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测灵器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429字
  • 2020-02-12 11:09:19

“啊?”慕容月心里咯噔一下,条件反射地回过头去,“爹?你怎么来了?”

“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大晚上的,孤男寡女,成何体统?”慕容云怒声道。

“我…”慕容月的脸简直红到了耳根,一时间还真不好找到什么好的借口,干脆半真半假道,“我听说他白天为了给女儿出气,打了二十几个星罗门弟子,所以才过来道谢的,没干别的事。”

“就为这个?”慕容云表面上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

其实他根本不信,女儿完全就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撒个谎很容易就被他看出来了。

不过,既然女儿不愿意说,他也并不去深究了。反正待会问了树小风也是一样。遂面不改色道:“你先回去吧。”

慕容月听到这句话,当即逃也似的闪了,遇到这个尴尬的事,她都巴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看了女儿逃跑的身影,慕容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转而看向树小风。其实他晚上过来不为别的,只是感觉白天树小风虽然鲁莽,但也为了同舟会而拼命,弄得一身伤痕,自己当时却没有对其说鼓励或者安慰的话,回去想了想,越发觉得寝食难安,所以才有了晚上过来找树小风谈心的念头。

他干咳一声,正打算说些什么开场白,瞄着树小风,却突然感觉不对劲起来。这小子怎么如此沉静的样子。

当即俯下身子,却看到树小风双眼沉闭,额头上挂着汗珠,似乎忍受过什么痛苦。

他马上对着树小风的肩膀轻轻一推,只看到树小风的身子如同麻袋一般,松松垮垮地倒了下去,墙壁上的血迹赫然显露出来。

“这是?”慕容云始料未及,震惊不已。

他忙翻了树小风的身子,查看背部,却看到一个拳头大的伤口,虽然大部分已经结痂,但仍有几个缺口还在往外渗血。

“这是…七月蛊?!”那种阴森诡异的伤口,慕容云一眼便认了出来。从小与梅长风长大,梅长风的那些手段,怎么可能逃得过他的法眼。

因为白天的鲁莽行为,被梅长风种下了七月蛊吗?……慕容云脸上阴晴不定地想着。

转而又细细一回味,那刚才月儿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莫非月儿来的时候,这孩子还醒着?

简单一推理,慕容云很快就判断出,为了不让女儿见到血,所以这孩子才保持着这个奇怪的盘坐姿势,把背靠在墙上。

这是何等难得的精神!何等难得的毅力!才可以做到这步!

想明白了一切后,慕容云再次看向树小风的眼神,已经满怀愧疚。他只是对这孩子谈过一次心,说过一次话,这孩子便能够为同舟会付出如此之多!同舟会亏欠这孩子太多太多!

“梅长风,你这权越得太过了!”慕容云勃然一怒。

迅速起身跑去药房,取了些外敷的伤药,涂抹在树小风的伤口,轻轻地给他盖上被子,然后怫然而去,要找梅长风算账。

……

时候稍早些,天还没暗的时候。

星罗门一行人各自骑着马,返回自己帮派的路上。

驾马在最前头的,有四个人,分别是门主夏侯亭,与他的三个亲信:妹妹夏侯青,首席大弟子张镇山,以及长老常不悔。

三个亲信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尤其是夏侯青,一回想起刚才星罗门的丢脸经历,就像吃了屎一样难受。走了一会,终于是忍不住对夏侯亭问道:

“哥哥,你就那么赏识那个树小风?”

“是啊,此人是个人物,如果给他时间的话,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夏侯亭面无表情淡淡道,然后看到妹妹黛眉紧蹙的模样,笑了笑,“怎么,你咽不下这口气?”

“当然咽不下。”夏侯亭已经说到点上了,夏侯青终于大倒苦水,“人家的梅长老都已经打算给那小子教训了,哥哥摆摆手就说算了,咱们的弟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什么不给他们出出气?”

“哈,放心吧。”夏侯亭依然爽朗地笑了笑,但旋即脸色一寒,“这小子活不久了。”

“呃?”闻言,夏侯青顿时一怔。不止她,走在两侧的张镇山和常不悔也都伸了耳朵过来。

“哥哥的意思是?”夏侯青问道。

只见夏侯亭从容地取下腰上那块做工粗糙的白色玉佩,对三人问道:“你们可认识这个?”

“这…这是老门主的遗物?”三人一眼就认出来了。

“正是。”夏侯亭点了点头,又继续问道,“但你们又可知道,我星罗门一千年前之事?”

“一千年前?”三人一头雾水,连夏侯青也是摸不着头脑。

大家都知道,星罗门是于六百年前,星罗老祖夏侯贤所创立,怎么又冒出个一千年前?

夏侯亭看到他们大惑不解的模样笑了笑:“你们不知道也情有可原,星罗门这件秘密,向来只在上一任门主传位于下一任门主时,才会说出来。其实…一千年前,我星罗门本是一修真门派!”

“修真门派?”众人皆瞪大了眼睛。

那传说中可以施展无上神通,能够飞天遁地,会各种仙法神术的修真门派?!

夏侯亭解释道:“是啊。只可惜,一千年前,人魔两界发生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众多修真门派被魔界大举覆灭,我星罗门不幸也成了受害者之一。唯一逃出来的星罗门弟子,便是我们的星罗老祖,夏侯贤!

“当时星罗老祖身负重伤,四百年后不得不自爆肉身,夺舍一位凡人,法力尽失。他身上的法宝也尽数丢失,只剩下这块玉佩。”

“这玉佩是法宝?”三人盯着夏侯亭手中那块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玉佩,用不可思议的口吻道。

“严格来说不算是法宝,充其量不过是件低阶的法器,名为测灵器。”夏侯亭继续解释,“它唯二的作用,便是能够测出一个人身上的灵根,以及探索附近的灵眼。”

众人感到摸不着头脑了。这些事已经超乎他们的认知范围,需要好好耗费精力理解一番才行。

夏侯亭道:“星罗老祖夺舍凡人后,娶了当地一个有权有势的富家千金,控制了妻子家族的所有产业,最后创立了星罗门,并且生了一个儿子。弥留之际,他将玉佩传给儿子,并将自己的秘密也悉数都交代了儿子,最后告知:后代在没被此测灵器测出灵根之前,星罗门必须与周边势力结盟,不可轻举妄动!”

三个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星罗老祖是个狠角色。难怪别的帮派家大业大,星罗门却一直跟同舟会这样的中立门派保持良好关系,原来当中有这么个隐秘。

但是转念一想,突然又琢磨过味来,都看着门主夏侯亭,愣神道:“门主莫非被此玉佩测出了灵根?”

“呵呵,正是。”夏侯亭笑了笑,“而且从玉佩发出的信号看,是个修真界也罕见的火灵根。父亲在传我玉佩的时候,也传了一本修真界的基础功法。别看我这三年来马不停蹄,一个人的时候,我总在钻研上面的功法,吸收天地灵气。”

大家伙面面相觑。

火灵根?功法?灵眼?天地灵气?这都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