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九极剑法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200字
  • 2020-02-15 07:42:05

二十道残影?!这小子年纪轻轻,已经小碎步第十重了?

那六位长老见到树小风的实力,表情更加显得骇然,心子更紧了些,丝毫不敢大意。相互望了望,便一齐向树小风杀去。

树小风却是边打边闪,身法灵活至极,居然让七位长老一时间无可奈何。他们扪心自问,如果单打独斗的话,没有一个长老会是这小子的对手。

他们一进,树小风便退;他们一退,树小风马上咬上来,把七人缠得不可开交。

交手一阵,不知不觉中,树小风居然便将他们引到极远的一处开阔地上。七大长老左顾右盼,大惊失色,没想到上了这小子的当。

“你小子果然是个人物,不过,把我们引来此处,是作何打算?”常不悔恶狠狠地问道。

树小风淡然道:“那边同舟会的弟子太多,在下怕有所波及。此处,正好可以施展开手脚。”

常不悔闻言,心中一股无明业火顿时冲上头来,气得用力咬了咬牙,指着树小风鼻子骂道:“你个小屁孩,未免异想天开了,真当我们星罗门七大长老是吃素的不成?”转而对身边长老们道,“——布下七星阵!”

“七星阵?”树小风神色一变。

只见七位长老将树小风团团围住,忽然响起一阵阵破风之声,七个身形一下子全部模糊起来!

“树小风,你身手不凡,老朽佩服。但这七星阵,乃是我七位长老自幼配合,联合创立之武林绝学,至今未遇一个敌手!”常不悔的声音从中响起,“说起来,也得感谢你引诱我们至此处,不然我们开真施展不开!——屠长老,上!”

围起来的人墙中,忽然飞出一人,手中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冲着树小风的二十道残影而来!

树小风神色大变,慌忙侧身闪躲,那匕首却依旧划破他的胳膊,只听“唰”的一声,手臂顿时喷出红色鲜血!马上,那屠长老就回到了人墙之中。

常不悔见状,显然有些意外,道:“好小子,反应不错。——邱长老,上!”

人墙中又见一人飞出,有了前车之鉴,树小风这时候做好了防备,彻底收回残影,五指并拢,便要对这个邱长老狠狠一拳打去!

“呵呵,找死!”常不悔见这小子出手,当即笑逐颜开,从人墙中冲了出来,手中一把短刀已刺向暴露出来的树小风。

哗!

短刀深入骨髓,直没至柄,钻心的疼痛渗入树小风的灵魂,他面容扭曲成一团,痛苦不堪。

常不悔再也掩不住自己的喜色,哈哈大笑:“小子,下辈子投胎的时候,多长点记性!”

唰唰唰唰!

人墙中不断有人飞出,给树小风狠狠一击后,便飞回人墙里去。转眼间,树小风便已重伤满身。

七人至此停止移动,并排到一起,各自施展了武决,向着树小风冲去,便要给其最后一击毙命!

哐当!

忽然只听一个金属划地之声赫然响起,一阵风浪一下子击退了七位长老。常不悔见状面露惊愕之色,不知道又有谁跑过来捣乱。

“慕容会长,是你?”常不悔看清来者之后,脑门冒汗道。

“会…会长…”坐在地上,身上血流如注的树小风看到面前站着一个银发飘飘,身材伟岸的男子,也认了出来。

正是同舟会会长慕容云!

树小风心头忽然涌现出一股难以遏制的悲愤和自责,牙关咬紧,眼中泛出泪花,最终一颗晶莹的泪珠从脸颊上滚落下来。他哽咽道:“对不起…树小风食言了,树小风没能保护好同舟会!”

慕容云一怔,那一瞬间回过头去,看到树小风伤痕累累的瘦小身子,突然感慨万千。

他想起来了。的确,这孩子曾经说过这句话。

这孩子说过,不止慕容月,整个同舟会,都由他来保护!

仅仅是一句话,他都没放在心上的一句话,仅仅说过那么一次,树小风便能用生命去贯彻!

再回想当初,身中七月蛊而流血不止,却能靠毅力在昏迷前,不让慕容月看到其身上之血。慕容云顿感无地自容。同舟会谁都对得起,唯独对不起这孩子!

慕容云慈祥怜悯地道:“哪有什么对不住。孩子,你已经做得够多了。”

树小风却丝毫没有松下心来,强挺着重伤的身子,迫切地问道:“听他们说,梅长老把我逐出了同舟会,这是真的吗?”

慕容云闻言,顿时一愣,旋即叹了口气,笑道:“他逐便逐,我再收你便是。树小风,我同舟会规矩可还记得?”

树小风面色苍白地回忆起来。不知为何,当初入会时觉得无聊至极的入会宣言,现在却忽然历历在目。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慕容云正色道:“入我同舟会,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尔等愿否!”

树小风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大声道:“弟子愿意!”

“入我同舟会,当相互扶持,同舟共济,尔等愿否!”

“弟子愿意!”

“入我同舟会,虽一人不足弃,虽万人吾往矣,尔等愿否!”

“弟子愿意!”

“好!”慕容云一本正经道,“树小风,自今日起,你便是我同舟会内门弟子,当恪尽职守,将我同舟会发扬光大!”

树小风心中涌现出一阵暖意,哽咽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七位长老看着面前一老一少的对话,丝毫体会都没有。居然在对打的时候扯那么多话浪费时间,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常不悔冷笑道:“哼,你们两个还真是冥顽不灵,死到临头还在这惺惺作态。——七星阵!”

七位长老重新组成人墙,身形重又模糊了起来!

“屠长老,上!”人墙中飞出一个人来。

慕容云面不改色,从容地提起手中长剑:“《九极剑法》!”

一剑掠过长空,一剑闪过寒芒,一剑疾出如龙,一剑见血封喉。

当九极剑法四个字响起的时候,七位长老心中,一个沉睡已久,甚至都快被淡忘的恐惧,此刻忽然重新浮现出来。

是啊,几十年前,那个名震江湖的第一剑客,便是那个令人胆寒却又风度翩翩的少年,九极剑法慕容云!

那个站在世界之巅,让万千势力不敢染指同舟会,以一把长剑佑得康卫二州一片安宁的少年,慕容云!

屠长老在出手的那一刻,听到这个剑法,心中便出现了悔意,可惜已经太迟了!

唰!

长剑狠狠地刺进屠长老的胸膛,爆出一地鲜血。屠长老死前也舍不得再闭上眼睛,他这辈子终于有幸能再看到九极剑法重出江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