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再无风云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133字
  • 2020-02-17 11:37:01

看着台阶下那孤独而瘦小的身影,梅长风在那一刻,猛然间顿悟了什么。此前埋藏在他心中许久的疑惑,终于在此刻被这孩子所解开。

他为了同舟会呕心沥血,恨不得每件事都亲力亲为;他为同舟会设了四道防线,未雨绸缪;他甚至为此而破戒,干预内政。付出了如此之多,倾注了一生心血,机关算尽,他唯独算漏了一样东西,那慕容云早已屡次劝诫他的东西。

那就是一个帮派的灵魂!

他曾看不起慕容云身居会长之位,却常常去找那些身份低下的外门弟子谈心。他曾屡次对那些外门弟子恶语相向,见不得这些弟子们犯一点错误。

可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慕容云所做的那一切毫不起眼的事情,那一切鼓励与安慰的话语,却在这些弟子心中种下一簇簇火苗,生生不息,燃尽一切的火苗!

他终于知道当年师父为何要将会长之位传给慕容云了。因为他不懂这感化之道。试问如果当初他是会长,像树小风这样的弟子,怎么可能入他的法眼,怕是早就被逐出同舟会了!

正因为是慕容云,所以才有这些弟子即便人数不敌对方,即便遇到困境,也决不妥协,决不投降!

正因为是慕容云,所以在同舟会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难时刻,才有这样一个孩子,孤独地站在那里,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和才智,对抗所有来犯之敌!

悠长地、颤抖地吐了口气,梅长风苍老的脸上,早已老泪纵横。他淡然地、苦涩地露出微笑。

“师弟,我终究还是逊你一筹啊。”梅长风心中喃喃道,一只手从绳索中挣开,掐出数道指决,发出一阵低频的声音。

正在苦苦思索如何向夏侯亭反击的树小风,突然感到身子一下子不受控制起来!

“呃?!这是…七月蛊!”树小风想起来了,自己身上之前被梅长风种下七月蛊,他惊异地看向梅长风,不知道对方要干嘛。

七月蛊虫,钳住树小风的奇经八脉,驱使着树小风,缓缓捡起了地上的剑!

他马上意识到了梅长风的意图,咬紧牙关,狠狠地试图挣脱七月蛊的控制,却无济于事!

“哦?看来真是果敢之人。”看到树小风的动作,夏侯亭阴冷地笑了笑。

同舟会的弟子们也愣住了,这树小风果然要做欺师灭祖之事吗?

树小风用尽所有力气反抗七月蛊,身体各处青筋暴起!

可是…嘴巴…嘴巴也说不出话了!

他向梅长风投去哀求的眼神,要这个老家伙马上停止施放蛊术!

梅长风淡淡一笑,控制树小风提剑向他们四位长老走去。

此刻他有太多的话想对树小风说。想跟他道歉,害他受七月蛊之苦;想告诉他自己的人生经验,亲自收他为徒,指导他兵法之道。

不过,那些东西……看来只能让这孩子自己去探寻了。

树小风,我辈死后,你将背负万世骂名,被所有弟子唾弃。但我辈此刻,愿意将整个同舟会托付于你!

拜托你了,会长大人!

哗!

树小风挥舞起剑,向着前方狠狠一划,四大长老的头颅,顿时飞向空中,热血从四位老人的脖子上喷涌而出。

头颅停滞在空中的那一刻,梅长风最后望了一眼远方的天空。夕阳照在他的脸上,此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几十年前,还是少年的慕容云的身影。

一切仿佛回到几十年前,他与慕容云并肩作战的时候。

“夕阳总要落下,朝阳总要升起。师弟,你与我看到的,是同一片晚霞么?”

……

同舟会弟子们看到这一幕,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个个跪在地上,心胆俱裂地啜泣起来。

四大长老死了!

被树小风杀了!

树小风脸色苍白地站在那里,听着同舟会弟子们的哭声,一股热气在他的胸腔里翻腾。他两眼发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随时有可能奔腾而出。

但他控制自己不能哭出来。他不能让夏侯亭有所怀疑,不能让梅长老的付出前功尽弃。

“树小风,你这大逆不道的家伙,你欺师灭祖!”有个同舟会弟子指着树小风骂道。

“杀了自己的师门,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你果然是个冷血无情的妖怪!”

“去死吧,妖怪!”

……

慕容月看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看到那射向天空的四道血柱,也难以接受树小风真的做了此事,那一瞬间昏迷了过去。

“哈哈,树少侠果然是个江湖豪杰,做事如此干脆利落。”夏侯亭鼓掌起来,脸上喜色不断,“好,我星罗门就认你这个会长!——星罗门众弟子听令,除了夏侯青与张镇山,以及鸿化堂等人留下,其余人等即刻返回星罗门!”

“是!”星罗门众弟子面带笑容地拱手道。

任谁都看得出,同舟会已经失去了士气。就算树小风是会长,手下也没人会承认,不过是个傀儡。而这样的傀儡,刚好可以被门主所利用。

知道星罗门秘密的夏侯青和张镇山更是心中乐开了花,他们两人知道门主留在同舟会这黄云山是为了什么。现在门主才区区炼气三层的修为,便已如此厉害,能够生擒四大长老,有了黄云山灵眼的帮助,修为只会更加一日千里,这树小风纵然是个树妖,怕是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更何况其已众叛亲离。

树小风孤独地站在那里,没有一个弟子过去搭理他。同舟会几乎所有人都扔下手中的武器,回到了各自的住处。只有首席大弟子牧空,静静地望着他。

待到星罗门所有人也都各自散去后,牧空缓缓地走了过去,拍了拍树小风的肩膀,淡淡道:“我相信你,树小风。”

“呃?”树小风愣神地望过来,见到是牧空,颇感惊异。

“我见过妖怪。”牧空平静地说,“当初在万剑宗时,我的师父也是个妖怪。我知道妖怪长什么样,他们也有血有肉,也会哭会笑,也会舍己救人。”

树小风一阵感动。没想到平时闷葫芦一般的牧空,居然也会说出暖心的话来。

许是说话时勾起了伤心的回忆,牧空悠悠地叹了口气,最后道:“现在你不适合插手四位长老的后事,我来为他们善后吧。”

说罢,朝四位长老的尸首走去。

(作品相关已更新《回忆篇:风云往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