了足足两个时辰,他总算是赶到了老魔头所说的那座城池。

树小风驻足观望,看到城墙外围,修了一条硕大无比的护城河,城壁是用巨石堆砌而成,看起来固若金汤。

护城河的中间,拱起一座木桥,用铁链拉着,悬在空中,只有百姓们给护卫递了路引,护卫检查一二,觉得没有问题了,才放下木桥,予以放行。

城门的正上方,赫然写着“康州”二字。

“哼,人类还真是有一套。”树小风暗自吐槽一句。

此时他别说没有路引,连衣服都没得一件,跑到城门外,不被护卫们当成疯子才怪。

他躲在远处的灌木丛当中,暗暗观察了一阵,发觉往来城里城外的人络绎不绝,既有平头百姓,又有衣冠楚楚的达官贵人,内心暗道,这还真是个挺富饶的城市。

“看来得先弄一件衣服。”树小风暗道。

说什么来什么,他念头刚动,就看到一个平头百姓装扮的人火急火燎地跑到他躲藏的灌木丛附近,撒下裤子就开始小解。

树小风两眼冒光:“嘿嘿,来得正好!”一个猛子就从丛子里窜出来,一拳就打晕了这个正在小解的家伙,拖到小树林中,扒了他的衣服,给自己换上。还行,穿着挺合身。

然后,他就大摇大摆地往城门走去了。

“站住!”两名城卫看着树小风,两把长矛交叉一拦,问道,“路引呢?”

树小风愣了愣,旋即缓过神来,暗道,哎哟,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他往身上摸了摸,找到一张黄纸,往前一递。

城卫接过黄纸,看了一阵,眼神狐疑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中州人士?跑我们这穷乡僻壤有何贵干?”

“贵干?”树小风眼神茫然,“什么贵干?我就是过来玩的,有问题吗?”

他才不理会人类的什么破规矩,双手已经暗暗攥起了拳头,要是这两人不给放行,他肯定不介意像刚才那样把两人放倒在地。

两名城卫互相递了眼神,看这少年虽然衣着朴素,却也皮干肉净,样貌英俊,倒颇有点公子哥的气质。思量片刻,也不再怀疑,很快放下木桥,予以放行。

树小风看都不看他俩一眼,大摇大摆地就走进去了。

“我去!!”

刚进城不足百步,他立马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烧饼咯!好吃的烧饼咯!”

“客官,来尝尝小店新出的招牌菜,今日五折!”

“糖葫芦咯!”

大理石铺就的街道上,两旁有无数摊位一字排开,卖糖葫芦的,卖布匹的,卖凉茶的,都在摊位前吆喝叫卖,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路上的行人如洪水一般,络绎不绝,每个摊位前都有驻足玩味的客人。

摊位的后头,是起码两层高的楼房,上头写着“酒”字,或者“铁”字,当真是琳琅满目,树小风一时间看花了眼。

他双手背在身后,悠闲地这走走,那瞧瞧,看啥都不过瘾。

一路上见到不少凡人女子,个个生得模样艳丽,楚楚动人,好像就没几个长得丑的,谁都适合用来谈恋爱。

“也不知道人类谈情说爱都怎么来的……”他心里暗自嘀咕,但很快就摇了摇头,“不管了,直截了当,先上了再说!”

咦,前头好像就有个不错的妹子…他忽然眼睛一亮,盯住了一个少女目不转睛。

……

“小姐,我们这样偷偷跑出来,不太好吧?被会长知道了怎么办?”一个身着素衣,丫鬟装扮的女子对身旁那位容颜动人,穿着精致红裙的少女,怯生生道。

少女白了她一眼,顿觉有点扫兴:“怕什么,又不是第一次逃出来,最多回头被爹训斥一顿。再说了,咱们只是在集市上逛逛,又没出城,能捅多大篓子?”

