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单挑你们一群!
  • 燃命大树妖
  • 六道唐城
  • 3181字
  • 2020-02-10 19:47:09

高层们在山上高谈阔论的时候,山脚下的这些外门弟子们则一边练功,一边时不时地目光朝那些星罗门弟子瞥过去。

他们每个人都穿着黑色衣服,由一个同舟会执事接待着到处闲逛,最后在一个亭子下乘凉,看起来神色自若,好像完全没把这个执事放在眼里,估计都是星罗门的内门弟子。

也对,门主亲自带队,怎么可能把烂番薯臭鸟蛋带在身边。

树小风就在亭子边不远处,躺在草丛上晒着太阳,嘴里叼着根草梗,手中无聊地翻着《小碎步》,心里正在盘算着是不是换本武决学习,这小碎步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忽然,星罗门的弟子眼神一下子变直了,他们看见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朝这边走来。

少女走近后,他们看清了她的模样,真是风华绝代、楚楚可人,没想到同舟会里居然有如此美女。他们纷纷盯着少女目不转睛。

这少女自然便是慕容月。她现在的表情其实很烦闷,已经被关在同舟会三个月了,以前还有办法偷偷溜出去,自从这树小风变了性之后,只要被他发现,就总会跑过去挡住她的去路。

现在过来,一方面是实在闷得慌,一方面是没地方去,于是想探探树小风的口风。

“喂,死猪头,躺着偷懒吗?”见到树小风懒洋洋躺在草丛上,她就一肚子气,“如此慵懒懈怠,不懂同舟会规矩?”

树小风白了她一眼,转了个身子,没搭理她。

“哼,你就躺吧你!躺死算了!”慕容月骂了一句,气冲冲地走了。

没办法,这三个月她什么方法都试过了,打他打不过,骂他不还口,硬想跑出去,他就拦在门口。这辈子就没见过这种死缠烂打的家伙,她居然还一点辙都没有。

慕容月走后不久,星罗门这些弟子就朝树小风靠近过来。

“兄台,你认识这姑娘?”其中一个星罗门弟子对树小风问道。

“嗯?”树小风转过头来,看到是群黑衣服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同舟会会长的女儿慕容月,谁会不认识?”

“原来是同舟会千金啊,怪不得这么漂亮。”一个黑衣弟子点点头称赞道。

树小风神色如常,继续翻自己的书。但接下来听到的一句话,却顿时让他恼怒起来。

“没想到这个破门派实力不咋地,大小姐生得那么好看,真是浪费。唉!那屁股,真想过去摸一把…”当中一个尖嘴猴腮的黑衣弟子口无遮拦地说着。

树小风再怎么不懂人情世故也听出了这句话当中的恶意,轻薄了大小姐他倒是不怎么在意,居然还贬损了整个同舟会。他站起身来,盯着这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冷冷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

尖嘴猴腮者见对方这举动微微一愣,显然没料到对方敢这么跟他说话,真是不知道等级尊卑,当即有些恼怒,遂回嘴道:

“还能是什么意思?实话实说呗!”

其实尖嘴猴腮者刚说完那句刻薄的话时就有点后悔了,毕竟在人家的底盘上,和气低调不给自己惹麻烦是最好的。奈何平时插科打诨习惯了,一时间忘了场合。

不过他见树小风穿着灰色衣服,区区同舟会一个外门弟子,看他们这些星罗门内门弟子的眼神,却好像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一般,就有点不爽了。他们在自己地盘上,哪受过这种不敬,于是就有点热血上涌了,不吓唬吓唬对方心气难平。

“给你十秒钟道歉。”树小风冷蔑地打量着对方。

尖嘴猴腮者见状更加放不下面子,给外门弟子道歉?还是同舟会的?当即道:“道歉?呵呵,我道你吗个……”

啪!

话没有说话,一个拳头就已经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脑门上,直接把人打飞出去,落地时把草皮都拖没了一道。

“呃?”其他黑衣弟子见状顿时都呆住了。

他们其实都有些埋怨尖嘴猴腮者干嘛说话那么不敬,本想做下好人劝俩人各自消消气,却没想到对方直接动手打人了,这速度真是让人始料未及。这下矛盾升级了,再调解都没用,被一个外门弟子打了,他们星罗门的面子往哪搁?

于是一个个都摆开了架势,各自施展其了武决,准备先擒住这小子再说。

树小风调动体内真气,眼神冰冷地观察着这些人,双手握紧了拳头,蓄势待发。

第一次面对如此多的外门弟子,也不知道搞不搞得赢?上次打一个李金就那么费劲。不过也刚好,能试试看第十重小碎步威力怎么样。

“喝!”当中一黑衣弟子大叫一声,首先朝树小风冲来。

树小风锐利的眼神看了过来,马上扬起手准备揍对方的脑袋,却突然感觉到旁边有人趁他攻击的空挡打算偷袭。他当即迅速收手,后退了几步。

“这小子反应倒是挺快。”那个打算偷袭的黑衣弟子心中嘀咕道。

黑衣弟子们围着树小风,其中一人道:“呵呵,小子,言语之失不过小事,但动手打人就是你的不对,今天我星罗门就教你好好做人!”

