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哭声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190字
  • 2020-02-16 08:55:37

夏侯青?

慕容月与红儿呆呆地望着面前这个半路出现的家伙。

见对方没有作答,看来是默认了。夏侯青顿时心中一喜。

她自幼苦练身法武决,虽然年方十六,却已参破瞬身之术,能够凝聚真气于一点,顷刻间移到远处。山脚下两派人马打成一团的时候,她见两方久持不下,便施展了这身法,闪进同舟会山内,正走到半路上,居然遇到了同舟会的大小姐。

望着慕容月那绝美的容颜,夏侯青银牙暗咬,自忖虽然也生得款款动人,但明显比不过对方,心中浮现出嫉妒之情,美眸中也闪出恨意。

“大小姐这是要去何处?相逢不如偶遇,不如来我星罗门作客吧!”夏侯青语意虽然客气,语气却分外阴冷,充满杀意。

还是红儿率先反应过来,横在慕容月身前,施展起了武决:“大小姐,快跑!”

夏侯青玉容不动,冷哼道:“找死!”

一个瞬身冲到红儿身前,手中流星弹射而出。

呲!

流星尾端的矛刺贯穿红儿的整个腹部。夏侯青将流星收回时,红儿的身子已经出现一个拳头大的空洞。

“红儿!”慕容月那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红儿面如土色,瞳孔如死人般散大,布袋一般倒在地上,临死前用尽最后力气道:“小…小姐……”

她的身上,鲜血汩汩流出,渗入土中,形成诡异的血花。如此妖艳,如此凄美,仿佛来自冥界的彼岸。

“红儿…血…血…红儿…”慕容月浑身颤抖,悲凉的窒息感贯穿全身,理智早已丧失殆尽,只剩下口中喃喃,“血…血…”

红儿的血!

夏侯青见对方这副模样,心中一愣,顿时想起了什么,轻蔑笑道:“哦,我都忘了,原来那传闻是真的。堂堂同舟会大小姐,是个惧血之人!”

手中流星的尾端矛刺指着慕容月。

“哼,死了区区一个贱奴,你便如此感伤?还真是让在下感到意外。”

“这群雄逐鹿之天下,这草菅人命之江湖,不知多少豪杰在刀光剑影中陨落,不知多少强者渴望御剑饮血,为何却能生出你这般娇生惯养的败类,山下的弟子们为你浴血奋战,你却畏首于楼阁之中,真可谓是同舟会之耻!”夏侯青姿态高扬道。

“血…血…”慕容月依旧是怔怔之色。

脑海中渐渐浮现出那些快乐打闹的往事,那段平凡有趣的日子,她终于走向崩溃的边缘。

“啊——!”

眼泪在粉嫩的脸颊上滚落,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嚎啕大哭起来!

那哭声如此凄凄惨惨、悲天悯人,响彻九天,仿若直通仙界,渗入人的灵魂深处,似乎能够勾起所有人心中的共鸣。

夏侯青在那一瞬间,整个身子竟然僵住了!一动也不能所动!

不止她,山脚下正在厮杀的两派弟子也听到了哭声,心中沉浸已久的感伤竟被那哭声所引,纷纷停下手中兵刃,那一瞬间个个变得眼神空洞起来。

正擒了同舟会四大长老向山脚赶去的夏侯亭听到那哭声,也是心神不宁,暗自回想起了往事。

用毅力狠狠地稳住心神,夏侯青好一会儿才定下心来,身子终于又能动弹自如,冲上前去,手中流星将慕容月绑得结结实实。

哭声停止,山脚下那两派弟子们,才收回心神,重新对阵起来。

……

山脚下,远处那片开阔地上。

忽然传来的哭声,让星罗门六位长老片刻间竟然失了神,树小风闻听到这个哭声,也是大惑不解。

然而,就在这时,已经昏迷过去的慕容云,在这哭声的感触之下,重新苏醒了过来!

“会长!”树小风见状心中总算涌现出喜色,拖着重伤的身子爬了过去,想要搀扶不让慕容云倒下。

已经面无血色的慕容云,艰难地吐了口气,淡淡道:“月儿哭了。”

“呃?”树小风不明白会长在说什么。

还活着的星罗门六位长老也是面面相觑。刚才那触动心魂的哭声,难道来自慕容月?

“慕容月这孩子,虽然感情细腻,但是轻易不会落泪。包括她生下来的时候,也没有哭叫。”慕容云徐徐解释起来,“她一生只哭过一次,是她三岁时,她娘离开的时候。没想到今日同舟会遭遇此难,竟又引她哭了一次。咳咳…”又是咳嗽几声,强撑着身子。

六位长老心思不定,各自猜测,那哭声明显不是常人所能做到,莫非这当中有什么隐秘不成?

树小风闻言也是愕然问道:“会长想说什么?”

“其实…月儿的母亲…是个修真者!咳咳…”慕容云虚弱地说道,紧接着便咳嗽几声,显然身体已然衰朽不堪。

修真者?!

树小风眼神惊疑难定。

六位长老更是瞠目结舌。他们只知道门主夏侯亭是修真者,没想到同舟会竟然也有个修真者的后代,等此战胜了之后,定要禀告门主,好好利用那个女娃。

慕容云自然也知道背后六位长老正在旁听,从容而又苦涩一笑,对树小风道:“树小风,你把手伸过来,拿出我袖口里的东西。”

树小风不知会长在想什么,但还是很听话地照做了。他摸到一块苍凉而又坚硬的石头,拿出来一看,是块墨绿色的玉石,一端绑着一条红色的坠子。

他马上想问这是什么,慕容云已经抢先回答:“这是会长令,见此令便如见会长本人,乃是我同舟会传给下一任会长的信物。”

“会长令?”树小风呆呆地望着慕容云,心中已经想到了什么。

“自今日起,树小风,你便是同舟会下一任会长!”慕容云声音低沉道。

下一任…会长?那一瞬间,树小风感慨万千。入会仅仅三个月,慕容云便传他会长之位?

“哼,死到临头了,你们一老一少还在这玩过家家,还真是可笑!同舟会过了今天,还能不能存在都是个问题!别让人笑掉大牙了!”常不悔狂妄地笑了起来,无比不屑地对两人嘲讽道。

“同舟会有个千古至今的秘密,向来只传承于两任会长之间。树小风,接下来我要将同舟会的所有秘密一一告知,你要牢牢记住。”慕容云淡笑道。

常不悔闻言瞪大了眼睛,刚要施放的武决顿时收住。

同舟会的秘密?他还真想听上一听。

慕容云毫不理会后头六位长老的虎视眈眈,缓缓道:

“同舟会,乃是已经传承数千万年的帮派,同舟会的第一任会长,便是开辟这世间天地之神——盘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