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战书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317字
  • 2020-02-13 06:44:48

“那么…门主现在功法修炼得如何了?”首席弟子张镇山问。

夏侯亭慨叹一阵,道:“也才区区三层罢了。人间的灵气实在淡薄,纵然以我的天资,将天地灵气纳入体内,修炼到大圆满境界,怕是也得十几年。十几年啊,本座真不甘心等那么久。好在这测灵器可以测附近灵眼…”

话虽然没有说完,却显然已经点明白了一些事情。夏侯青、张镇山与常不悔互相递了眼神,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

能将星罗门数百年单传下来的秘密,不再遮掩地透露给他们,正说明这个秘密已经没有再藏起来的必要了,也代表,门主已经发现了一处灵眼所在。

“门主的意思是,在同舟会的黄云山上发现了灵眼?”常不悔斗胆问道。

夏侯亭微微一笑:“正是。回到星罗门后,马上点齐人马,立刻向同舟会宣战!”

“是!”众人拱手道。

……

当天晚上的后半夜,慕容云真不知道梅长风躲哪里去了,找了一宿也找不到,第二天中午例行开会的时候,才看到对方现身。

“哼,梅长老,你做的好事!”慕容云罕见地怒不可遏,单手狠狠一拍桌子,竟把桌子直接震碎了。

梅长风见对方如此暴怒的模样,微微一愣,但很快就想明白了什么,不阴不阳道:“那小子跟你打小报告了?哼,果然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你不要含血喷人了!”慕容云不依不饶道,“这是我自己发现的,与他无关。我真是想不明白,这孩子到底哪一点入不了你的法眼,值得你用七月蛊来对待!内权归我,外权归你,梅长老,你难道忘了师父留下的遗志吗?”

“你不要跟我提师父!”梅长风同样没有好脸色,“师父就算还在世,也会同意我这么做。慕容会长,你性子太软弱,太迂腐,充其量只能当个管家,要不然为何只把内权给你?告诉你,我才是继承师父衣钵的大弟子,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说三道四!”

“你…!”慕容云再也忍不了了,运转起体内真气,就要对梅长风动手了!

“哼,怕你不成!”梅长风见状也扬起双手,数只毒蝎从袖口中爬了出来。

其余三位长老看到这般场景早就瞠目结舌呆若木鸡了。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一下子要死要活起来了?看到两位马上要动手了,连忙站到中间拦住两人:“会长,梅长老,有话好好说啊。”

但慕容云显然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在武功上,三位长老就算联手都不是他一合之敌。梅长风或许能跟他旗鼓相当,但是现在正面相斗,对方偷袭的本领无处施展,他还真不怵这个梅长风。

三位长老知道拦不住,急得头皮发麻,眼看事情就要一发不可收拾。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内门弟子走入大殿:“报!”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慕容云与四位长老顿时愣了愣,这才冷静了下来。当着弟子的面大打出手,有失身份。

“有屁快放!”慕容云没好气地对内门弟子骂了句。

内门弟子倒吸一口凉气,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会长的,当即双手呈递上一封书信,说了句“星罗门来信。”,然后马上就灰溜溜跑了。

“星罗门?”慕容云大惑不解地看着这封信,没琢磨出门道。昨天不是才刚见过,怎么今天又寄信过来?

旋即把信封一撕,露出里面一张白纸。目光粗略往纸上内容一扫,看到斗大的两个字时,他忽然整个人呆住了。

“呃?会长?”三位长老看到慕容云愣住不动,知道事情好像不妙,“信上写了什么?”

还是梅长风按捺不住,直接过去抢了慕容云手上的纸,看了一眼,也瞪大了眼睛:“战书?”

“战书?!”三位长老全部惊慌失措。

星罗门向同舟会下了战书?!

“哼,我说什么来着,树小风这小子,果然给我们同舟会惹了大祸!”梅长风冷冰冰道。

“梅长风,你…”慕容云愠怒道。

“好了,会长,梅长老,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菊如意出来打圆场道,“好好分析一下,这星罗门为何攻打我们?”

梅长风这下也冷静了下来。虽然明面上这么说,但其实他心里也明白,那夏侯亭不是个蠢货,区区一个树小风,还不足以成为星罗门向同舟会宣战的原因,充其量不过是导火索罢了。同舟会究竟什么地方,被星罗门看上了?

将整篇战书看了个仔仔细细,依然看不出什么门道。上面只简单明了地说了两句话:要么投降,要么屠城。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却杀人诛心,令人心生恶寒。

“传我的命令,同舟会即刻进入战争状态!”梅长风指挥道,“康、卫二州所有集市坊间活动,即刻清退,给卫城军让出道路。同舟会外门弟子,按往日演练,由各堂主率领,各司其职!”

“是!”菊如意领命出去,走出大殿,召来首席大弟子牧空,将事情一一告知。

慕容云此时没话说了。军事上的事已经不归他管。

半个时辰后,大殿中忽然闯进来两个少女。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大小姐慕容月与她的贴身丫鬟红儿。

“爹,怎么回事?整个同舟会今天怎么怪怪的?”慕容月进来就慌忙问道。她自然也意识到了不妙。

“红儿,你是怎么看管大小姐的?怎么让她跑出来了?”慕容云脸色严肃道,转而又对着慕容月,“月儿,平时胡闹还可以,现在不是任由你发脾气的时候。”

“什么胡闹!爹,你给我说清楚,同舟会是不是要打仗了?”慕容月不依不饶道,“既然要打仗,女儿也可以为同舟会尽一份力!”

慕容云头疼不已,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让他犯愁。正想劝说什么的时候,却看到梅长风淡淡说了一句话:

“来人,将大小姐和她丫鬟关到闺房去!”

马上便有两个执事进来,不由分说押着慕容月就走,任凭慕容月如何挣扎哭闹也无济于事。

慕容云与其他三位长老面面相觑,这才深刻体会到了梅长风直截了当的一面。不得不说,当年师父将内权与外权分割开来,是十分明智的选择。

大约又过了两个时辰,见事情安排得差不多了,梅长风在大殿内背着手来回踱步,忽然想起了什么,忽然道:

“对了,那个树小风,从今日起,逐出同舟会!”

慕容云闻言当即不是滋味起来,怒道:“梅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中了你的七月蛊,伤口尚未愈合,难道你还认为他会捣乱不成?这个命令,我不答应!”

“慕容师弟,你越权了。”梅长风语气不怒自威,负手走到大殿门口,望着外头即将坠落的夕阳,残昏在他身后拖下一道长长的影子:

“现在是战时,我说了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