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白虎堂全体弟子听令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609字
  • 2020-02-13 14:15:02

树小风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他有些吃力地从床上爬起来,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后背的疼痛缓解了很多,似乎血也已经止住了。他往后背摸了摸,摸到一些油腻腻的东西,拿到鼻子前嗅了嗅,有些疑惑。

是药膏?谁给他的伤口敷了伤药?慕容月?

抖了抖身子,换了身衣服,他打开小屋的门走了出去,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他感到吃惊。

只见所有同舟会的弟子都人来人往,忙忙碌碌,他们脸上的表情,个个显得战战兢兢,如临大敌。

“发生什么事了?”树小风拦住一个外门弟子问道。

这个外门弟子不是别人,正是曾在擂台上被他一拳打倒的唐城。

唐城看到树小风,明显神色一变:“树师弟?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吗?”

树小风迷茫地摇了摇头。

“星罗门向同舟会宣战了,大家都在备战。”唐城解释道。

“什么?”树小风不敢相信地凝着眉。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变成了这副模样?那星罗门,那夏侯亭,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吗?

“树师弟,现在我没时间和你闲聊,大家都有很多事要做。”唐城显得很焦急的模样,树小风也没再拦他,任他离开。却看到唐城没走出去几步,忽然低着头似乎很犹豫的样子,折返回来,“对了,还有一件事。树师弟,你现在已经不是我同舟会的弟子了…”

“什么意思?”树小风睁大了眼睛。

“梅长老下的令,他已经把你逐出了同舟会。”唐城左右环顾了一会,最后又小声道,“树师弟,这样也好,你兴许能保住一命。好自为之。”说罢终于义无反顾地离开了。

只留下树小风杵在原地,眼神空洞地独自发愣。

“去你吗的梅长风,你说逐就逐,你算什么东西?”过了许久,他忽然破口大骂一句。他自始至终只认慕容云一个人,其他人的命令他还真不放在心上。

……

彻夜宁静。

同舟会弟子轮流休息,三分之一睡觉,三分之二时刻站岗,以备星罗门夜晚发动奇袭。

康、卫二州的卫城军悉数出动,这些人虽然不是同舟会弟子,却是由同舟会雇佣的军队,平时用来维护民间秩序,现在则全部用来对敌。

虽然同舟会数十年来,从未起过战事,梅长风却无时无刻不在防备着发生战争的可能。这些卫城军,便是梅长风为同舟会设下的,第一道防线!

“杀!”

第二日,刚刚破晓,伏在城垛上的卫城军彻夜未眠,无聊地打着呵欠,却突然听到远方想起震耳欲聋的吼声,似有万人之众。

抬眼看去,只见无数星罗门弟子,已向康州杀来。为首的是一队穿着黑衣的骑兵,显然是星罗门的内门弟子在打头阵。后头跟着十倍于骑兵的星罗门步兵,他们每十个人扛着一块圆木。

“准备放箭!”一名同舟会执事听到此声,当即睡意全消,指挥起弓箭手随时攻击。

待到那队骑兵靠近,执事扬了扬手,大吼道:“放箭!”

一阵箭雨黑压压地从空中落下,射中不少星罗门扛圆木的弟子。惨叫声接连发出。

射箭完毕的弓箭手,马上退到后头重新装箭,后头装箭完毕的弓箭手,则默契地站到前头伏在城垛上,又是一阵箭雨落下。

咔咔!咔咔!

忽然听见刀戈之声,只见星罗门打头阵的骑兵各自挥舞起手中的武器,将箭矢全部劈到一边,为后方徒步的弟子挡出一条路来。

唰!唰!唰!

有内门弟子的掩护,后方弟子终于赶到护城河前,纷纷将圆木扔下,竟然眨眼间铺出一座桥。

内门弟子驾马过了桥后,便纷纷跳下马去,然后其中十几人联合拿起了一块最大的圆木,对着城门奋力撞去!

砰!!!