他们都看出这小子有点本事,不过想要单挑他们二十几个内门弟子,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更何况,他们这三年跟随门主夏侯亭出访周边势力,经常聚在一起切磋武艺,相互知根知底,配合起来得心应手,实力更加如虎添翼。

刚才树小风想要攻击,马上旁边就有人去掩护偷袭,从这个细节就可见一斑。

树小风一言不发,眼神已经布满杀意,脚尖轻轻点地,一点,两点,三点,整个身子突然模糊起来!

“啊?!”黑衣弟子们见到这种情况,个个神色惊惧,下巴微微拉长。

残…残影,二十道残影?!

即便是长老级别的实力,恐怕也很难施展出如此强的武决吧?

他们再也不敢掉以轻心,相互递了眼神,两两配合,在残影当中时刻提防。

彭!

忽然听到一个闷响,紧接着传来一声惨叫,众人向声源看去,只见一个黑衣弟子飞了起来!

彭!彭!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又有两声惨叫传出,又是两个弟子飞了起来!

“大家别慌,都给我稳住!”当中一个黑衣弟子指挥道,“护住头部!第七班,你们一起使用《震地决》,逼对方暴露位置!”

“就你话多!”树小风大骂一句,然后把这个指挥的黑衣弟子也打飞了。

“震地决!”

忽然有四个人蹲了下来,双掌狠狠拍打地面,顿时一阵尘土和草根被震到空中。其余人便朝这些尘土和草根看去。

马上,他们就观察到一处的尘土和草根抖动得厉害。

“在那!”众人心花怒放,总算找到对方的位置,又有人指挥了起来,“第三班,放凌空掌,其余人掩护!”

“是!”于是便又有四个人对着那个地方,隔空施掌,四道掌劲狠狠击了过去!

砰砰砰砰!

四道掌劲都准确无误地打在了树小风的胸口上,他大吐一口老血,残影顿时消失,剧痛使得牙关一下子咬紧起来。

“哼,不知道天高地厚。”有人嘲笑了句。

树小风神色凌厉,但依然沉着冷静地想着对策。

震地决,逼自己暴露位置,然后完全不留机会,马上用凌空掌远程攻击自己。一丝一毫的空隙都不给。

二十多个内门弟子,相互配合得又如此完美,果然相当难缠。

震地决…凌空掌…

他想了一会,但想不到什么好的对策。而且对方步步紧逼,也没那么多机会给他思考。难道真要被这凌空掌活活耗死么?

等等!那一瞬间,树小风顿悟了什么!

对面唯一的有效输出,不就是凌空掌么?既然躲不过,那就…那就干脆硬抗好了!顶着这个凌空掌,继续揍他丫的,大不了鱼死网破,两败俱伤!

脚尖轻轻点地,一点,两点,三点,身形继续模糊起来。

二十道残影!

“呵,还不放弃吗?真是头铁的家伙。大家继续!”那名指挥的黑衣弟子道。

震地决继续施展,等观察到对方位置后,凌空掌便攻击而去。

彭!

却忽然又听到一声闷响,又有个自己人飞了起来。

“呃?”指挥着的黑衣弟子始料未及,旋即问道,“第三班你们在干嘛?怎么没打到对方?不行就换第二班上!”

便听见一个声音回道:“我们挡住了啊,不过,那小子好像顶着我们的攻击在打我们!”

“什么!”指挥的弟子当场吓傻了。

碰到个一根筋的傻子了!居然要跟他们同归于尽!吗的多大仇?这里又不是战场,至于玩这么大吗?

不一会儿,就又飞起来几个人,剩下的黑衣弟子们都开始胆战心惊,人心涣散,队伍渐渐变了形。有一两个直接放弃了抵抗。没办法啊,碰上个不要命的,被打一拳总比丢了命强吧?

树小风这才感到压力渐渐小了,对他的攻击越来越少,他解决剩下人的速度,便越来越快。

终于!这二十几个人全被他一股脑都揍趴在地上,个个呻吟不止。

树小风嘴角流着血,扯了扯被打得破烂的衣服,摸了摸胸膛,没感觉受多大伤,看来对面很早就放弃抵抗了。

鄙夷地看着他们这些人,他打心眼里瞧不起,打架不敢玩命,一开始打什么?人类就是麻烦,一个个的就会玩点小九九,屁本事没有。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