丫鬟安静地点了点头,但脸色还是惶恐不已。

少女忍不住了,玉容微微一动,露出绚丽的微笑,安慰道:“别怕,真要遇到个什么事,我还巴不得呢。本姑娘的玉心诀已经练到了第三重,市面上的流氓混混,随便上来七八个都不够老娘打的,你就放宽心吧!”

丫鬟闻言,这才稍微平静了些神色。

是啊,小姐如今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如果浪迹城外,做个侠女都有资格,一个康州城内,能有几个人会是小姐的对手?

两人当即开开心心地跑到一处贩卖饰品的摊位前,有说有笑地拿着耳环、手链等各种物件,一个个把玩起来。

嗖!

两人玩的正开心,突然只感觉一阵疾风从身旁掠过,丫鬟手中还拿着一个镯子,转头看了一眼,愣神了一会,惊叫起来:“小姐!小姐不见了!”

“小姐?是咱同舟会会长的千金,慕容月小姐吗?”摊贩老板听到丫鬟的尖叫,也懵了一会。

他们都只看到似乎有个黑影从远处袭来,随风而去,什么模样都没看清,那姑娘就没了。

“是啊,正是我家小姐!”丫鬟急得要哭起来了,一方面害怕自己跟小姐偷偷出来玩会被怪罪,一方面又真的害怕小姐遇到什么不测,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大喊,“小姐!小姐你在哪?”

摊贩老板也是大惊,跟着喊起来了:“不好啦!同舟会会长的千金被人抓走啦!大家快帮忙找找!”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在做买卖的人顿时都紧张起来,抛下客人一个个忙碌起来,四处搜寻。

整个康州城,都是同舟会的产业之一,如今同舟会的千金在街头消失,他们这些摊贩还能有好日子过?怕是都得被抓起来审问,难怪大家如此紧张。

而另一头……

十里外康州城的另一侧,一条黑漆漆的小巷中,一名少女有些惊恐地躺在地上,呆呆地望着眼前一人,眼神里满是恐惧。

不用说,她面前这个人就是树小风了。

少女一边下意识地往后挪着身子,一边心里惊疑,这家伙速度好快,究竟练的什么轻功,能一下子把她抓到这儿来?

她慢慢地往后退,树小风就慢慢往前逼近,只是表情上却没有显露出什么奸邪,而是写满了困惑。

他怎么觉得,跟自己曾经看到的凡人们谈恋爱的场景不太一样。

“你…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慕容月花容失色地声音都有些颤抖了,从小到大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哪里经历过这种绑架?

树小风毫不理会,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还是有点想不明白的样子。

唉,不管了,先上了再说。

他于是很快凑近过来蹲下,就要扒了慕容月的衣服。

慕容月见状大惊,体内真气运转起来,双手一阵波动,一股掌劲破空而出,就向着树小风狠狠击去。

树小风伸手轻轻一扫,像弹开雨点一般,随意地就把这股掌劲击飞到地上了。

“好…好强!”慕容月水汪汪的眼睛瞪得铃铛般大了。

看他这架势,是要劫色?我去!本姑娘这么倒霉的吗?在自己家的城里都能被流氓给抓了,我上辈子做错了什么啊?!

仔细看了看这少年模样,倒是长得不赖,还算合她胃口。如果能陪她逛逛街吃吃饭,她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但是…用强的?滚犊子!老娘宁死不从!

“我…我告诉你,本姑娘是同舟会会长慕容云的女儿,你敢动我一根指头,你绝对吃不了兜着走!”慕容月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大喝。

“行了,罗里吧嗦的,我也就想试试。”大概被对方的吵闹声惹烦了,树小风松开了正在解对方衣服的手,厌恶地回道。

“试试?你管这叫试试?”慕容月又惊恐又疑惑。

不过见对方已经松了手,她赶紧把自己的衣服重新穿好,站了起来。

“是啊,试试怎么跟女的谈恋爱。”树小风语气平淡道,“不过你嘛…还是算了,长得倒是还行,可一直叽叽喳喳的,像鞭炮一样响个不停,我才没那兴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