只撞一下,城门便七零八落,直接被破!

“呃?”指挥军队的执事大惊,急忙抽出腰上佩剑,跳下城门,与这些星罗门内门弟子大战起来。

“城门这么快就被破了?”城门后方的三百名外门弟子,和十五个执事见状也是一愣,完全没料到对方如此强大。

“怕什么,白虎堂全体弟子听令,上去迎战!”忽然听见李金堂主的声音从后方响起。

“是!”三百名外门弟子和十五个执事纷纷领命,脸上杀意四起,义无反顾向前冲去,“杀呀!”

曾经繁华热闹的街道,如今却响起了振聋发聩的厮杀声,惨叫声。

白虎堂,一共三百名外门弟子,十五名执事,一个堂主,同舟会所有分堂战力最强的一个!这便是梅长风为同舟会设计的,第二道防线!

……

“报!”山顶上,忽有一执事来报,“城门已破,我白虎堂弟子已迎战!”

“什么?”大殿中,梅长风微微一愣,慕容云与其余三位长老脸色也不是太好看。他们都没想到,城门如此轻易就被破了。

“让山脚下的弟子们做好准备。”梅长风叹了口气,郑重道。

“是!”执事领命退下。

“梅长风,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让山脚下弟子做好准备?”慕容云冷蔑道,“你已经做好牺牲掉白虎堂弟子的打算了是吗?”

“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此为兵也。”梅长风正眼都没看慕容云一下,“慕容师弟,你不谙此道,就别在这说三道四。”

“哼,是吗?”慕容云同样眼神不屑,“你自有兵家之道,我自有我之道,师兄,对不住了,师弟先走一步!”

“慕容云,你敢!”梅长风闻言目露凶光。

慕容云不再理他,提起手中宝剑,径自离去。剩下兰、竹、菊三位长老不是滋味。

“梅长老,现在怎么办?”兰铁干心事重重道。

“他走便走,我们四大长老,缺了他,一样守得住!”梅长风神色黯然,语气却斩钉截铁道。

……

嘶!嘶!嘶!

鲜血染红了天际。星罗门弟子中,忽然见到一个长发飘飘的男子,挥着手中青剑,对白虎堂弟子一阵砍杀,所到之处,尸横遍野。

此人正是星罗门首席大弟子张镇山。

“同舟会居然只派了这么群废物来拦我,还真是看不起我星罗门啊。”张镇山杀红了眼,目光恶寒道。

不过,他心中却也隐隐感到吃惊。这些白虎堂弟子,明明不是他的对手,面对他却没有一个感到恐惧,更没有一个逃跑。所有人明知不敌,也要向他进攻。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张镇山厌恶地说了声,青剑虎虎生威,将这些人悉数斩杀。

不一会儿,白虎堂全堂上下,便只剩李金堂主一人。

“李堂主,你手下已全部死光,还是别做无谓挣扎,束手就擒吧!”张镇山调侃笑道。

“呸!束你吗个头!赶紧过来给你爷爷挠痒痒!”李金大喝道。

看着昔日的手下们全部战死,他心中一阵伤感,眼中闪烁着泪花。他控制不住地回忆起那些往事,他那时候是如何打骂他们。

早知今日,他当初一定会对这些弟子们好一点。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不再乱发脾气,不再打,不再骂,耐心地教他们练拳。

“白虎堂全体弟子听令!”李金孤独地呐喊道,“上去迎战!”

挥舞起神风掌,向着张镇山进攻。张镇山悠悠叹了口气,握紧手中青剑:“《无心剑法》!”

一个瞬身,便闪到李金身后。只见李金的身子僵住不动,突然身上鲜血喷涌而出,当场殒命。

看了李金的尸体一眼,张镇山那一瞬间不觉心中有些感慨。他星罗门,恐怕没几个人,有如白虎堂这些弟子这般悍不畏死的勇气。

“大家不要停下,向着黄云山脚进击!”收回了感慨的目光,张镇山对着己方弟子喊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