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七月蛊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382字
  • 2020-02-12 06:09:31

不一会儿,就有执事过来处理那尖嘴猴腮者的尸体。树小风看继续待着也没什么意思,也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住处。

却不料半路当中,走到一个僻静的树林里时,忽然感觉到后背一凉,紧接着便火辣辣地疼痛起来!

“呃?”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树小风双腿直接瘫软在地,面容扭曲在了一起,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也吸不进任何空气。

剧痛过后,他感觉到后背似乎有一只小虫在爬动。

“树小风,这算是对你今日鲁莽行事的惩罚,你可服气?”忽然见到梅长风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是你个老东西?你又阴我?”见到居然是梅长风这老怪物,树小风满脸愠怒,怒发冲冠,“正面打架打不赢我,每次都靠偷袭?有本事咱们光明正大打一场!”

“阴不阴你又何妨,我只是在教你为人处世之道。”梅长风淡淡道,“你放心,我在你身上种下的蛊,名为‘七月蛊’。”

“七月蛊?”树小风愕然。

“此蛊无毒,并不会伤了你的性命,虽然刚种下时背部会渗血不止,但三天后伤口便会痊愈。”梅长风对其解释起来,“蛊虫种在身中,会钳住宿主的奇经八脉,如同提线木偶一般,控制宿主的行动。”

说罢,梅长风单手掐着一些指诀,发出一阵低频的声音,树小风身体果然不受自己控制,竟然被迫行动起来!

他恶寒地看着梅长风,咬牙切齿。

梅长风则神色黯淡地叹了口气。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出此下策。老会长将同舟会的外权与内权分别给了他与慕容云。老会长去世后,他行动上从未越权,如今却因为这小子而破了戒。

但是,他问心无愧!为了同舟会的未来,哪怕任何代价他都愿意付出!虽然对这孩子有点残忍,那也没有办法,他不容许任何变数出现!

“此事你不得向任何人提起,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

梅长风说完此话,甩了甩手,眼神决然,转身便是离开。

“吗的,老不死的东西!”

树小风眼神里充满杀意,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路跌跌撞撞地回到自己的小木屋中,舀了碗水,咕咚咚灌了下去,然后躺在床上气喘吁吁,忍受着疼痛的折磨。

就这样捱了一个时辰,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体内的蛊虫却似乎更加躁动起来,在他身上蠕动。

“啊!”树小风痛得大吼一声,声音响彻整个夜空。

……

当天晚上,慕容月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白天树小风一个人打了星罗门二十几个内门弟子的事迹,自然传到了她大小姐的耳朵里。让慕容月不敢相信的是,事情的起因居然是星罗门弟子说了句轻薄她的话。

而且讲故事的那人为了生动形象,衬托出树小风的英勇无畏,把他如何伤痕累累,战斗中如何艰难取胜,意志如何坚定之类,说得惟妙惟肖,俨然就是个拯救世界的大英雄。

虽然交代起因的时候说了主要是因为同舟会,其次才为了大小姐。但是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慕容月却认为树小风一定是为了她才如此拼命的。

这三个月来,树小风虽然对她不理不睬,却始终骂不还口,任她欺负,当时任性觉得气恼,现在仔细想想,人家愿意委屈成这样,不正是为了她么!

同舟会上下都知道她有晕血症,奈何她天生贪玩,总想偷跑出去,父亲有时候都会气得把她关起来,而这树小风每次却只是拦着她,而不对她采取什么强制手段,其中的良苦用心,她早该明白啊!

其实她的这些想法,要是被树小风知道了,怕是要当场背过气去。他对慕容月骂不还口,那纯粹是懒得搭理,至于不对她出手,也只是怕打伤了她,让慕容云伤心罢了。

慕容云是个好父亲,好会长,他佩服。当他佩服一个人的时候,他便愿意真心实意地出手帮助。至于慕容月,他完全欣赏不来。

却看到慕容月望着窗外的月色浅浅一叹,心中有着些许懊悔之色,忽然眼神坚定起来,独自走出了闺房…

不一会儿来到树小风的小屋外,慕容月犹豫了一番,还是推门而入。

屋内,只点着一盏晦明晦暗的油灯,闪烁不定。只有一个少年躺在简陋的草席上。

树小风见到来人,却忽然惊异起来,以为是梅长风那老东西又过来了,急忙起身望去,却看到是慕容月。

他愣了愣,纳闷大小姐为何会大晚上跑过来,但突然又想起了什么,盘坐在床上,后背往墙上靠去。

此时他的背部还在渗血,慕容月有晕血症,要是被她看到是件挺麻烦的事。

吗的!树小风腹诽不已,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找他干什么,强忍着剧痛,冷冰冰道:“你来干什么?”

“没事就不能来吗?同舟会就没有我不能来的地方。”

慕容月说着莲步轻移,扫视了下屋内的环境,如此寒酸,让她有些难受,原来树小风住的是这样的地方。

“出去。”树小风额头冒着虚汗,意识也有些恍惚,语气低沉道。

却看到慕容月毫不理会,一下子坐到了床上,双腿轻轻摆荡,道:“听说你白天打了星罗门二十几个人,挺厉害啊。”

树小风已经有点撑不住了,虽然已经生气对方赖着不走,却没能力提高声调骂他。只能依旧低沉着语气:“不关你事!”

短短四个字,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他的意识越来越朦胧,越来越淡,眼皮也越来越沉…

“哼,还逞强,我都知道了,你是因为我才出手的。既然这么喜欢本姑娘,明说不就好了,真是个愣头青。”然后稚嫩的小脸露出微微的绯红,“说出来,本姑娘也未必不会答应。”

然而,树小风再也没回应她了。

满怀期待与害羞地盼望回答的慕容月,呆呆地等了会,终于觉得奇怪,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回头望了望,却只见树小风依旧盘坐在那,背部紧紧靠着墙壁,头却低了下来,眼睛已经闭上。

“喂,死猪头,你睡着了?”见此结果,慕容月差点要背过气去。白白酝酿那么长时间的情绪,她才下定决心过来,结果这家伙居然直接睡着了,还真是没心没肺。

不过…

慕容月还是第一次这么安安静静地端详树小风的脸。长得确实很帅,而且越看越好看,属于那种耐看的类型。仔细一对比,才发现和她之前见过的那些俊俏的帅哥完全不一样,有种独特的气质。

试探地用手指点了点树小风的膝盖,见对方没有反应后,慕容月借着微弱的油灯,痴痴地看了很久,脸上露出花痴般的傻笑,最后怯生生地伸出纤纤玉手,摸了摸树小风的脸。

奇怪,怎么这么多汗?慕容月发现树小风的脸上湿漉漉的,感到十分古怪。马上站起身来,想要一探究竟。

却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推门声,然后一个老者的声音响了起来:

“月儿,你怎么在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