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燃命决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088字
  • 2020-02-18 16:19:24

“唔,不错。这《潜灵功》是本妖修的功法,练至入门,就能增寿百年,在妖界可是相当热门。”元尊天魔乐呵呵道。

树小风一听更是没了兴趣,甩手把《潜灵功》扔回混沌当中。几千万年他都活下来了,要这增寿功法有什么鸟用。

连挑两本都是无用功法,他顿时失去了耐心,烦闷道:“老魔头,你就没有适合我的功法?”

元尊天魔闻言顿了顿:“你想要什么样的?”

树小风马上直白说道:“我要好修炼、威力大、进步快,最好对天赋没什么要求的功法!”

同舟会现在岌岌可危,倾覆只在旦夕之间。他没那么多时间去慢慢修炼,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对自己的修炼天赋并不怎么自信。否则为什么那么多树妖都能几百年就修成人形,而他几千万年也做不到。

元尊天魔闻言,差点都要吐血出来。如果世上真的存在这种功法,修真界岂不是早就化神强者满天飞了?这小家伙还真是异想天开。

然而,刚刚想要吐槽,他忽然间呆住了,仿佛想起了什么,淡淡道:“好像有一本。”

还真有!树小风听到这话心中一喜,当即迫不及待道:“那赶快拿出来我看啊!”

元尊天魔十分无语的样子。看着树小风那满是憧憬的眼神,他悠悠叹了口气,沉声道:“有是有,但是小兄弟,我可得提前给你泼一盆冷水,这功法虽然达到你的要求,但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你可要做好准备!”

说着,缭绕的黑气凝结成一本暗红色的功法书,树小风见状伸出手指轻轻一点,将这功法书拿到手上,瞪大眼睛看了看,封面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

《燃命决》。

“燃命决?”树小风大惑不解,粗略地翻了翻里面的内容,狐疑道。

“正是。你想要的好修炼、威力大、进步快,还对天赋没有什么要求的功法,就只有这本了。”元尊天魔徐徐解释起来,“不过,这功法对修炼者的寿元有着极高的要求,一般只有化神期的强者,寿命已经达到万年以上,才敢有所涉猎。

“这本功法,其实在人界并不罕见,很多妖修只要愿意,都可以想方设法弄到。毕竟妖的寿命比人类要长,所以有些身负血海深仇的妖修,为了报仇,都会强行修炼此功法,和敌人同归于尽。

“这燃命决简单粗暴,只要寿元足够,理论上修炼到化神期都没有瓶颈!”

树小风听着对方的解释,心中一下子欣喜起来。这功法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啊!他最不缺的,不就是寿命么?

手里捧着《燃命决》一阵激动,转而想到了那个夏侯亭。这三天他偷听星罗门弟子议论的时候,隐隐约约好像听到夏侯亭有着炼气三层的修为。他当时就觉得奇怪,一个修真者杀凡人应该不费吹灰之力才是,现在都还迟迟不动手,弄不好那家伙在谋划着什么。

那么自己想要赢夏侯亭,修为不仅必须超过炼气三层,最好能够达到炼气期大圆满境界。

看见树小风在那呆呆站着不动,元尊天魔一阵无语,沉声道:“小兄弟,你该不会真打算修炼这本功法?莫非你也身负什么血海深仇不成?”

树小风闻言,从遐想中回过神来,漠然道:“这你就不用管了。现在没你的事,你到别的地方去玩吧,别打扰我修炼。”

“呵呵。”元尊天魔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暗道这小子还真是实在,翻脸不认人。

既然对方不愿再搭理他,元尊天魔自然也没兴趣再热脸贴冷屁股,一个转身,暗黑混沌便打算游移到了别处。

咚咚!

突然间,精神识海的空间里,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敲门一样的声音!

“呃?”树小风与元尊天魔同时一愣。

“看来外头有人找你,赶紧醒过来。”元尊天魔道。

“醒?要怎么醒?”树小风不知所措。

“想想对你最重要的人就行了。”元尊天魔郑重回答道。

想最重要的人?树小风不假思索,便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慕容云与梅长风的身影,顷刻间,便从冥思状态中苏醒过来。

睁开眼睛时,自己依旧在屋子里的床上打坐。

咚咚!

外头的敲门声依旧想个不停,树小风颇感纳闷,他一个被架空的会长,星罗门的傀儡,怎么会有人来找他?

下地穿好鞋子,走过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同舟会大小姐,慕容月!

“你?”见到是慕容月,树小风有些愕然,声音颤抖道,“大小姐?你来干什么?”

此时的慕容月,穿着一身暗红色的衣裙,举止端庄,步态优雅,虽然看上去只有十六岁,眼神中却带着一种挥之不去的沧桑。

慕容月没有回答他的话,走进屋来,随意地四处看了看,声音低沉道:“同舟会没有我不能来的地方。”

同样的一句话,曾经在小木屋说过,如今在这会长的寝房里也说了,却是迥然不同的意味。

看着对方这副模样,树小风心中满怀愧疚,也开始默不作声,走到桌边开始沏茶,然后倒了一杯,递到慕容月跟前。

慕容月接过茶,从容而安静地一饮而尽。

然而,紧接着,在树小风始料未及的情况下,她突然握住茶杯,狠狠往地上一摔!

啪!

茶杯顿时四分五裂,碎片四溅。

树小风岿然不动,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依旧在慢慢沏茶。

“树小风,我越来越看不清你!”慕容月终于崩溃地大喊道,“你究竟是好是坏,是巧是笨,才会做出这种事!你为什么要杀了四位长老?你为什么要害我父亲?就为了当一个傀儡一样的会长?你不觉得你愚蠢透顶吗?”

她越说,语调越低。最后,好长时间,才慢慢地冷静下来。

树小风平静地任对方发泄,一直保持沉默。等对方心情平复得差不多了,才心平气和道:

“大小姐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我只是想不通!”慕容月重新变得冷漠起来,“你究竟看上了同舟会什么?”

树小风拿出一只崭新的茶杯,重新倒了一杯茶,然后平静地说道:

“看上了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