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大度的门主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2257字
  • 2020-02-11 06:08:16

山上的梅长风与慕容云,跟夏侯亭等人相谈甚欢,两人都惊讶夏侯亭见识不凡、眼界宽泛,所以不知不觉聊到了下午,然后亲自送夏侯亭等人下山,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结果一下山,他们却看到树小风跟星罗门的弟子打起来了,这场面,实在是煞风景。梅长风一见树小风掺和其中,更是火冒三丈,直接冲上去道:“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树小风听到声音转过身来,正眼也不瞧对方一下,对着会长慕容云拱手道:“报告会长,这些人出言不逊,辱我同舟会声誉,轻薄大小姐,所以我给他们点教训罢了。”

同舟会高层几人面面相觑,难以置信。就算这事是真的,也不算什么天大的事,至于把对方二十几个内门弟子都打趴下吧?慕容云脸色不太好看,刚为这孩子省心,反手就给他惹来这么大的祸。

星罗门的夏侯亭等四人却震惊在当场,他们只看到树小风一个人站在那,难道说自己这些视为精英的内门弟子,仅仅被他一人,给全部击败了?就算是长老级别的人物,恐怕也很难做到这点吧?

这小子,强得可怕!

“放屁!”还没等慕容云酝酿什么话,夏侯亭身后就站出来一个年轻女子,指着树小风骂道,“我星罗门门规森严,向来恭谦待人,怎么会随意出口伤人呢?”

“不信?那你问他们!”树小风指了指躺在地上的这些黑衣弟子。

这些人大部分还在地上呻吟,不过有几个还是颤颤悠悠勉强能站起来。见到树小风指着他们,他们忍着头部的剧痛,不知该怎么回答,转而向门主夏侯亭看去,却只看到夏侯亭脸上满是肃杀之气。喉咙“咕噜”一声,知道一旦说错,他们可能全部得死。

也不能说谎啊,刚刚开打的时候,边上就有很多同舟会的外门弟子在围观,这些人外门弟子肯定有人知道事情来龙去脉。

的确,刚刚打架的时候,同舟会的执事和一些外门弟子被吸引了过来,其中有个执事见势不妙刚打算去山上通报会长,奈何树小风这小子速度够快,不一会儿工夫已经把这些人都搞定了。

“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只是劝架的!”当中一个黑衣弟子说道,然后指了指地上那个尖嘴猴腮者,“说那些不敬之词的只有他一个,然后我们想要出面调解,结果同舟会这个人不知好歹,把我们也全打了!”

这话说的,天衣无缝。统统推脱了自己的责任,把黑锅全部扔给尖嘴猴腮者一个人背。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一个人受罪总比大家都跟着遭殃好。

说起来也是他活该,如果不多嘴的话,也不会落得这般结果。

夏侯亭与慕容云等人看了看那些围观的同舟会外门弟子,见没人出面反驳,看来情况是真的。

大致清楚经过后,夏侯亭凝神看了树小风一会,露出了颇为欣赏的神色。这小子也是伤痕累累,看来刚才是场恶战。

能打败他二十几个精英弟子,这小子不仅膂力过人,而且很有勇气。一般人就算有这小子的本事,也没那个胆量一下子单挑那么多人。

“树小风,你大胆!”却忽然听到梅长风沉冷的声音响起,“区区一件小事,你便伤了人家二十几个内门弟子,你视同舟会规矩如何物?你视等级尊卑为何物?”转身又对夏侯亭拱手道,“夏侯门主放心,我同舟会定然对这小子严惩不贷。”

慕容云干咳一声,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树小风也是捍卫同舟会的名声,这事怪不得他,但因此而让星罗门失了面子,万一星罗门借题发挥,两大势力反目成仇,那麻烦可就大了。所以对梅长风的话,他也不好反驳。

不过,如果梅长风真要对树小风做什么的话,他肯定要出面力保的。

树小风则对梅长风的话完全置之不理,没开口骂对方老东西已经算不错了,这还是看在慕容云的面子上。

“唔,此事无妨。”夏侯亭淡淡笑道,完全不在意的样子,“此人也是尽忠职守,怪不得他。”

然后缓缓走了下来,离树小风近了一些,道:“你叫树小风?”

树小风则摆起了防御的架势,对这夏侯亭没什么好感。鬼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像梅长风那老家伙一样用毒蝎子偷袭呢?手下人是那副德性,主子估计也好不到哪去。遂回答道:“你要干什么?”

夏侯亭见状微微愣了愣,旋即哈哈大笑,收回打量树小风的目光,对着慕容云与梅长风道:“这小子不错,是个人物,本座很是欣赏。你们同舟会将如此人才埋没在外门弟子当中,实在不应该啊。”

慕容云算是稍稍松了口气。这夏侯亭倒是挺大度。

“至于你——”忽然见夏侯亭目光阴寒地看着那个尖嘴猴腮者,“丢人现眼、败坏门风的东西,你还有脸活在世上?”说罢单手伸出两指。

尖嘴猴腮者肠子都快悔青了,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多嘴!他知道门主已经起了杀意,马上爬起来要跪地求饶,却忽然感到眉心轻微一疼,像蚊子蛰了一般,紧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他直接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

“是暗器?”慕容云与几位长老心中一凛。

如此快的出手速度,连他们这些老家伙都看不清,这夏侯亭的实力,深不可测啊。

树小风也是同样微微一惊,知道自己与这夏侯亭的实力有不小的差距。

“还请世伯帮忙清理此逆的尸首。”对尖嘴猴腮者的尸体,夏侯亭看都不看一眼,负手往前走道,“我们走!”

说罢便领着身边三个亲信朝门口走去。地上那些被打倒的黑衣弟子,也陆陆续续踉跄爬起,跟在了后头。这些人居然就这样走了。

慕容云同几位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太是滋味。这事该咋说?

“哼。”梅长风冷冷地看了树小风一眼,首先离开了。兰、竹、菊三位长老不痛不痒地夸了树小风几句,也回到山上。

只剩下慕容云还在原地,看向树小风的眼神,真是又爱又恨。

这孩子,该说什么好?虽然心地不错,但做事实在鲁莽,本以为这三个月已经有所收敛,现在看来还是不懂人情世故。好在碰到夏侯亭不是个小心眼的人,不然恐怕真的惹祸了。

他与长老们倒不是怕星罗门什么,而是不喜欢轻易发生战争。康、卫二州百姓享了几十年太平世道,这当中离不开同舟会与周边势力的斡旋。

摇了摇头,心中颇有些烦闷,最后过去意味深长地拍了下树小风的肩膀,慕容云也回到了山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